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至深的《与妻书》

 


 感人至深的《与妻书》


 


 邓木辉


 


2000年开始上高中语文,现在对原人教版小开本教材中的一些课文还印象深刻,觉得最感人的是林觉民的《与妻书》,最耐读的是郁达夫的《故都的秋》,最鼓舞人心的是栗良平的《一碗阳春面》。本文谈谈对《与妻书》的一些粗浅感受。


      《与妻书》入选人教版高中《语文》第二册,是一篇标有三角符号的课外自读课文——根据那时教材的编排体例,课文标题未标有任何符号者为讲读课文,标有星号者为课内自读课文,标有三角符号者为课外自读课文。


       作者林觉民(18871911),早年自费留学日本,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从事反清革命活动,是追随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一个革命志士;在孙中山领导的广州黄花岗(教材用作“黄花冈”)起义中进攻总督衙门,不幸受伤被捕;入狱后进行绝食斗争,后被清朝杀害,葬于广州黄花岗,是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牺牲时年仅24岁。


广州黄花岗起义爆发于1911427日,《与妻书》是作者参加广州黄花岗起义前三天即424日深夜写给妻子的一封绝笔书。在20集电视连续剧《孙中山》中可以看到:广州起义消息走漏,清军加强了防范,对起义是否如期举行黄兴等领导者进行了激烈的争论,但起义还是如期举行。可以说,广州起义是毫无胜算的起义(孙中山高度评价说:广州起义催生了后来的武昌起义),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起义,是明知失败也举行的起义;对此,起义的领导者和参与者都心知肚明。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革命志士林觉民在起义前夕给妻子写下了这封深情告别的绝笔书。


写《与妻书》时,林觉民满怀悲壮,已下定慷慨赴死的决心,义无反顾,在信的第一句,他就毅然决然地告诉妻子:“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写信时,他“泪珠与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心中滋味无以言表。为“助天下人爱其所爱”,他置生死于度外,抛却与爱妻的儿女情长而“勇于就死”,大义凛然、无所畏惧地积极投身到推翻清政府黑暗腐朽统治的武装起义中。


      林觉民深爱妻子,愿与妻子“相守以死”;然而,他又有以天下为己任的大爱情怀,故能践行古代圣贤“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大爱思想,“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


      《与妻书》字里行间洋溢着对妻子的爱,对生活的爱,对国家的爱,对民族的爱,时时安慰至爱妻子,时时解释赴死原因,融儿女情长于浩然正气,既缠绵悱恻又豪情满怀,既是一首爱情颂歌,也是一首正气高歌。《与妻书》以“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贯穿全文,在回忆往事中表达至爱深情,在描述现实中宣示赴死决心,将个人情爱与家国大爱和谐统一,充满辩证哲理,极具感人力量,读来缠绵悱恻,令人荡气回肠。


附:


1.《与妻书》原文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我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吾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吾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廿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2.《与妻书》(《百年情书》)视频:


 http://video.baidu.com/v?ct=301989888&rn=20&pn=0&db=0&s=8&word=%D3%EB%C6%DE%CA%E9&fr=al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