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语病多

 


    这篇文章语病多


 


邓木辉


 


 


  2010年第11期《语文月刊》作为重要稿件推出的《文道统一,主体发展——新课程标准下语文科组必须具有的理念》(以下简称《文道》)语病较多。《文道》共谈七点内容,但因语病较多,影响阅读,我只看到第三点的第1小点就没有再看下去。而即便是只看到的一小部分内容,也有相当多的语病,试列举分析如下:


  1.作为学校最基层组织的科组,任重道远。


 分析:原句的“任重道远”缺主语。


 应为:作为学校最基层组织的科组,语文科组(按:指语文教研组)任重道远。


  2.本文针对这一现状,笔者就语文科组建设、发展中的基础——科组理念,谈谈看法,以期收到抛砖引玉之功效。


 分析:主语成分赘余,“本文”或“笔者”删去其一。


 可为:本文针对这一现状,就语文科组建设、发展中的基础——科组理念,谈谈看法,以期收到抛砖引玉之功效。


  3.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学说提倡的是每个人的全面发展,素质教育理念完全符合“全面发展”的要求,以提高民族素质为宗旨,为每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某种可能性的基础。


 分析:“为每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某种可能性的基础”表达不简明。


 可为:“为每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某种可能性”或“为每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某种基础”。


  4.素质教育注重从人的差异出发,通过教育过程,使每个人在原有素质基础上得到发展与完善。


 分析:①“通过教育过程”表达不简明,因为此处的“教育”包含“过程”,“过程”可删;②“素质教育……通过教育过程”表达有重复之嫌,类似“语文教学通过教学过程使每个人在原有素质基础上得到发展与完善”表达罗嗦,远不如“语文教学使每个人在原有素质基础上得到发展与完善”简明通畅,故“通过教育过程”可删;③“通过……使”,一般认为有语病。


 可为:素质教育注重从人的差异出发,使每个人在原有素质基础上得到发展与完善。


  5.素质教育理念,着眼于受教育者及社会长远发展的要求,以面向全体学生、全面提高学生的基本素质为根本宗旨,以注重培养受教育者的态度、能力,促进他们在德智体等方面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为基本特征的教育。


 分析:①“素质教育理念……”与“素质教育是以……为基本特征的教育”句式杂糅;②“素质教育理念”是“以……为基本特征的教育”主宾不搭配。


 可用“素质教育是以……为基本特征的教育”的句式表达为:素质教育是以着眼于受教育者及社会长远发展的要求,以面向全体学生、全面提高学生的基本素质为根本宗旨,以注重培养受教育者的态度、能力,促进他们在德智体等方面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为基本特征的教育。(删去“理念”,加判断词“是”)


 或者用“素质教育理念……”的句式表达为:素质教育理念,着眼于受教育者及社会长远发展的要求,以面向全体学生、全面提高学生的基本素质为根本宗旨,以注重培养受教育者的态度、能力,促进他们在德智体等方面生动、活泼、主动地发展为基本特征。(删去“的教育”)


  6.它的显著特点是:①它的课程着眼于学生的发展。②它的核心是面向每一位学生。③它关注学生全面、和谐的发展。提出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和情感、态度、价值观三个维度的教学目标,达到了知识习得、思维训练、人格健全的协同,实现了在促进人的发展目标上的融合。它要求使学生“爱学”而具有学习的能动性……


 分析:①分说部分的“它的”与总领句“它的显著特点是”的“它的”重复,应删去分说各项的“它的”;②第③项“发展”与“融合”后不应该用句号断开而应该用分号;③“情感”“态度”“价值观”与上位概念“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不能并列(可保留“情感、态度、价值观”之间的顿号,同时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之后的顿号改为逗号;也可保留“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之间的顿号,同时将“情感、态度、价值观”之间的顿号去掉);④“达到了知识习得、思维训练、人格健全的协同”动宾不搭配,表意不明晰;⑤“它要求使学生‘爱学’而具有学习的能动性”,“使”字赘余。


 可为:它的显著特点是:①课程着眼于学生的发展。②核心是面向每一位学生。③关注学生全面、和谐的发展;提出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三个维度的教学目标,实现了知识习得、思维训练、人格健全的协同发展,实现了在促进人的发展目标上的融合;要求学生“爱学”而具有学习的能动性……


  7.他们所说的“道”,是指道德、义理等有益于人格修养的文字……


 分析:“‘道’,是指……文字”判断不当;可将“文字”改为“内容”。


 应为:他们所说的“道”,是指道德、义理等有益于人格修养的内容……


  8.孔子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论语·述而》)就是明证。


 分析:引用部分只作句子的主语,不是完全引用,“不悱不发”后的句号应去掉;否则句意中断。


 应为:孔子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论语·述而》)就是明证。


  9.语文教学中要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


 分析:“中”字赘余。


 应为:语文教学要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


  10.从中国语文教学的实践经验来看,历来贯彻“文道统一”的原则,因此语文科组应该把“文道统一”作为教学理念的关键词。


 分析:误用“从……来看”导致成分残缺,表达罗嗦。


 可为:中国语文教学的实践,历来贯彻“文道统一”的原则,因此语文科组应该把“文道统一”作为重要的教学理念。


 笔者仅仅粗略阅读了原作近三分之一的内容,就感觉《文道》语病不少!平心而论,偶有错误,在所难免,因为大凡有写作实践的人一定会有这样的感受——写通句子都不容易,稍不注意就会有错!然而,《文道》的语病实在太多了!语病如此之多,不知是作者原稿如此,还是编辑删改所致。无论何种原因,都不应如此。《语文月刊》是国内外颇有影响的语文教学刊物,近年来又充实了理论版块内容,增强了刊物的厚重感;愿她越办越好。有感于此,写下此文,抛砖引玉,就教方家。


 


 


 

也谈“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乐”的读音

 


    也谈“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乐”的读音


 


邓木辉


 


 《语文学习》2010年第6期刊发的《讲坛误读“乐山”“乐水”》认为201025日央视教科频道播出的“百家讲坛”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的“乐”读为lè错误,应读为yào。读罢《讲坛误读“乐山”“乐水”》,忍不住也对“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中的“乐”的读音说两句。“智者乐水”曾被柳宗元的散文《愚溪诗序》(入选人教版高中《语文》第4册)引用:“夫水,智者乐也。”对“智者乐水”之“乐”的读音,老教材(指2000年秋开始使用的人教版教材,下同)未注音,新教材(指2004年秋开始使用的人教版教材,下同)注音为yào ,释义为“爱好、喜爱”。这一注释是否恰当?“乐”该不该读yào?让我们先看看工具书对“乐”的注音及释义。


 查《新华字典》《新华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乐”均只有两个读音:lè 、 yuè;当“乐”表“愉快、欢喜”等义项时,以上工具书均将其注音为lè。《汉语大字典》对“乐”的注音有四:①yuè,有“音乐”“唱、奏”“乐器”“乐工”“儒家六经中的《乐经》”“生”“姓”七个义项;②lè,有“喜悦、愉快”“乐于、安于”“安乐”“笑”“声色”“姓”六个义项;③yào ,有“喜好”一个义项;④liáo ,有“治疗”一个义项(通“疗”)。《汉语大字典》对“还”表“再、又”等义项时注明“古读huán ”,而对“乐”表“喜好”等义项时直接注音为yào ,并未注明是“古读”,但“乐”读为yao实际上仍是“古读”。从《汉语大字典》的注音看,在古人读音中,“乐”读lè表“喜悦”“乐于”等义项与读yào 表“喜好”等义项是有区别的,“乐”读yào属于“古读”。然而“乐”的读音表义发展演变到现在,已经“由繁到简”,将读lè表“喜悦、欢喜”等义项与读yào表“喜好”义项合并,淡化其区别,都读lè。也许正因为如此,《现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现代汉语规范、权威的工具书对“乐”均未注yào的读音。


 新教材将“智者乐水”中的“乐”注音为yào,固然自有其依据,如《汉语大字典》对“乐”注音为yào时,所举例句就是“智者乐水”。但我认为,新教材将“智者乐水”中的“乐”注音为yào是不恰当的,理由如下:


 1.不符合语音发展规律。注音释义要尊重语音演变事实及语音发展规律,遵循约定俗成原则。如上指出,随着“乐”读音表义的演变,该字现已没有yào的读音(规范、权威的现代汉语工具书对“乐”未有yào的注音),其“喜欢、喜悦、喜好”等义项已由lè音表示。由于规范权威的现代汉语工具书对“乐”未有yào的注音,故绝大多数人都不知“乐”曾有yào的读音。如在2006年青年歌手大奖赛中,著名学者余秋雨在对歌手回答问题进行点评时,就将“乐山”“乐水”之“乐”读为lè。这引起网民讨论。讨论中,大多数人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等工具书为依据,认为余秋雨读音正确;而有的以教材注音为依据,认为余秋雨读音不正确。可见,教材注音增加了混乱。另外,深圳卫视201062820时播出的“直播港澳台”节目,报道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致辞欢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无论是陈云林的发言还是节目主持人的播音,都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乐”读为lè。用搜狗拼音输入法输入“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乐”输入为le时,会自动生成“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乐”输入为yao时,则不会自动生成。这些,都反映了现代人对“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之“乐”的读音取舍,很能说明问题。因此,新教材将其注音为yào,显得不合时宜。


 2.不符合一以贯之原则。读音标准如果可以两可,那要么以现代汉语普通话为依据,要么以古音为依据,而不能一些字按现代汉语普通话读,一些字按古音读。既然如此,为什么一篇文章中只将“乐”字按古音读而其余的字按现代汉语普通话读呢?如果可以按古音读,我们能考证每一个字的古音吗?今人有必要读古音吗?事实上,读音标准不能两可,今人不能读古音而只能读今音,读音标准只能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参见拙文《今人何必读古音》,《语文教学之友》2006.6)。有些主张读古音的人说:不能以今律古——不能以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规范标准为依据,不能以现代汉语工具书的注音为依据,因为它们规范的是现代汉语字词的现代读音而不是古字词的古音。他们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不懂得读音要遵守一以贯之的原则,以及读音规范只有一个(普通话)、不能可这可那的有关道理。假如读音规范有普通话的,有古音的,有方言的,即读音规范可这可那,那就无所谓“规范”可言了。试想:字词读音如果可以人人自行其是,任意按古音或方言(方言与古音密切相关:方言留存了古音,古音依存于方言)去读而不必遵守普通话的规范标准,那人们完全有“理由”理直气壮地说:我读的是古音呀,你怎么能“以今律古”,以普通话为标准说我读错了呢?我读的是方言呀,你怎么能“以普(普通话)律方(方言)”,以普通话为标准说我读错了呢?这样,人人都以自己的标准为“规范”,岂不荒唐?哪还有什么“规范”可言?


 3.加重了教学负担。由于“乐”在现代汉语里没有yào的读音,师生看到这一注音难免疑惑:“乐”表“喜欢”义时不是读lè 吗,为什么要读yào?遍查现代汉语工具书也找不到依据,这就加重了教学负担。“乐”表“喜欢”义时学生一向是读lè 的,教材、教师硬要学生读yào,学生免不了要问为什么;教师好不容易在不常用的工具书(如《汉语大字典》)里找到读音依据,然而为什么要读yào,其理据是什么,教师难以讲清,学生难以理解,这就加重了教学负担。


 4.不利于推广普通话。普通话读音是以规范的现代汉语工具书(如《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注音及有关规范标准(如《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为依据的,这些规范标准“以符合普通话语音发展规律为原则……采取约定俗成、承认现实的态度”(引自国家语委、国家教委、广电部关于《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通知),对“乐”均未有yào的注音。而新教材将“乐”注音为yào,硬要师生这样去读,置权威工具书与规范标准于不顾,岂不与推普抵触?


 总之,新教材将“智者乐水”中的“乐”注音为yào,不符合语音演变规律,不符合语音发展事实,不符合约定俗成和一以贯之原则,于规范标准无椐,于教学、推普不利,不仅不必要,而且不应该。


 

词语误用两则

 


   词语误用两则


 


邓木辉


 


一、朱民“炙手可热”?


 


 


 2010年第7期《世界知识》所载《国际金融机构的又一个中国身影》(简称《身影》)一文的开头写道:“去年10月以来,朱民一直是国内外财经媒体炙手可热的人物。”这个倒叙式的开头激起了我的探究欲:“朱民”何许人也?为何“炙手可热”?


文章详细介绍道:“当时,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的朱民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坊间盛传这是为其进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管理铺路。果然,2010224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正式任命朱民为IMF总裁特别顾问。”看罢这些介绍,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朱民”是中国金融界的一名财经顶尖级人才,因其能力突出,原先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等重要职务,之后被“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正式任命朱民为IMF总裁特别顾问”。


然而,看后令人大惑不解:如此“朱民”,为何要将其说成“炙手可热”呢?“炙手可热”语出杜甫《丽人行》:“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比喻权势极大,气焰极盛。“炙手可热”是贬义成语,规范用法只能用于贬义语境,如:“十年动乱中,一些不学无术、厚颜无耻之徒投靠了‘四人帮’,一个个成了炙手可热的权贵。”《身影》对“朱民”没有半点贬低,反倒是赞赏有加(确实,如此“朱民”,值得赞赏!),怎么可以说其“炙手可热“呢?



 


二、“丧尽天良”还“不耻”?


 


 


  2010年第3期《文史天地》所载《皇帝扒灰丑史》一文的开头写道:“俗称公公与儿子的妻子通奸叫扒灰,也写作爬灰,都为同一意义。在民间这种行为属乱伦,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耻行为,令人憎恶。”看后令人大惑不解:“扒灰”既然是“丧尽人间天良”“令人憎恶”的乱伦行为,怎么又是“不耻行为”呢?难道“丧尽天良”还“不耻”?


稍加推敲后猜测,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扒灰”“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齿行为”!该用“不齿”而用为“不耻”,一字之差,表达的意思及情感却有天壤之别!因为:“不齿”即不愿提起(齿:挂齿;说到),表示极端瞧不起,如,为人所不齿,不齿于人类;“不耻”即不以为耻,不感到羞耻,如,不耻下问。(参见《现代汉语规范词典》)


无论何人,只要他(或她)稍有羞耻感,都会认为“扒灰”这种丧尽天良的乱伦行为是“不齿行为”,都会对其深恶痛绝,而不会认为其“不耻”!否则,实在是厚颜无耻!


《文史天地》是贵州省政协办公厅主办的一份史料翔实、可读性强、影响深远的重要刊物,对其写稿不可不慎,当然,编辑也要把好校对关。



 

语文短札五则

 


       语文短札五则


 


                  邓木辉


 


 


  一、“承包”与“批发”


 


 谢质彬先生在《动词的方向性和方向的一致性原则》(《语文建设》2001年第7期)一文中认为,有的动词有方向性,使用时要注意它本来表示的方向性和实际表示的方向性的一致,否则,用法错误,如“承包给”、“批发来”,“给”与“承包”的方向性不一致,“来”“与”“批发”的方向性不一致,用法错误。笔者认为,谢先生的观点还可商榷。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表方向性的动词,不少具有指代性,使所表示的事物具有某种性质。如“承包”,它不仅表示“去承包”“承包得”之义,还表示“承包的”之义。同理,“批发”不仅表示“去批发”“批发去”之义,还表示“批发的”之义。当它们表示“XX的”之义时,具有指代作用,这时,可以说成“承包给”“批发来”。如:


  1.农村的土地承包给了农民。(不一定非要说成“农民承包了土地”)


  2.这些货是批发来的吗?(不一定非要说成“这些货是别人批发给你的吗?”)


  3.这些货买批发价格多少?买零售价格多少?(“批发”“零售”具有明显的指代作用)


 “承包”指土地以什么样的形式给农民,“批发”指商家以什么样的形式得到商品,12句的“承包”“批发”也具有明显的指代作用。


 这种用法大概可以看作“词的活用”吧,而无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这种用法太多了。


 


  二、从“不必要的浪费”谈起


 


         不必要的浪费”常被看作有病用语:浪费还有“必要”和“不必要”的区分吗?类似的,“十月一日的国庆节”也被看作有病用语:中国的国庆节除十月一日之外难道还有别的?


 这样的评判似乎很有道理。但且慢下结论,让我们看看下面两例:


  1.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2.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播音员、节目主持人和影视剧演员、教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普通话水平,应当分别达到国家规定的等级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对例1,我们不能理解为普通话有两种:a .全国通用的普通话;b .不是全国通用的普通话。而只能理解为“普通话是全国通用的”。对例2的理解则不同,不能理解为“播音员……是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而只能理解为:有的播音员……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有的不是(如外语播音员、外语教师)。


 由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定语的作用有两种——有的表修饰,使中心语具有定语的性质,如1;有的表分类,把中心语限制在定语表示的那一类,如2。这样看来,“不必要的浪费”使用正确,因为这里的定语只修饰不分类。有很多定语不能按分类来理解,来对举它的反面情况;否则,很多定语恐怕不敢用。 


    


  三、是“晨讯体育”还是“体育晨讯”


 


 某省电视台早间新闻有个小栏目叫“晨讯体育”,初看栏目名,不知何意,待看过节目内容,方知报道的是体育消息,原来是“体育晨讯”!


 早间报道的体育消息,为何不叫“体育晨讯”而叫“晨讯体育”呢?大概是为了标新立异吧。标新立异未尝不可,但要遵循语言运用规则。那么,“晨讯体育”是否符合语言运用规则呢?不。我们知道,汉语词与词之间的组合关系有5种:主谓、动宾、动补、偏正、并列。“晨讯体育”是哪一种呢?都不是。“体育”不对“晨讯”进行陈述,它们之间不是主谓关系;“晨讯”不是动词,“体育”也不是它的支配对象,它们之间不是动宾关系;“体育”对“晨讯”没有补充说明作用,它们之间不是动补关系;“晨讯”与“体育”之间不能加“的”,它们之间不是偏正关系;“晨讯“与“体育”不是并列地放在一起,它们之间也不是并列关系。其实,它们之间是“正偏关系”,即“体育”修饰“晨讯”,“晨讯体育”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体育晨讯”!但是,汉语中的偏正关系能表达为“正偏关系”吗?“我的书”能表达为“书的我”吗?显然不能!这样看来,“晨讯体育”的用法不规范,应改为“体育晨讯”。


 我们知道,语序是汉语最重要的语法手段之一,词与词的组合有的不能调换语序,有的虽然能调换,但调换后语法关系和短语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化。“体育晨讯”是不能调换语序的那一类。


 近年来,为盲目标新立异,很多用语不符合汉语的使用规则。如:中国教育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叫“奇趣大自然”(其实是“大自然奇趣”),某市级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叫“视野西部大开发”(其实是“放眼西部大开发”)……这些,破坏了汉语的纯洁和规范。


 


 四、由“离男”想到的


 


 有人撰文批评王同亿的《新世纪现代汉语词典》胡乱拼凑词目,叫人莫名其妙,如用“离男”作为“离婚男女”的简称(见《谁来规范辞书出版》,《人民日报》20011017日)。


 的确,这样的简称离开了具体的语言环境或未作说明,确实令人莫名其妙。谁知“离男”“离女”是什么意思?然而,时下这样的简称很流行。笔者随便摘录几例:


 三高:世界三大著名男高音(CCTV-1  2001623日)


 一中:一个中国原则(CCTV-4  2001625日)


 民调:民意调查(CCTV-4  200172日)


 职便:利用职务之便(福建电视台  2001830 日)


 体彩:体育彩票(云南电视台  2001105日)


 律考:律师资格考试(福泉电视台  2001628日)


 这些简称简则简矣,但离开具体语言环境,谁知它们是什么意思?如“一中”,人们一般以为它是一所中学,谁知是指“一个中国原则”!


 在口语交际中,偶尔使用简称无可厚非,,而这些“简称”随便见诸媒体甚至编入辞书,实在有失严肃!简称应该是约定俗成的,它同全称一样,能准确表达信息,不影响交际。显然,以上“简称”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故不能算简称,只能算乱称!


 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它要求表达经济,但更要求规范准确,不影响交际。这样看来,还是少一些“离男”为好。


 


 五、“还看今朝”中的“还”怎么读?


 


 一次,听一节上毛泽东《沁园春·雪》的公开棵,课堂上播放了朗诵这首词的光碟,碟中将“还看今朝”的“还”读为huan 。无独有偶,有一次看CCTV-3的一个节目,一个著名的朗诵家朗诵毛泽东的这首词,也将“还看今朝”的“还”读为huan 。后来看CCTV-3中的《唐之韵》,也注意到朗诵者都将表达副词义“再、又”等的“还”读为huan 。这样的读法让我颇感意外,因为“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义时我们都读为hai


 那么,“还看今朝”中的“还”该怎么读?查《新华字典》《新华词典》《词海》等,“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还须、还得”等义时都读为hai ,只有作为动词时才读为huan 。查《汉语大字典》,“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等义时读hai ,但加括号注明旧读huan 。看来,“还看今朝”等中的“还”读huan 是依据“旧读”。


 “还看今朝”等中的“还”该不该依据旧读读为huan 呢?笔者认为:不该。理由如次:首先,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今天,“旧读”与“推普”抵触。其次,现代人对“旧读”并不都清楚(包括语音学专家)。再次,如可“旧读”,整首词都应“旧读”,为何光“还”字“旧读”?再次,某些“旧读”字,有关规范标准已按今音“统读”(如:胜、思、骑……),“旧读”有按今音“统读”的发展趋势。


 当然,一个字该不该“旧读”,这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不能一刀切、绝对化。如“乡音无改鬓毛衰”之“衰”、“远上寒山石径斜”之“斜”,为了押韵,它们该按“旧读”分别读为cui xia 。但“还看今朝”中的“还”不属于这种情况,故只应读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