我看议论文三要素

 


  我看议论文“三要素”


 


邓木辉


 


 


2012年第1期《语文建设》登载的福建师大潘新和教授的文章《试论“议论文三要素”之弊害》(简称《弊害》),认为“议论文三要素”提法弊端多多,贻害无穷,“议论文教学改革,必先由对‘三要素’的批判入手”。我认为潘教授的观点新则新矣,未必正确。现不揣浅陋,也谈谈自己对议论文三要素的一些粗浅理解。


何为“要素”?“要素”即“构成事物必不可少的因素。如语言的三个要素是语音、词汇、语法。”(《现代汉语规范词典》20041月第11522页)


议论文有哪些“必不可少的构成要素”呢?我认为,无论是立论还是驳论,无论是“证明”还是“证伪”,任何一篇议论文都要表达观点,摆出理由,证明观点,即是说,在任何一篇议论文中,论点(作者表达的观点)、论据(作者摆出的理由)、论证(作者用论据证明论点的方法和过程)这些要素“一个都不能少”。因此,论点、论据、论证是议论文的三要素,尽管它是传统的提法。只不过,论点在“两类”文章中的表达情况有所不同。在以立论为主的“证明”类议论文中,作者直接提出自己的观点,论点的表达形式一般为:……应该;……正确;等等。在以驳论为主的“证伪”类议论文中,作者在否定别人的观点中间接提出自己的观点,论点的表达形式一般为:……不应该;……不正确;等等。当然,“两类”文章表达的侧重点不同:在以立论为主的“证明”类议论文中,作者侧重于“证明”自己的观点,有时也会对别人的观点有所“证伪”;在以驳论为主的“证伪”类议论文中,作者侧重于“证伪”别人的观点,有时也会对自己的观点有所“证明”。应该看到:从总体上看,虽然议论文确实有表达侧重点不同的“证明”与“证伪”即立论与驳论两类,但从单篇上看,很多议论文都是有破有立,破立结合,即“证伪”与“证明”相结合的,因为“正确”一般是在与“错误”的对比中彰显出来的。《弊害》之所以认为论点、论据、论证不是议论文三要素,其中的一个理由是:“证伪”类议论文没有论点。试想:作者既然要批驳某种观点,提出“……不应该”“……不正确”,这不正是作者的观点?无论立论还是驳论,无论“证明”还是“证伪”,作者在提出自己的观点后,都会或说理、或举例,或正面、或反面,即摆出理由“证明”(辩证地看,“证伪”也是一种“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论证方法都是或讲道理,或摆事实,或兼而有之。总之,无论立论还是驳论,无论“证明”还是“证伪”,论点、论据、论证都是议论文的三要素。


《弊害》是一篇“证伪”文章,未正面提出“议论文要素”,但从几个方面“证伪”了议论文三要素。下面让我们看其“证伪”的理由是否成立。


一、三要素“特征失范”“提炼不当”?


《弊害》说:“把‘三要素’当成议论文本的构成要素已不准确,以此作为议论体式阅读要素便难免捉襟见肘,作为写作要素那就完全失范了。”“三要素”为什么不能作为“议论文本的构成要素”呢?下面看看《弊害》关于论点、论据、论证的看法。


关于论点,《弊害》认为:“议论文本不是有‘论点’就成,它需要的不是任意的‘论点’,而是‘具有较高逼真度的论点’或‘新论点’”。我认为,这样的提法太偏了。因为,论点是作者对事物的观点与见解,而对同一事物,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观点与见解,即“答案是丰富多彩的”,这些“丰富多彩”的观点与见解虽有新旧之别,但恐怕不好区分其“逼真度”吧?因为,大部分观点与见解的正确性通常只具有相对性,在一定的范围与条件下成立,超出一定的范围与条件则不成立。这就为其他观点与见解的“逼真性”提供了可能,这就不好认定不同的观点与见解的“逼真度”高低。退一步说,即便“真理只有一条”,即便众多的观点与见解可以线性排列其“逼真度”高低,从而认定其中的一项或几项是“逼真度”高的,那在某个领域,“具有较高逼真度的论点”的议论文也只有一篇或极少几篇,而只有一篇或极少几篇符合构成要素,那其余的“绝大多数”怎么认定其构成要素?简单地说,“逼真度较高”的论点是构成要素而“逼真度不高”的论点不是构成要素,这正如“立意高远的文章是文章”而“立意一般的文章不是文章”,这样的论断太偏了,逻辑事理不成立,本身就没有多少“逼真度”。


关于论据,《弊害》认为“就更不能称为要素了”,因为“论据”与“论点”“论证”不是一个层面上的概念,“论据”比“论证”方法低两个层次,它是“论证”方法中“例证法”与“引证法”之下的概念,顶多只能称为“论证”方法中“例证法”与“引证法”的要素,而不是议论文的要素。我认为,论点是作者的观点和见解,论据是证明论点的事实和道理,论证是证明论点的方法和过程,它们是同一层次的东西,彼此各不包含。作者说“论据”是“例证法”与“引证法”的“儿子”,是“论点”与“论证”的孙子,比“论点”与“论证”低了“两辈”,这是搞错了“辈分”。“例证法”与“引证法”指论证方法,它们属于“论证”的下位概念。诚然,“例证法”要用事例作论据,“引证法”要用名言等作论据,但“论据”是论证的“材料”,“例证”“引证”等是使用论据的“方法”,是“用材料”,“材料”与“方法”属于不同的范畴,“材料”与“用材料”属于不同的概念,怎能有“辈分”的高低?“方法”中用了“材料”,并不能说明“材料”就变成了“方法”啊,这正如“建房”需要“用砖”,但无论如何,材料“砖”不等于行为“用”啊,又怎能认定其“辈分”?


关于论证,《弊害》认为:“论证”方法作为“议论文”要素也同样有问题。其理由是:“论证”是“说理方法”之一,比“论点”低一个层次;“论证”是动词,与名词“论点”“论据”不能并列;“论证方法”只是“说理方法”之一,将其作为要素以偏概全。我认为:凡用论据证明论点的方法都叫论证“论证”是对所有“说理方法”的总称,因而与论点论据等完全并列;“论证”是指用论据证明论点的“方法”与“过程”,而“方法”与“过程”都是名词,是完全能与名词“论点”“论据”并列的。这里要承认,很多词是兼类词,可以具有多种词性,“论证”同“领导”“演讲”等一样,既可作动词,也可作名词。


读一篇议论文,总要搞清楚别人观点是什么,理由有哪些,怎样说理的;否则,读无所获。写一篇议论文,总要搞清楚自己的观点是什么,理由有哪些,怎样去说理;否则,无法去写。可见,无论读议论文还是写议论文,论点、论据、论证都是主要关注的东西。


总之,论点、论据、论证,提炼为议论文的三要素非常恰当,特征并没有失范。


二、三要素“关注论证”导致思维“重心偏离”?


《弊害》说:“‘议论文三要素’关注的是对‘论点’的‘证明’,却忽视了‘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我觉得,这是强加给议论文三要素的不实之词。从理论层面看,没有哪一本讲写作理论的著作讲议论文三要素时主张只关注论证而不管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恰恰相反,都会强调力争做到论点的正确、深刻、新颖,即是说,都会关注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从实践层面看,无论是老师指导学生作文,还是学生自己练习写作,都会对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给予力所能及的重视,提出的论点都是自己某一阶段对某一事物的最正确、最深刻、最新颖的认识,即是说,反映了自己某一阶段对某一事物的最高认识水平,而不会满足于胡乱提出一个论点论证其成立就成。任何人都不会如此,除非他是恶搞。当然,不排除大家即使尽最大努力关注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也可能提出的论点缺少应有的“真理性”与“逼真度”。但应该承认,这是认知能力的局限所致,而不是只关注论证忽视论点的所谓“重心偏离”所致。如若不信,可以这样试试:按《弊害》所主张的去做,再充分关注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看看提出的论点是否都能达到应有的“真理性”与“逼真度”。可以断言:情况不会有丝毫改变;因为归根到底,论点“本身的真理性、逼真度”,来源于认识能力的提高,而与否定议论文三要素的新理论没有丝毫关系。


三、三要素“论点先行”导致“材料意识缺乏”?


《弊害》说:“‘议论文三要素’的逻辑起点是‘论点’,以‘论点’作为第一要素”,‘唯心’写作,“造成了‘材料’意识的严重缺失和写作观念的偏颇。”这里且不说三要素“以‘论点’作为第一要素”与以上所说的三要素重论证轻论点是否自相矛盾,只就三要素是否轻视材料、进行‘唯心’写作的情况谈谈。从理论层面看,没有哪一本讲写作理论的著作讲议论文三要素时说论点可以“唯心”地凭空产生,不必努力贴近生活,不必充分占有材料,恰恰相反,议论文三要素理论从来强调论点不会“唯心”凭空产生,需要努力贴近生活,需要充分占有材料,在努力贴近生活中获得认识,在充分占有材料中提炼认识,在深入思考材料中深化认识。即便是“灵感”,三要素理论也不认为它会“唯心”地凭空产生,而认为它是努力贴近生活、充分占有材料、深入思考材料的结果。从实践层面看,无论是老师指导学生作文,还是学生自己练习写作,都不会认为论点可以“唯心”地凭空产生,恰恰相反,都会认为要努力贴近生活,充分占有材料。无论老师还是学生,虽然不排除写别人给定的题目事先没有准备、不可能充分占有材料而根据别人提供的论点敷衍成篇的情况,但只要是写自己研究熟悉的题目,无不是在自己力所能及地占有材料、力争正确地提炼论点的基础上写成,哪里是“唯心”产生论点,“唯心”进行写作?老师们一般会这样要求学生:准备积累本,记下认识感悟,记下典型事例,记下名言警句……这难道不是重视占有材料,以便厚积薄发吗?老师们写教研论文也大致如此:在关注某些现象中进行思考、获得认识,在占有大量材料中深化认识、提炼论点,然后才进行写作,也只有这样才可能进行写作。哪敢轻视材料?当然,很多时候即便努力占有材料也还是所得有限、认识偏颇,但这是视野能力受限的问题,不是轻视材料的问题。


四、三要素导致“思维方法片面”“掩盖矛盾”?


《弊害》说:“由于‘三要素’认知将思维的起点放在‘论点’(立意)上,缺乏‘材料’意识,未能看到材料的多面与复杂,未能着眼于材料的丰富性、矛盾性,因而所形成的‘论点’不但陈旧,而且往往是封闭、片面、绝对化的”。这些说法完全不符合事实。可以绝对地说:没有哪一个老师或学生会狭隘到“未能看到‘材料’的多面与复杂”,认为一则材料只能提炼一个论点,一则材料只能论证一个观点。比如:对同一套高考试题作文材料的立意解读,不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写同一道材料作文题,不是有千差万别的立意吗?说明同一个道理,不是有各自不同的举例吗?当然,不能否认所有的立意解读未能穷尽材料的含义,众多的学生作文有的立意雷同、事例雷同,但这同样是视野能力受限的问题,绝不是三要素导致思维片面、掩盖矛盾。尽管人们非常认可“失败是成功之母”“坚持就是胜利”“开卷有益”等“逼真度”高的名言警句,但都不会偏执地认为它们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相反都能看到“失败未必是成功之母”“坚持未必胜利”“开卷未必有益”。退一步说,即便真有人如此偏执,那也是认识狭隘所致,绝不是议论文三要素使然。


五、三要素导致“分析欠缺”“说理贫乏”?


《弊害》说:议论文三要素“让人们觉得似乎靠‘三要素’就可以完成议论说理的任务……忽视多种说理方式的互补,忽视‘具体分析’方法的运用”。这段话隐含这样的意思:议论文三要素重“论证”,而“论证”主要是归纳和演绎,近似于例证与引证,忽视了界定、阐释、阐述、分类、比较、论述、同中求异、异中求同等说理方式,这就囿于一隅,导致分析欠缺、说理贫乏。这里且不说这些概念是否完全并列,只分析一下三要素的“论证”是否会导致“分析欠缺”与“说理贫乏”。从写作理论看,没有哪一本写作著作“界定”了“论证”主要指归纳和演绎,近似于例证与引证。从实际情况看,没有任何人认定“论证”主要是归纳和演绎,近似于例证与引证,恰恰相反,人们使用“论证”指“论证方法”时,是将其看作所有论证方法的总称的。再从人们写成的议论文言语作品看,尽管大家接受的是议论文三要素理论,用议论文三要素指导写作,但大多综合运用了多种论证方法,且不乏分析全面、说理深刻的作品。当然,不排除有不少议论文言语作品分析欠缺、说理贫乏,但那是认知局限所致,与是否受了三要素影响毫无关系。《弊害》中谈到了归纳法与演绎法的不可靠性;我认为,任何“法”都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都有其使用的局限性,但这并不影响其使用的必要性。


六、三要素导致“驳论遗忘”“证伪缺席”?


《弊害》说:“‘三要素’思维导向是用‘论据’来‘论证’‘论点’的正确,其方法是‘证明’”,因而遗忘驳论,证伪缺席,而“‘证伪’的作用,往往大于‘证明’”。我认为,这些判断不符合事实,缺少“逼真度”。从写作理论看,没有哪一本写作著作规定三要素只管“证明”不管“证伪”。从写作实际看,人们接受三要素理论指导,既写“证明”文,也写“证伪”文,或者在一篇文章中既“证明”也“证伪”,有破有立,破立结合。“证伪”何曾缺席?驳论何曾遗忘?当然,不排除有人只“证明”不“证伪”,或者多“证明”少“证伪”(也不排除有人只“证伪”不“证明”,或者多“证伪”少“证明”),但这些都是关注不同使然,兴趣不同使然,与三要素是否“误导”无关。《弊害》说:“证伪”比“证明”重要,“驳论文”比“立论文”重要,找“黑天鹅”(反例)比找“白天鹅”(正例)重要。我认为这些判断过于绝对。应该说,“证伪”与“证明”各有目的,立论与驳论各有价值,找“黑天鹅”与找“白天鹅”各有功效,几者同等重要,没有高下之别。


总之,我认为《弊害》所列举的作文教学之不足与三要素理论之“弊害”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其论据不能证明论点,其论点“逼真度”不高(甚至没有“逼真度”),尽管其“新颖度”高。


诚然,当下议论文教学(乃至语文教学)有诸多缺憾,三要素理论(乃至语文教学理论)需要完善,教学需要改进,理论需要创新,但创新与改进都需要遵循常识,而不能搞违背常识的标新立异。如果将作文教学理论弄得很玄虚而不实用,会使师生望而生畏,不利于中小学作文教学。

榜样欠缺,文体单一

 


 榜样欠缺,文体单一


 


——一次学生作文竞赛存在的问题


 


邓木辉


 


1123日课外活动,我校举办了一次全校性的临场限时作文竞赛。各班推荐15名优秀选手参加。竞赛的题目是:


以“榜样”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


为保证竞赛评选的客观性与公正性,全校语文老师对参赛作文实行交叉评选:高一的老师评选高二的作文,高二的老师评选高三的作文,高三的老师评选高一的作文。评选分两步进行:①初评,淘汰较差作文,选出较好作文;②复评,在较好作文中反复比较,评出一、二、三等奖和优秀奖。等级奖严格按质评选,优秀奖适当照顾未获等级奖的班级。评选结束,各年级只有很少的几篇表达较具体、有真情实感的作文获一等奖,获二三等奖的作文只能说差强人意,获优秀奖的作文很难说真正“优秀”。


老师们阅卷认真,力争使评选准确。评选结束,老师们交流看法,大家的共同感受是:学生心中少榜样,选用文体太单一。


命题考虑了如下因素:全校参赛学生共用一个题目,题目要让所有参赛学生都有话可说;题目要化繁为简,降低审题难度,不用材料设置审题障碍;题目要适合各类文体的写作,允许自选文体;题目要有一定的导向作用,引导学生留心生活、感悟生活,关注榜样、学习榜样;题目要有较好的区分度,让各类学生都能发挥出自己的最好水平,有利于评选出有作文特长的优生。


应该说,竞赛题目符合这些要求。没有审题障碍,人人有话可说;没有文体限制,适合各类文体——擅长写记叙文的可以具体记叙一个榜样人物,擅长写议论文的可以谈榜样的作用,谈学习榜样,谈做好榜样,等等。题目也有较好的区分度。人人可以写,但并非人人能写好,有表达的高下之别。无论记榜样人物还是谈榜样作用、谈学习榜样、谈做好榜样等,都要留心生活,对身边的“榜样”要有较深入的认识;否则,只能凭空杜撰,胡编乱造。


按理说,这个题目不难写,不愁找不到写的内容,因为身边的榜样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比如:往大处看,有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有感动中国的杰出人物(如道德人物),有助人为乐的热心人物;往小处看,有含辛茹苦的父母,有兢兢业业的老师,有品学兼优的同学……尽管命题考虑了要让参赛学生人人有话可说,引导他们关注身边的榜样,叙写身边的榜样,但学生心中似乎缺少榜样,大多不具体叙写一个鲜活的榜样,而只是泛泛而谈,比如写屈原是榜样,李白是榜样,鲁迅是榜样,雷锋是榜样,毛泽东是榜样,周恩来是榜样……有的甚至写小草是榜样,小花是榜样,小狗是榜样,小猫是榜样……虽然这些人和物的某些方面确实可以作为榜样,不能说这些不能写,但一般说来,写这些难以写好,很难写出真情实感,很难具有感染作用。因为一般说来,学生对这些写的对象缺乏深入了解,不能具体叙写,只能泛泛而谈,而泛泛而谈必然很难写出真情实感,很难具有感染作用。


按理说,既然文体不限,学生选用的文体应该丰富多样,可情况出乎预料:尽管命题考虑了题目适合各类文体的写作,而且我认为题目更适合写记叙文,但无论高一高二还是高三,学生很少有写记叙文的,大多写的是夹叙夹议的议论性散文(不像规范的议论文,不好认定为议论文)。如果光是高二高三的学生这样写,倒也情有可原,因为高二高三考试频繁且模拟卷都是自选文体的材料作文,而材料作文审题障碍大,稍不注意就会离题,即便注意也会离题,学生为避免离题,一般都会选择表达直白的议论文体,对相对含蓄的记叙文体几近淡忘。而刚刚升入高一的学生也如此,这就极不正常,甚至情况不可谓不严重,不能不引人思考:难道中考也都是自选文体的材料作文?难道初中的模拟卷也都是自选文体的材料作文?难道初中也不搞文体训练?难道初中生也不会写记叙文?不可思议!


学生大多选择议论文体,大多不是具体叙写而是泛泛而谈,大多不写身边榜样而写古人榜样名人榜样甚至写别的榜样,看似若干毫不相关的几个问题,其实是紧密相关的一个问题:没有留心生活,心中缺少榜样。这里之所以说“心中缺少榜样”,是因为生活中未必没有榜样,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学生心理迟钝、心灵麻木,缺少留心,缺少关注,缺少认识,缺少体会,缺少感动,缺少感恩,没让榜样进入和留存心中罢了。因为心中没有榜样,所以不能具体叙写;因为心中没有榜样,所以只能言必说古人名人。当然,还有欠缺文体意识、欠缺记叙能力的原因。


而这一切,不能不说:都是疯狂应试惹的祸!因为疯狂应试,教学淡化文体;因为疯狂应试,学生身心疲惫;因为疯狂应试,学生心理迟钝;因为疯狂应试,学生心灵麻木……一句话,因为疯狂应试,学生心中少榜样,掌握文体太单一。


 

论据因何而经典?

 


 


   论据因何而经典?


 


邓木辉


 


 


 论据因何而经典?这里的“何”涉及若干因素,本文只讨论“若干因素”之“言行者的名人身份与论据经典性的关联性”。使用的题目大了些,有些文不对题;但觉得比用“名人身份与论据经典性的关联性”简洁含蓄,故不避瑕疵,退而求其次,仍用“论据因何而经典”。


 笔者在《兼顾论据的新颖与经典》一文中谈到:写议论文要兼顾论据的新颖性与经典性。这是针对当下中学生作文动辄“李白”“杜甫”,论据度高雷同、高频撞车而说的。何以兼顾?其中谈到要古今兼顾,名凡兼顾(名人凡人兼顾)。


“古今兼顾”“名凡兼顾”隐含着这样的意思与前提——


 所谓新颖性,相对来说是指知名度不够高的,因而不常被人们引用的;它有古代的,但更多的则是现代的,因为现代的东西大多尚需时间的检验,相对不够经典;它可以是名人的,但更多的则是凡人的,因为凡人的东西大多因“凡人”而不够知名,相对比较新颖。所谓经典性,相对来说是指知名度高的,因而经常被人们引用的;它有现代的,但更多的则是古代的,因为古代的东西经过了时间的检验,相对更显得经典,更为耳熟能详,更被广泛使用;它可以是凡人的,但更多的则是名人的,因为名人的东西大多因“名人”而知名,相对比较经典,更为耳熟能详,更被广泛使用。这就是为追求发展等级高分的中学生作文动辄“李白”“杜甫”的主要原因。


 当然,为叙述方便,这里采用了古今对比、名凡对比、新颖与经典对比的叙述方式,而事实上这些构成对比的要素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相对性、转化性、交融性,并非绝对地非此即彼。比如:某个现代平凡人的不平凡言行因为某种原因(如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而知名,他就由默默无闻的凡人变为高知名度的名人,他的(她的)言行事例就集今人、凡人、名人、新颖、经典于一体。正因为如此,才有“兼顾”的可能;如果绝对地非此即彼,谈何兼顾?作此补充,意在使表达相对客观、不绝对化。


 以上的表达从一个方面揭示了“论据因何而经典”:论据因名人身份而经典。换句换说,言行者的名人身份是构成论据“经典”的要素之一,具有增强论证效果的作用。试想:学生要写“逆境成才”的作文,用司马迁的“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以及孟子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这些名人事例及名人言论可能比用“我们班上的某某某……”以及“我爸说……”的凡人事例及凡人言论论证效果要好些。因为前者相对更经典(假如后者也经典),更有说服力(当然,新颖性差些);因为前者出自名人,后者出自凡人。正因为如此,无论一般老师还是作文经典理论,都会讲到“引用名人言行增强论证效果”的理论。名人之所以是名人,可能其言论比凡人更精辟,其行事比凡人更有意义。当然,也不能排除其罩上了名人光环的因素。


 这样说,倒不是人性势利,迷信名人,只是名人事实上确实有名人效应。生活中的名人效应及利用名人效应的事例太多,不再赘述。但还需稍作补充——


 可以说,名人身份是论据经典性的构成要素,论据因名人而经典;但不能说,凡名人言行都正确,都经典,都值得迷信。因为名人也会犯错。这是另外的话题,不再展开。


可以说,论据因名人而经典;但不能说,论据的经典皆因名人。本文只探讨构成经典要素的名人要素,其他要素不拟涉及。因为一篇小文只宜探讨一个小问题。


 

我的“共能”“异能”观

 


    我的“共能”“异能”观


 


——也谈中小学阶段的作文教学


 


邓木辉


 


 


 “共能”“异能”是福建师大文学院潘苇杭与潘新和二位先生在《写作“共能”“异能”论——“议论”体式写作应成为中小学生写作教学的重点》(《语文建设》2011年第10期。以下简称“潘文”)一文中使用的两个重要术语。潘文说:“在写作教学中,学生的写作能力可分为‘共能’‘异能’两种。‘共能’是指所有学生都要具备的写作能力;‘异能’是指学生个人特殊的写作才能,不是人人都要具备的。”潘文同时指出:“教师应因材施教,学生应适己而学。由此看来,按当今教材中的要求让所有的同学按部就班地学写同样体式的文章,按照同样的模式,写同样的作文题,把所谓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还有应用文)写作一般视为写作‘共能’,是严重违背教育规律的。”潘文进而提出:“究竟哪一种写作体式是所有同学都要学习的写作‘共能’呢?——这就是‘议论’。‘议论’体式写作的能力是所有人毕生的需求,不论学生是否有这方面的天赋,它都必须成为中学生写作能力培养的重点,成为贯穿基础写作教育的主线。”


 笔者知道,潘新和教授是研究写作教学的知名专家,对中小学写作教学有许多真知灼见,加强议论类文体教学是其一以贯之的主张。然而,笔者对潘文中的一些说法不敢苟同;现不揣浅陋,借用潘文的“共能”“异能”术语,表达自己的一些粗浅看法,抛砖引玉,就教方家。


 笔者赞同潘文提出的中小学作文教学以“共能”为主、以“异能”为辅的作文教学观,但对“共能”“异能”的内容认定不同于潘文。笔者认为:中小学作文教学所要培养的“共能”,不仅仅是议论类文体的写作能力,还应包括记叙类文体与说明类文体乃至常见应用文的写作能力;所要培养的“异能”,可以因人而异——擅长记叙类文体者可培养散文、小说、报告文学等方面的写作能力,擅长说明类文体者可培养说明书、解说词、科普小品等方面的写作能力,擅长议论类文体者可培养随笔、杂文、社会评论等方面的写作能力。以下着重就“共能”谈谈。


 一、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是化繁为简的真文体


 为突出其培养“议论体式”写作的“共能”观,潘文将记叙文、说明文排除在“共能”之外,并对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作了“伪文体”定性:“学生按部就班学的这些‘文体’还不是‘真文体’,非但不是‘共能’,而且还是‘伪能’。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是相沿成习专用于教学、考试的的虚拟文体,是一些‘四不像’文体——‘伪文体’。……在真实写作中,没有哪一种文章体式称为记叙文,只有新闻、通讯、报告文学、传记文学、叙事散文、小说等特点不一的叙事体式,记叙文与其中的哪一种都不靠谱。……说明文、议论文也是如此,与真实写作的哪一种体式都不同:说明文不是说明书、介绍信、解说词、科普小品中的某一种,议论文也不是随笔、杂文、思想评论、文艺评论、社会评论、论文(按:“论文”与“思想评论”等是属种关系,似不能并列)中的某一种。这就使学生学了12年的语文、写作,绕了一大圈,到头来什么实际的写作体式也没学会。……显然,‘伪能’是严重违背教学规律的。”潘文将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定性为“伪文体”的理由分别是:没有哪一种文章体式称为记叙文,只有新闻、通讯、报告文学、传记文学、叙事散文等叙事体式;没有哪一种文章体式称为说明文,只有说明书、介绍信、解说词、科普小品等说明体式;没有哪一种文章体式称为议论文,只有随笔、杂文、思想评论、文艺评论、社会评论等议论体式。我觉得,这些理由不成立,因为:相对于新闻、通讯、报告文学、传记文学、叙事散文等,记叙文是上位概念;相对于说明书、介绍信、解说词、科普小品等,说明文是上位概念;相对于随笔、杂文、思想评论、文艺评论、社会评论等,议论文是上位概念。上位概念各包含若干下位概念,这正如“马”包含“白马”“黑马”等,我们不能据此认定“白马非马”抑或“黑马非马”。


  “叙事体式”及“议论体式”是潘文使用的术语,“说明体式”是笔者依据潘文用法仿拟的术语;既然“叙事体式”“议论体式”的说法成立,那么,“说明体式”的说法也成立。这三种说法成立,毫无疑问,它们使用的依据是表达方式:叙事体式文章主要用了记叙的表达方式,说明体式的文章主要用了说明的表达方式,议论体式的文章主要用了议论的表达方式。既然可按表达方式将文体分为叙事体式、说明体式、议论体式,那么,将文体按表达方式分为表达简洁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有何不可?想必,表达方式的说法还成立吧。而如果成立,按表达方式划分出来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也就成立;而如果不成立,按表达方式划分出来的叙事体式、说明体式、议论体式也不成立。在笔者看来,所谓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与记叙体式、说明体式、议论体式以及记叙类文章、说明类文章、议论类文章的内涵外延差不多,而使用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比另外的叫法更简洁方便。何况,这样的叫法已约定俗成;何况,教学大纲、课程标准、教科书等也都使用这些术语来指称和区分文体。退一万步说,即便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不是精确概念,与叙事体式、说明体式、议论体式或者与记叙类文章、说明类文章、议论类文章的内涵外延不尽相同,但我们使用的大多数术语也不是精确概念呀(如“语文”),何况叙事体式、说明体式、议论体式或许也不是精确概念呀。记叙文是新闻、通讯、报告文学、传记文学、叙事散文等叙事体式的概括指称,是其上位概念;说明文是说明书、介绍信、解说词、科普小品等说明体式的概括指称,是其上位概念;议论文是随笔、杂文、思想评论、文艺评论、社会评论等议论体式的概括指称,是其上位概念。这正如“马”是对“白马”“黑马”等的概括指称,我们不能因为某匹马是“白马”抑或“黑马”而说它与“马”“不靠谱”,因而认定它不是“马”。总之,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不是“伪文体”,而是化繁为简的真文体


 潘文关于用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的“伪文体”不能培养写作能力的说法也不符合客观事实。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这些术语长期使用,大纲及教科书非但未将其看着“伪文体”,而且还长时间将这些文体安排为写作训练。试想:我们国家现在还算有一批一般意义上的人才或者写作人才吧,而他们不正是用这些“伪文体”、按这样的训练内容培养出来的吗?因为,据我所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并未抛弃这些文体训练而另搞一套。虽然不排除这些人才出学校后会自己进修提高,但恐怕不能认定他们全都将学校所学抛弃不用而另起炉灶,相反可以肯定正是学校所学为他们进修提高奠定坚实基础。当然,我们国家的语文教学特别是作文教学肯定存在问题,但绝不是因为进行了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的写作训练的缘故,或许,原因正好相反,比如现在的高考允许“自选文体”导致教学不搞文体训练。


 二、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是构成“共能”的基本要素


 既然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不是伪文体而是化繁为简的真文体,既然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对培养中小学生的最为基本的、比较全面的写作能力有作用且舍此别无它途,那么,这些文体必然是构成“共能”的不可或缺的要素,进行这些文体的写作训练必然是培养“共能”的重要途径和主要内容。 因为中小学是打基础的阶段,而打基础是需要打下这些写作基础的。潘新和教授认为“一个人可以拙于叙事,但不能不精于议论“(《写作教学应以议论文为重点——试论写作教学的文体次序》,《语文学习》2010年第10期。注意:潘教授在这里使用的术语是“议论文”),因而主张中学生作文最应该进行议论文的写作训练。潘教授加强议论文写作训练的理论与主张自有其合理性,因为学生能写好议论文的确是件大好事。但笔者认为,“精于议论”还不够,“拙于叙事”更不行,中学生作文最好是“各体都会”,实用类的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等能比较熟练地写作,文艺类的散文、诗歌、小说、戏剧(指剧本)等也能略会一二,因为中学阶段是打基础的阶段,而打基础的阶段是需要打下各种基础的。如果中小学只将议论文写作作为“共能”训练,他们也就没有练习记叙文、说明文的机会,也就缺少写作记叙文、说明文的能力,也就缺少构成“共能”的基本要素。况且,三种能力互相促进,如记叙中要议论、说明,议论中要记叙、说明,说明中要记叙、议论,而只练一种,效果未必会好。再说,“共能”是“异能”的基础,“异能”以“共能”为前提,不具备记叙、说明、议论的基本能力,就不能培养和发展更高档次的展现特长的“异能”。


 三、作文教学要由简而繁有序进行


作文训练是否有序?如果有序,是怎样的序?对这些问题,见仁见智,莫衷一是。但在笔者的印象中,长时间以来,大纲及教材的要求及安排是:小学高年级进行简单的看图写话(说明性质)及记人记事(记叙性质)练习,初一着重进行记叙文的写作练习,初二着重进行说明文的写作练习,初三着重进行议论文的写作练习,高一着重进行比较复杂的记叙文(如人物通讯、报告文学)写作练习,高二着重进新比较复杂的说明文写作练习(如科普小品、试验报告),高三着重进行比较复杂的议论文(如思想评论、社会评论)写作练习。从这些安排可以看出,大纲及教材是将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的写作训练作为“共能”要求的,也大致体现了由记叙到议论、由简单到复杂的“序”。大纲及教材经专家编写而成,其要求及安排想必不是轻率之举,肯定有其充分依据。现在的课程标准及各种教材与先前的要求和做法有所不同,但大体上还是有序的——由简单到复杂、由记叙到议论,要求是全面的而不是单一的——都要求培养记叙、说明、议论等能力,有的还要求写简单的诗歌、散文、小说、戏剧等,并非只要求写议论文,并非只将议论文体作“共能”写作训练。当然,大纲拟定及教材编写是科学,而科学没有穷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或许都做得不够科学。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写作教学同其他教学一样,必须由简到繁,先易后难。简单的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都不能写,肯定不能写这些文体类别下的复杂的东西。比如:简单的记人记事都不会,肯定不能写调查报告、人物通讯、人物传记;简单的看图写话都不会,肯定不能写说明书、实验报考、科普小品;简单的一事一议都不会,肯定不能写思想评论、社会评论、文艺评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说记叙文不是真文体,而要求学生写“真文体”人物通讯,学生肯的不知道人物通讯为何物;同理,如果你说议论文不是真文体,而要求学生写“真文体”思想评论,学生肯定不知道思想评论为何物。能写人物通讯、科普小品、思想评论等那是“异能”,而“异能”的写作及培养要以“共能”为基础为前提。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作文教学不仅要由简到繁,而且要化繁为简,而使用化繁为简的术语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十分必要。


 四、在疯狂应试的氛围中不应只重议论文体


 多年来,中高考作文都允许“自选文体”且考材料作文,这一做法导致极为严重的新问题出现。一方面,多年允许“自选文体”使教学大多不搞文体训练允许“自选文体”本来是极富人性化的举措,其初衷是最大限度地为考生提供写作空间,让各类考生都能发挥特长。但“自选”是把双刃剑,有其利也有其弊,而目前已演变为“弊”多于“利”。多年允许“自选文体”,使教学“熟悉”了中高考作文的“规律”:会写一种文体就可对付(捞个不错的分数),擅长一种文体就可“优胜”(获取高分满分)!这种“一招鲜,吃遍天”,不必担忧“文体变天”的心理,必然会导致教学急功近利,不愿“浪费时间”去搞扎实的文体训练。试想:既然有直奔目标的“捷径”,谁愿走迂回曲折的“弯路”?既然有省时省力的“好事”,谁愿做费时费力的“坏事”?另一方面,多年考材料作文使学生作文大多为议论文。材料作文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合理性。材料作文的主要功能是防止猜题押题,也具有设置情境、激活思维的作用。但材料也是把双刃剑,有其利也有其弊。相对于无材料命题作文,材料作文(包括材料话题作文、材料命题作文、材料自拟题作文)的审题难度大得多,它要求读懂材料,在材料的含义及范围内立意;否则离题。为避免离题,学生往往使用议论语言点明材料的含义,选择议论文体表达自己的立意,而不大用相对含蓄的记叙文体。因为记叙文体表达不够直接,往往写了相当多的篇幅还没有表达出吻合材料含义的意思,甚至所叙述的故事完全偏离材料含义,导致离题。无论是考试作文还是平时作文,符合题意是“基础等级”最基本的要求,作文一旦离题,即便内容充实、构思严谨、语言通畅,得分也都只能在及格分以下。故平时作文,只要是材料作文且允许“自选文体”,学生一般都写议论文。但即便如此,每次考试(月考、周考),总会有相当多的离题作文,且离题者未必只是差生,常常有年级前10名之内的优生。专家们对这一情况未必了解,但作为一线教师,我对此有非常深刻的感受,曾撰文呼吁降低审题难度(《高考作文:莫让学生“猜哑谜”》,《中学语文教学》2009年第6期)。


 多年允许“自选文体”且考材料作文使学生作文多为议论文,这一情况并非笔者的偏执感受与主观臆断,广州市教育局教研室的李月容先生经过科学研究也“所见略同”,得出了与此完全相同的结论。他在《遵循规律,有效备考——2009年广东高考语文〈考试说明〉解读及备考对策》(《语文月刊》2009.3)一文中指出,广东省2008年高考作文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文体单一:议论文占91.8%”。福建师大教授孙绍振先生的研究结论也差不多:2011年高考作文80%以上为议论文体(参见孙绍振《从抒情文体向议论文体的历史过渡——2011年高考作文题目纵横谈》,《语文学习》2011年第7-8期合刊)。


 总之,当下疯狂应试的氛围使得学生能力畸形发展,学生作文文体单一。这一新问题警醒我们:必须确保基本的“共能”要素,必须进行起码的文体训练,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乃至常见应用文均练,而不能只练议论文。如此,“共能”方为“共能”,“异能”方有可能。

“自选文体”弊端多

 


“自选文体”弊端多


 


邓木辉


 


 


 多年来,高考作文大都允许“自选文体”。如2011年的17套高考作文题,仅江西卷和福建卷要求写记叙文或议论文,其余都是“自选文体”,充其量有个“诗歌除外”的附加限制。笔者以为,“自选文体”弊端多,“自选文体”当休矣。


 一、“自选文体”导致教学急功近利


 大家知道,高考具有强大的导向功能和指挥棒作用,它会导致教学“考什么”就“教什么”或者“不考什么”就“不教什么”。多年来,高考允许“自选文体”,其初衷是给考生更多的发挥空间,让考生选择自己擅长的文体,写出具有独特个性的文章。然而,“自选”是把双刃剑,它对教学有利亦有害,而多年一层不变的允许“自选文体”,已经使教学“熟悉”了考试的“规律”,已经使“害”远大于“利”。由于可以“自选文体”,教学就不必进行扎实的文体训练;由于可以“自选文体”,考生“一招鲜,吃遍天”,会写一种文体就可“优胜”,自然也不愿进行扎实的多体训练。多年的高考作文都是一层不变的给材料“三自”作文,即“自定立意、自拟题目、自选文体”作文,高考的指挥棒作用使现在高中各种模拟考试的作文题,差不多都是给材料“三自”作文,这些因素,使得高中作文教学对文体训练几近淡忘,差不多完全不搞文体训练。而中高考盲目“接轨”,使得中考及初中各种模拟考试的作文题也差不多都是给材料“三自”作文,也使得初中作文教学对文体训练几近淡忘,差不多完全不搞文体训练。由于允许“自选文体”,“一招鲜”就能“吃遍天”,不搞文体训练也可以捞一个不错的分数,这又强化了不搞文体训练的“合理性”,大家更不愿搞文体训练。当然,不搞文体训练还有考试频繁而无暇顾及文体训练的原因,本文对此不拟展开。总之,“自选文体”使教学目光短视,急功近利。


 二、“自选文体”导致学生发展畸形


 现在,在考材料作文而又允许“自选文体”的背景下,为避免离题,学生作文大都写议论文,故即便有的省市偶尔限制学生写议论文,对他们也谈不上限制,因为他们要写的本来就是议论文,“能写”的本来也只有议论文。现在,无论是每次月考还是教师自己搞的作文训练,只要允许“自选文体”,学生绝大多数都写议论文。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偏执感受与主观臆断,广州市教育局教研室的李月容先生经过科学研究也“所见略同”,得出了与此完全相同的结论——他在《遵循规律,有效备考——2009年广东高考语文〈考试说明〉解读及备考对策》(《语文月刊》2009年第3期)一文中指出,广东省2008年高考作文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文体单一:议论文占91.8%”。另据福建师大教授孙绍振先生的研究,结论也差不多:2011年高考作文80%以上为议论文体(参见孙绍振《从抒情文体向议论文体的历史过渡——2011年高考作文题目纵横谈》,《语文学习》2011年第7-8期合刊)。


 按理说,学生常写议论文,总该“能写”议论文,写得好议论文吧,然而,由于“自选文体”导致不搞文体训练,学生的议论文写得也不尽如人意,大都达不到应有要求。写文章,无非是写自己对社会生活的认识与见识,首要的是言之有物,其次是言之有序,再次是言之有体。而大多数学生作文都达不到“有物”“有序”“有体”之要求。学生比较“规范”的应试议论文“范式”通常是:开头提出吻合材料含义的观点(当然,离题作文做不到这一点),中间堆砌若干名人事例(且不说这些名人事例是否都新颖经典,都能证明观点),结尾总结呼应(当然,也有无结尾意识,无呼应意识者)。这些文章,多说古人而少谈现实,多说别人而少谈自己,有多少自己的东西?何以算是“有物”?这些文章,事例的堆砌比较随意,可先“屈原”再“李白”,可先“李白”再“屈原”,缺乏必要的逻辑,没有起码的条理,何以算是“有序”?这些文章,首尾议论,中间叙述,半叙半议,夹叙夹议,议论文的套路,记叙文的表达,算什么文体?何以算是“有体”?“自选”其“擅长”的议论文体尚且如此,如果指定的是记叙文或者其他陌生的文体,情况之糟糕不难想象!事实上,学生作文“四不像”的问题一直普遍、突出地存在着,只是我们因为考纲一直允许“自选文体”,侥幸认为年年允许“自选文体”而不去正视罢了。


 福建师范大学的潘新和教授认为,“一个人可以拙于叙事,但不能不精于议论”(参见《写作教学应以议论文为重点——试论写作教学的文体次序》,《语文学习》2010年第10期),因而中学生作文是最应该进行议论文的写作训练的。潘教授加强议论文写作训练的理论与主张自有其合理性,因为学生能写好议论文的确是件大好事。但我认为,“精于议论”还不够,“拙于叙事”更不行,中学生作文最好是“各体都会”,实用类的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等能比较熟练地写作,文艺类的散文、诗歌、小说、戏剧(指剧本)等也能略知一二,大致能写,因为中学阶段是打基础的阶段,而打基础的阶段是需要打下各种基础的。当然,“能”和“会”是没有穷尽没有止境的,对中学生提出过高要求是不切实际的,这里只要求“大致能写”,基本上做到“有物”“有序”“有体”。何以做到“各体都会”?何以做到“大致能写”?这就需要进行扎实的文体训练,这就需要避免教学上的急功近利,这就需要废止“自选文体”。


 总之,“自选文体”弊端多,“自选文体”当休矣!


 


刊发于《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2013年第1期,人大书报资料中心《高中语文教与学》2013年第5期收录标题作索引

做到“内容健康”与“感情真挚”

 


    怎样做到“内容健康”与“感情真挚”


 


——谈高考作文的内容表达(二)


 


 


邓木辉


 


 


“内容健康”与“感情真挚”,这是高考作文的基础等级要求,也是对作文内容的两项最传统、最基本的要求。有人对“内容健康”有不同看法,认为它有“左”的嫌疑。其实,学生作文,尤其是应试作文,是应该做到“内容健康”的。“内容健康”和“感情真挚”有时是一对矛盾,高考作文要处理好这对矛盾。下面就这些问题谈谈看法。


 一、关于“内容健康”


所谓内容健康,就是要求作文内容积极向上,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伦理观、是非观、美丑观。如2011年高考全国大纲卷作文题,是以“讲诚信”为表达主旨的材料作文,给的是“代买彩票中奖”材料,根据材料内涵及命题意图,应围绕“讲诚信赢得信誉”“诚信很重要,诚信不可抛”这样的内容主旨去构思立意,这才符合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伦理观、是非观、美丑观,这样的内容才健康,才切题。而如果写“应把500万留给自己”“诚信害了我,应把诚信抛”“若为竞争故,要把诚信抛”等内容,尽管写的是亲身经历,尽管写的是真实想法,尽管写出了真情实感(在这个“诚信危机”的社会里,不能说考生没有这样的亲身经历,不能说考生没有这样的真实想法和真实情感),但这样的表达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伦理观、是非观、美丑观,不仅内容不切题,而且内容不健康,得分只能在及格分以下。


 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难免有许多阴暗面,而高三学生对此已有较强的感知能力、认识能力,对社会阴暗面也有许多认识和感受,有的难免会情不自禁地去写阴暗面(从某种角度说,这也是一种责任感)。阴暗面不是不可以写,但要看你怎样写。如果你站在应有的高度,不仅写出了阴暗面,而且鞭挞了阴暗面,表达了正确的观点立场、健康的情感态度,那么,同样做到了内容健康。不能以欣赏的态度写阴暗面。


 当然,有的作文题会让有的考生勉为其难,使其为了“内容健康”而说假话,如2001年的“诚信”话题作文,就会使不讲“诚信”者也要勉为其难谈“诚信”、说假话。为避免这种情况,命题专家应尽可能命好题,让大家都能说真话、抒真情,做到真话真情与内容健康的统一;而考生也要培养正确的观点与健康的情趣,具有“思想健康”的境界,这才能做到真话真情与内容健康的统一。这一点以下详谈。


  二、关于“感情真挚”


所谓感情真挚,就是要求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好文章都写出了自己的独特感受和真情实感,如朱自清的《背影》,虽然写的不过是父亲送自己读书的一些平凡小事,但由于写出了自己的独特感受和真情实感,具有强大的感人力量,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真能打动人的只有真情实感,考生的应试作文要想感动评卷老师,获得高分,应该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


 那么,如何写出真情实感,做到感情真挚呢?首先,要处理好写真人真事与想象虚构的关系。要慎用虚构,尽可能写真人真事(除非题目要求写想象虚构的文章)。高考作文允许想象虚构,允许编述故事,并鼓励大胆创新,而考生也喜欢想象虚构,喜欢编述故事,甚至为了“创新”而编述不熟悉领域的“科幻故事”,但限于能力,故事往往编得“不圆”,给人以虚假和胡编乱造的感觉,这样的作文不可能得高分。可以想象虚构,可以编述故事,可以写“艺术真实”,但“艺术真实”要以“生活真实”为基础,要倾注真情实感,要把工夫下在平时对生活现象的观察思考上。其次,要多聚焦现实,而不要言必谈古。不说当今事,言必谈古人,动辄屈原、李白、杜甫、陶渊明,这是当下中学生作文的通病。这样的文章看似具有文化内涵,其实是套板反应的套话作文,缺少真情实感,比较虚情假意。因此,中学生作文要关注当今事,留心身边人,具有现实感,富有生活气息和真情实感。


 三、关于二者关系


“内容健康”和“感情真挚”有时是一对矛盾,高考作文要处理好这对矛盾。如何处理好这对矛盾?这里的关键在于:如何在表达了“真”的同时也具备了“善”和“美”,表达了真情实感的同时也做到内容健康。叫一个崇尚欺诈者谈诚信,他只能勉为其难说假话;叫一个恪守诚信者谈诚信,他一定能发自内心倾真情。所谓“从喷泉里喷出的都是水,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鲁迅《革命文学》),说的也是这个道理。这就启示我们:要做到“内容健康”与“感情真挚”的和谐统一,需要提升思想境界,做到境界高尚。因为,提高了思想,提升了境界,就不会有低级趣味、病态嗜好等不健康的东西,就不至于把低级趣味、病态嗜好等不健康的东西当作“正常”的东西津津乐道,就不会表达这样的所谓“真情实感”。切记:“真”未必美;“真”“善”“美”兼具方为美。

做到“中心明确”与“内容充实”

 


    怎样做到“中心明确”与“内容充实”


 


——谈高考作文的内容表达(一)


 


邓木辉


 


 


     “中心明确”与“内容充实”,是高考作文的基础等级要求,也是对作文内容的两项最传统、最基本的要求。对“中心明确”,有人可能有不同看法,认为要求“中心明确”有“主题先行”之嫌,但学生作文,尤其是应试作文,是应该做到“中心明确”的。下面就怎样做到“中心明确”与“内容充实”分别谈谈。


  一、怎样做到“中心明确”?


     “中心明确”,是指文章的观点或主旨要鲜明准确。中心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含蓄的;可以是理性的观点阐释与哲理揭示,也可以是感性的情感抒发与形象描绘……但无论何种表达,内容都必须有明确的指向性,表现什么,主张什么,反对什么,必须是明确的。议论文如此,记叙文如此,小说、散文等也如此。有的考生的作文,虽有比较具体的记叙描写,但内容没有明确的指向性,评卷老师看后不知所云(特别是在紧张有限的评卷时间里),自然不会给予高分。


      要做到“中心明确”,首先要胸有成竹,意在笔先。写作之前,一定要解决好这样一些问题:我的文章要告诉别人什么?我要表达什么?我的写作意图是什么?即先确立中心,然后围绕中心选取材料。行文中要有“中心”意识,时时胸有中心,围绕中心开头,围绕中心结尾,特别是主体部分要围绕中心行文,用中心统帅材料。其次,要注意归纳总结、点题呼应。写议论文,一般应在篇末归纳总结,或提出论点,或重申论点,让别人对自己的观点有一个清晰的印象,如《拿来主义》;写记叙文,一般应在开头有统摄全篇的语句语段,在结尾有点题呼应的语句语段,如《谁是最可爱的人》。再次要处理好“明确”与“含蓄”的关系。一般来说,中心明确的文章比较直露,不大耐读;中心隐晦的文章比较含蓄,比较耐读。但“隐晦”也好,“含蓄”也罢,不是东拉西扯,不是漫无中心,只不过中心表现得不是那么直接罢了。应试作文要处理好“明确”与“含蓄”的关系,一方面,内容要有指向性,要明确而集中,要让评卷老师在紧张有限的时间里能很快读懂(笔者参加高考评卷了解到:批阅每份作文卷大概60秒);另一方面,在内容有指向性、能让人读懂的前提下适当讲究委婉含蓄,耐人寻味。一般来说,应试作文不宜写得过分含蓄,因为要做到既中心明确又表达含蓄,中学生还缺少相应的能力。


  二、怎样做到“内容充实”?


内容是指写进文章中的人物事件、观点主张、情感思想等。内容充实是指所述之事、所记之人、所议之理、所抒之情等能给人以实实在在的感觉。要做到内容充实,所用材料必须具有:现实性,即立足现实,有一定的现实针对性;这样的文章才有意义,才容易引起共鸣。②典型性,即材料能反映事物的本质,并非个别、特殊的情况;这样的文章才有说服力,才容易引起注意。③新颖性,即材料新、观点新,能给人以新的信息;这样的文章才容易引起兴趣。如果人云亦云,老生常谈,这样的文章不能给人以新的信息,也就不能给人“内容充实”的感觉。


多年来,高考作文普遍存在的问题是:①多谈古,少言今。大家都动辄“李白”“杜甫”,少谈现实人事;这就导致作文内容缺少针对性,缺少现实感,缺少生活气息。②多雷同,少创新。大家都多谈“李白”“杜甫”,少谈身边事例;这就导致事例撞车,内容雷同,人云亦云,缺少创新。③事例经典有余而新颖不足。大家都拿李白杜甫陶渊明等说事,事例虽然够经典性,但缺乏新颖性。事例的经典性与新颖性是一对矛盾,高考作文要处理好这对矛盾,才能做到内容充实。


     “内容充实”对不同的文体有不同的要求。说理文要求论据充分,说理深刻。光讲道理难免空洞,光举事例难免肤浅,故应既讲道理又摆事实。从正面说理举例,从反面说理举例,从不同的角度说理举例;既讲“是什么”,又讲“为什么”,还讲“怎么做”,这样,论据就充分了,内容就充实了。叙事性文章要求过程清楚,叙述具体,描写细致。过程清楚了,叙述具体了,描写细致了,内容也就充实了。同时,要用多种描写手法,要有生动的细节刻画。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不仅具体地描写了打的过程,打的部位,而且用了多种描写手法,有细腻生动的细节描写,读起来就充实感人。


 

兼顾新颖与经典

 


    兼顾新颖与经典


 


——谈议论文写作的论据选择


 


邓木辉


 


 


大家有这样的体验吗?——论据的新颖性与经典性是一对矛盾,议论文写作进行论据选择,会面临这对矛盾。对此,我有感受,也有思考。因此,我认为议论文写作要处理好这对矛盾,选择论据要兼顾新颖性与经典性,做到新颖性与经典性的统一。


前些年,为了追求“有文采”,获得“发展等级”高分,很多老师都教给学生这样一些应试“绝招”:多引用古诗文,多列举古代名人事例,以此增强文章的文化底蕴,打造文章的文采亮点。如某专家搞高考辅导讲座,传授的就是这样的“应试秘方”。于是,学生作文千篇一律都是这样的套路:开头,引用古诗文开启下文;主体,列举古代名人事例论证说理;结尾,引用古诗文呼应总结。全篇谈“古”,不见有“新”。翻开前几年的“满分作文”“作文秘笈”之类的“应试宝典”,无不是这些东西充斥版面。无可否认,最初这样的文章很是吸引眼球,颇能唬人蒙人,易获高分满分。这样的文章偶尔看几篇令人称奇,看多了也就令人反胃,令人忧虑。因此,有评卷专家调侃批评说:每到高考,屈原就会再投一次江,李白就会再贬一次官,杜甫就会再流一次泪,陶渊明就会再辞一次职……确实,大家都这么写,毫无创新可言,的确令人反感倒胃。于是,这样的文章犹如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于是,有的省市在高考作文评分细则中明确规定:凡是堆砌古诗文、罗列古人事例的,再好也只按三类卷给分。


平心而论,屈原、李白、杜甫、陶渊明等是古代名人,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其事例很有经典性,如果运用得当,能增强说服力,也能增强文章的文化底蕴,彰显文章的文采亮点。但大家都用这些事例,难免“撞车”,难免雷同,难免千人一面,难免毫无新意,而且,因为事例陈旧,难免缺乏生活气息。这就需要有一些自己独有的东西,需要有一些富有时代生活气息的鲜活事例。这就需要留心身边的人和事,从所处时代中获取富有时代生活气息的鲜活事例。如江苏2011年高考满分作文《风沙渡》,引发考生写作灵感、作为文章重要论据、构成文章关键内容的一个事例,就是考生赶考路上偶然看见的一个颇具个性的店名“风沙渡”。(参见王学东《灵气  豪气  文气——江苏2011年高考优秀作文“风沙渡”品评》,《语文世界》教师版2011年第8期)


然而,“求新”又出现了新问题:自从有的省市在高考作文评分细则中明确规定不准堆砌古诗文,不准罗列古代名人事例(否则,再好也按三类卷给分),老师将这一评分标准告知学生后,学生不敢引用古诗文,不敢列举古代名人事例,只好从身边事例中选择论据,老师又说这些事例平淡低幼,没有知名度,不具经典性,欠缺说服力。看来,学生高考作文真是两难。


其实,凡事不可绝对化。古诗文不是不可以引用,古名人事例不是不可以列举,而是不要套用滥用,不要人云亦云。同样,富有时代生活气息的鲜活事例该用,但也要注意其知名度与经典性,避免低幼与平淡。这就需要兼顾新颖性与经典性,做到新颖性与经典性的统一。


如何做到新颖性与经典性的统一?关键是要有正确的思维方法与选材意识。比如,选材不要唯古是用,而要古今并用;不要唯名是用,而要名凡兼顾——名人凡人兼顾,知名无名兼顾。即便引用举例能完全吻合观点证明观点,一篇文章最好不要光是古代诗文的堆砌,不要光是古代名人事例的罗列;引用也好,举例也好,最好是有点古代的东西,也有点现代的东西,更要有点自己的分析。而无论是古代的还是现代的,最好既是经典的又是新颖的,即别人不大可能滥用的。


以上所谈的道理以“材料占有丰富,有材可供选择“为前提。如果没有材料储备,无材可供选择,能凑合成篇就不错,哪管它什么经典性与新颖性?哪顾得上经典性与新颖性的统一?因此,要留心生活,占有材料,要贴近生活,积累认识。这是另外的话题,不再展开。


还需指出:这里所谈的是思维方法的东西,只有相对性,不具绝对性,如怎样做到既经典又新颖,没有量化指标,没有套用公式,全凭个人灵活掌握。


 


刊载于《教学考试》教研版2012年第22期


 

提升境界,写好作文

 


    提升境界,写好作文


 


邓木辉


 


 


老师们一般都爱强调:作文要表达出自己的真情实感。这是不错的,因为文章是否感人,能否具有真情实感的确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读《背影》之所以深受感动,不正因为它表达了真情实感吗?


但是,光做到“真”还不够,因为光具备“真”,未必就“美”。你表达了你想不劳而获占有财富,尽管这是你的真实想法,能说美吗?既“真”且“善”方为“美”。因此,表达真情实感还需处理好它与内容健康的关系,即处理好“真”与“善”及“美”的关系。所谓内容健康,就是指文章的内容及主旨要积极向上,符合当代社会的价值观、伦理观、是非观、美丑观。这样的观点常遭诟病,常被认为是“假”是“左”是“唱高调”。其实不然,在强调感情真挚的同时也强调内容健康,在强调“真”的同时也强调“善”和“美”,永远都是必要的;相反,如果连“善”“美”都不敢提倡,不敢让“善”“美”登上作文的大雅之堂,不敢坚守应有的道德底线,那是可怕的。因此,高考作文乃至所有好文章,都应该做到感情真挚与内容健康的统一,做到“真”“善”“美”的统一。


这里的关键在于:如何在表达了“真”的同时也具备了“善”和“美”,表达了真情实感的同时也做到内容健康。这就需要:提高修养,提升境界。提高了修养,提升了境界,就不会有低级趣味、私欲杂念及病态嗜好等不健康的东西,就不至于把低级趣味、私欲杂念及病态嗜好等不健康的东西当作“正常”的东西津津乐道,就不会表达这样的所谓“真情实感”。叫一个崇尚欺诈者谈诚信,他只能勉为其难说假话;叫一个恪守诚信者谈诚信,他一定能发自内心倾真情。所谓“从喷泉里喷出的都是水,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鲁迅《革命文学》),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因此,要写好作文,需提升境界。


 


原载《同学少年》2011年12期。“师说”栏目约稿。)

作文教学要重视文体


 


 


    作文教学要重视文体


 


邓木辉


 


 


 目前,由于高考作文允许“自选文体”,作文教学一般不搞文体训练。我认为,轻视文体的做法弊端颇多,作文教学要重视文体。


“ 言之有物”“言之有序”“言之有体”历来是写文章的三项基本要求。“有物”是指内容充实,“有序”是指条理清楚,“有体”是指文体规范。这里只着重就“有体”的情况谈谈。


写文章,主要是表达自己对生活现象的认识与见识,然而,怎样表达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人认为,认识深化了,见识增多了,自然会写好文章,因而认为没有必要进行文体训练。这不符合学生(特别是中小学生)作文实际,因而是不正确的。认识深化了,见识增多了,能解决“有物”的问题,但未必能解决“有序”“有体”的问题。要做到“有序”“有体”,还需专门训练,要解决“有体”的问题,还需重视文体训练。因此,作文教学,特别是中小学作文教学,应该重视文体训练。因为,学生作文,首先要符合文体,做到文体规范。比如:学生对生活现象有某种认识,且这种认识比较成熟,要将这种认识表达出来,可以用记叙文的形式,可以用议论文的形式;可以用散文的形式,可以用诗歌的形式,可以用小说的形式,可以用戏剧的形式……然而,不管选择哪种形式,一旦选择了一种形式,写出的就必须符合那种形式的文体规范。这是作文最起码的要求。因此,现在的中高考作文,虽然一般允许“自选文体”,但同时要求“符合文体”。而要“符合文体”,就必须懂得文体常识,进行文体训练。


 作文要求“符合文体”,这似乎十分简单,不成问题。然而,学生平时作文不符合文体的现象一直突出、普遍地存在着,中高考作文“四不像”的问题一直突出、普遍地存在着。现在,学生作文一般写议论文,因为不会写记叙文,有的学生甚至不知道什么叫记叙文!学生常写议论文,按理,议论文总该写得还可以吧,然而,情况并非如此。学生应试议论文的“范式”通常是:开头提出观点,中间堆砌事例,结尾总结呼应。这些文章,首尾议论,中间叙述,半叙半议,夹叙夹议,议论文的套路,记叙文的表达,算什么文体?基本的要求(符合文体)尚难达到,更不要说较高要求的观点独到新颖,论据适切充实,论证严密严谨。“自选”的“擅长”的文体尚且如此,如果指定的是陌生文体,情况之糟糕不难想象!


      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略作列举与分析。一是中高考允许“自选文体”。多年来,中高考作文允许“自选文体”,使教学“掌握”了高考作文的“规律”:能写一种文体就可对付,“擅长”一种文体就可“优胜”!这种“一招鲜,吃遍天”,不必担忧“文体变天”的心理,必然会导致教学急功近利,不愿“浪费时间”去搞扎实的文体训练。二是中高考盲目“接轨”。如果中高考没有“接轨”,如果初中语文教学没被考试异化,能进行扎实的文体训练,那么,学生作文“四不像”的问题也许不会存在,至少不会十分严重。然而,由于中高考盲目“接轨”,中考作文同样是给材料“三自作文”,这导致初中作文教学“克隆”高中作文教学,不搞文体训练,从而使初中生作文“四不像”的问题也十分突出。三是一层不变的给材料作文。相对于无材料命题作文,材料作文的审题难度大得多,它要求读懂材料,在材料的含义及范围内立意;否则离题。为避免离题,学生往往选择表达直白的议论文体而不用相对含蓄的记叙文体,平时也不愿进行记叙文的写作练习。四是认识偏差。有人认为搞文体训练是技术层面的雕虫小技,因而不搞文体训练。五是阅读教学欠缺文体意识。读写结合是语文教学的一条重要原则,而阅读教学欠缺文体意识,必然导致学生欠缺文体常识。五是考试频繁,没有时间搞文体训练。这些情况足以说明:作文教学要重视文体!


 福建师范大学的潘新和教授认为,“一个人可以拙于叙事,但不能不精于议论“(《写作教学应以议论文为重点——试论写作教学的文体次序》,《语文学习》2010年第10期),因而主张中学生作文最应该进行议论文的写作训练。潘教授加强议论文写作训练的理论与主张自有其合理性,因为学生能写好议论文的确是件大好事。但笔者认为,“精于议论”还不够,“拙于叙事”更不行,中学生作文最好是“各体都会”,实用类的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等能比较熟练地写作,文艺类的散文、诗歌、小说、戏剧(指剧本)等也能略知一二,大致能写,因为中学阶段是打基础的阶段,而打基础的阶段是需要打下各种基础的。当然,“能”和“会”是没有穷尽没有止境的,对中学生提出过高要求是不切实际的,这里只要求“大致能写”,基本上做到“有物”“有序”“有体”。何以做到“各体都会”?何以做到“大致能写”?这就需要进行扎实的文体训。


 以上理由或从正面或从反面说明:作文教学要重视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