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遗憾的“荫翳”

   


    令人遗憾的“荫翳”


 


 


邓木辉


 


 


 


在电脑打字普及导致许多人常写错别字的大背景下,中央电视台举办“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这对促进国民重视汉字书写、提高汉语素养等,无疑具有重大意义。然百密一疏,有所缺憾。2013913日晚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其中听写的一个词语,播音老师读为yīn yì,标准答案为“荫翳”,参赛选手写为“阴翳”,评委老师评定为“也算对”。这未免令人遗憾。


那么,yīn yì到底该写成“荫翳”还是“阴翳”?或者,两种写法是否都可以呢?这要以国家规范标准为判断依据。


我们知道,19851227,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广播电视局联合颁布了国家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该表对“荫”进行了审音,并明确规定:“荫yìn(统读)(‘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依据这个规定,“荫”是统读字,没有阴平调,只有去声调,不能读为yīn,只能读为yìn。因此,教材用“阴翳”而不用“荫翳”,如《醉翁亭记》中的“树林阴翳”。规范程度颇高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虽然对“阴翳”“荫翳”都有收录,但指出了它们的区别:“【阴翳】yīn yì,(名)树阴;阴影。△一缕不祥的阴翳掠过心头。跟‘荫翳’不同”;“【荫翳】yìn yì(动)遮蔽,△林木荫翳。跟‘阴翳’不同”。由此可见,根据播音老师的读音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yīn yì应写为“阴翳”而不能写为“荫翳”。


当然,最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未将“荫”看作统读字,恢复了“荫”读yīn的“合法地位”,给它标注了yīnyìn两个读音,并在yīn下收录了“荫翳”“阴翳”两个词(在yìn下未收“荫翳”),且把“荫翳”作为主要词条(“阴翳”解释为“同荫翳”)。这或许是播音老师读yīn yì而标准答案为“荫翳”的“依据”。评委老师在注意到《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存在的情况下之所以认定“阴翳”的写法“也算对”,大概也是以《现代汉语词典》为依据,并为了调和《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与《现代汉语词典》的矛盾与抵触,采取了折中的办法。然而,我认为:国家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权威性大于工具书及教科书,辞书编纂、教材编写乃至一切场合的汉语言运用都应严格遵守。或许,《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还不完善,还需修订,但目前对有关异读、统读的字词读音,在《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尚未修订与废止的情况下,我们判断对错的标准只能是现行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这正如其他法律法规,或许并不完善,但一经颁布就应严格执行,修订后又按新的规定执行。因此,我认为,在中央电视台为提倡规范而举办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这样的场合,将yīn yì的标准答案规定为“荫翳”,将选手书写的答案“阴翳”认定为“也算对”,都是令人遗憾的,因为这些都有违国家规范标准。


出现失误的原因可能有:①命题老师无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存在,完全以《现代汉语词典》为准,模糊了“阴”“荫”的读音及用法区别;②命题老师注意到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存在,本意是听写“阴翳”yīn yì而误将答案搞成了“荫翳”;③命题老师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为准,本意是听写“荫翳”yìn yì而播音老师误读成了yīn yì;④评委老师将《现代汉语词典》的不规范注音及有些人的不规范用法当作了规范用法(故说“也算对”。其实,评委老师应根据《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及播音老师的读音,指出标准答案错误而认定选手答案“完全对”)。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有违现行规范标准,很不应该,令人遗憾。


再谈点相关话题:


关于“林阴”“树阴”该不该用为“林荫”“树荫”等,前两年的所谓“教材‘林阴道’用错”事件曾引发中华语文网等展开热烈讨论(参见中华语文网博文《林阴道,没有错》《意犹未尽说“林阴”》等,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52495314.html)。讨论中,南师大古典文献学与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特聘教授黄征先生的结论是:“阴”与“荫”是古今字关系,“阴”是祖宗,“荫”是孙子,“林阴道”是原始正统用法,“林荫道”是后起从俗用法,应以“林阴道”用法为规范。(参见《“林阴道”写法不为错  汉代前只有“林阴”》。来源:《扬子晚报》;亦见2011527搜狐新闻:http://news.sohu.com/20110527/n308676838.shtml;亦见当时其他网络媒体)退一步说,即便理据上莫衷一是,各执一端,但既然国家颁布了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就应该严格遵照执行。因为,颁布规范标准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解决纷争、规范用法与统一用法;否则,规范标准没有必要制定与颁布。


 


2013年9月14日


 


刊载于《语言文字报》第763期,2014年1月22日第2版“规范 应用”“纠错”栏目


 


附:我在语文出版社“在线答疑”的提问与回复



























问题标题: 以什么为规范标准
提问人: 邓木辉
问题内容: 《现代汉语词典》对许多统读字仍爱按“旧读”注音(如:期、骑、荫、胜……),与《异读词审音表》相抵触,造成语用混乱(如“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将“阴翳”的答案搞成“荫翳”)。
请问:当《现汉》注音与《审音表》抵触之时,以什么为规范标准?我个人认为《审音表》权威性高于《现汉》,当《现汉》与《审音表》抵触之时,应以《审音表》为准。对吗?
提问时间:[2013-9-25 10:50:22]
回复人: 章承董
回复内容: 邓老师:
您好!《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是由国家语委、原国家教委、原广播电视部审核通过并公布的,规定“文教、出版、广播等部门及全国其他部门、行业所涉及的普通话异读词的读音、标音,均以本表为准”,它属于国家语言文字规范标准的层面。而词典、字典,一般是由学者(或学术机构)编写,由出版社编辑加工并出版的,不同的词典、字典,因编者的学术观点不同,对某些问题的处理会有不同。您所提到的《现代汉语词典》是一部很有影响的优秀工具书,但它并不能完全代表语言文字规范标准。
回复时间:[2013-9-26 17:07:39]


 

《语通》亦有不规范

 


  《语通》亦有不规范


 


邓木辉


 


 


《语文教学通讯》是语文教学的名牌刊物,办刊质量颇高。但百密一疏,仍难免有不规范之处:


一、标题有别字


错误用例:桃李成荫(《林园手种唯吾事 桃李成荫归他人》。本文用例均摘自《语文教学通讯》A2013年第5期,以下不再注明。第3期亦有类似情况。)


根据现有规范标准,标题的“桃李成荫”应为“桃李成阴”,因为《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对“荫”进行了审音并明确了统读要求:“荫yìn(统读)(‘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依据这个规定,“荫”没有阴平调读法而只有去声调读法,不能读yīn而只能读yìn,没有“绿树成荫”而只有“绿树成阴”,“绿树成荫”只能用作“绿树成阴”。类似的,“桃李成荫”应为“桃李成阴”。尽管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仍然收录了“荫”的yīnyìn两个读音,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是国家规范标准,具有法定权威性,工具书及教科书编写乃至所有汉语书面语运用都应遵守。故“桃李成荫”应为“桃李成阴”。网络媒体曾广泛讨论教材“林阴道”的所谓“用错”事件,讨论中,权威专家详细阐述了该用“林阴道”而不能用“林荫道”的理由,这些理由可资参考。(参见拙文《林阴道,没有错》《意犹未尽说“林阴”》。均为中华语文网博文,博客地址: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529202344.html


二、标点不规范


错误用例:


1.巴金的文学代表作有“激流三部曲”(《家》《春》《秋》)、“爱情三部曲”(《雾》《雨》《电》)、《憩园》、《寒夜》等小说作品。


(《<小狗包弟>备教策略》)


2.它包括《随想录》、《探索集》、《真话集》、《病中集》和《无题集》。(《<小狗包弟>备教策略》)


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该不该用顿号呢?这要以规范标准为判断标准。


我们知道,2011年之前的《标点符号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 GB/T 15834-1995,国家技术监督局19951213发布,199661日起施行)对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是否使用顿号未提出规范要求,因而各种刊物处理体例不一致:有的用,如《语文学习》等;有的不用,如《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等。这虽然带来了混乱,影响了观瞻,但也无可厚非,因为规范标准未对此提出规范要求。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可否使用顿号,大家看法不一,各有各的标准,似乎都有理由,因而用的与不用的都坚持了自己的“规范”标准:使用顿号的,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一律使用;不用顿号的,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一律不用。这倒也体现了刊物一以贯之的原则。留意刊物和教科书的用法还会发现:无论刊物还是教科书,大都经历了一个从“用”到“不用”的过程,“不用”是趋势,因而现在绝大多数刊物和教科书都不用。这些意思,我在几年前写的《连用引号及书名号之间的顿号使用问题》(中华语文网博文,博客地址: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16165011.html)中有详细列举与分析,此不赘述。总之,在规范标准未提出规范要求的情况下,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用不用顿号都无可厚非。


然而,现在情况有所不同。现在,新的《标点符号用法》早已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111230联合发布,于201261日起施行。新的《标点符号用法》对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是否使用顿号已提出规范要求:“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若有其他成分插在并列的引号之间或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如引语或书名号之后还有括注),宜用顿号。”《标点符号用法》是国家规范标准,具有法定权威性,一切书面语运用都应当遵守,刊物及教科书等应模范遵守。《语文教学通讯》作为在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语文教学刊物,理应模范遵守,不该出现不规范的情况。况且,《语文教学通讯》过去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一律不使用顿号,严格坚持了自己的规范标准;现在标有引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也一律不使用顿号,严格坚持了自己的规范标准,而在标有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有的用顿号,有的不用(见上例:《家》《春》《秋》;《雾》《雨》《电》)显得比较随意而不够规范。当然,《语文教学通讯》在标有引号和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绝大多数情况是不用顿号的,偶尔使用,可能是原稿如此而编辑校对疏忽没有发现。《语文教学通讯》是深受广大语文教师喜爱的核心期刊,读者容易因爱之深而求之苛;我亦如此,故吹毛求疵,指出以上微瑕,希望《语文教学通讯》尽善尽美,完美无瑕。


为了加深理解,还需对新的《标点符号用法》关于表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不使用顿号的理据有所了解。新的《标点符号用法》为什么要规定“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呢?当然是为了规范用法,统一用法;但并非为了统一用法而胡乱硬性规定,还有其深层原因与理据:“这样规定首先是因为从表达功能上看,并列的引号之间、并列的书名号之间无论实际上有没有停顿,不使用顿号都不会造成理解上的困难;其次,当所引内容比较多或者所引内容本身已经带有标点符号时,如果并列的引号之间、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再使用顿号,不仅形式上不美观,也降低了符号的表达效率。而且,从编辑出版的技术处理角度看,各个出版社也多采用并列的引号之间不使用顿号的处理方式。如《出版校对培训教程》中就指出:‘因为引号在视觉上有分隔作用,可以避免“满纸黑枣子”(顿号)。’书名号也作了同样的处理。”(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编《〈标点符号用法〉解读》第11页,语文出版社20129月第1版)既然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不使用顿号有诸多好处(不影响理解、保持了美观、避免了麻烦),而使用顿号不仅无助于精确化表达与理解,而且有诸多害处(影响美观、增添麻烦、导致失误),那为什么要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使用顿号呢?


我们知道:长期以来,《语文学习》是严格地在标有引号和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使用顿号的,而现在为了执行新的规范标准《标点符号用法》,已经从2013年第5期起,对标有引号和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不再使用顿号了(当然,校对并不过关,还偶有违反的情况)。这一变化可喜可贺!因此,希望《语文教学通讯》严格执行规范标准,不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使用顿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