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幸福师生


    做幸福师生

邓木辉

当下,一些校长提出“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这颇有远见,也十分难得。

“做幸福师生”,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然在当下中国,要想做到却殊为不易。因为,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已经扭曲了学校的教育教学,使广大师生几无幸福可言。

央视等权威媒体广泛报道的河北衡水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等“高考工厂”创造“高考神话”的做法——最大限度地压缩师生休息娱乐时间,最大限度地扩张师生工作学习时间,最大限度地进行题海战术操练,对师生进行“全方位立体式无缝管理”,这不是个例,而是当下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只不过一般学校由于生源差等因素没有取得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那样的“辉煌成就”,没被媒体“关注”罢了。这种“全方位立体式无缝管理”,使师生疲于奔命,连起码的休息娱乐时间都成了奢求,连起码的睡眠时间都无法保障,有何幸福可言?虽然学习本来是艰苦的,但艰苦也应个限度,超过了这个限度,那就是对人的摧残,那就是对生命的践踏。有的学校在教学楼醒目处设置一米见方的永久性励志标语“玩命苦读,放飞理想”,不少班级在黑板上方张贴“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励志标语等(还有更雷人的,不再举例更多高考雷人励志标语参见http://image.haosou.com/i?src=360pic_normal&q
),折射出学校的办学理念与师生的工作学习状况,好悲壮!然而,“苦读”至于“玩命”,“理想”能够“放飞”?“苦读”丢了性命,“理想”何处“放飞”?同理,“只要学不死”,只要一息尚存,“就往死里学”,以玩命为代价,这是怎样的“苦学”啊!这种情况很类似卡夫卡《变形记》中人(格里高尔变甲虫的情形,人已被异化,有何幸福可言?

因此,在当下中国,一些校长提出“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颇有远见,十分难得。

当然,更重要的不是提出了什么理念,而是取得了什么成效。笔者认为,要想让“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变为现实,需要客观条件,更需要主观努力。

客观条件主要指社会评价与环境氛围。当下,评价一所学校办得好坏的唯一标准是升学率,甚至是重点率;对普通高中,评价其办得好坏的唯一标准是一本率,甚至是升入211985与北大清华的人数。升学率高就是好学校,重点率高就是好学校,一本率高就是好学校,考入211985与北大清华人数多就是好学校;反之,就是不好的学校。这就是当今学校办学的环境氛围。社会评价不应以升学率论英雄,不应以一本率论英雄,不应以考入211985甚至考入北大清华的数量论英雄,因为各校的办学条件不一样,生源质量不一样,用同一个标准来评价不同的学校不合理、不科学;而应以是否执行《课程标准》、是否规范办学行为、是否具有办学特色等来评价学校。如此,评价标准正确,方能营造正常的环境氛围,有了正常的环境氛围,方能正常学校的教育教学活动,方能使“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变为现实成为可能。

当然,如何评价学校是别人的事,是社会的事,大环境教育行政部门管不了,学校更管不了。

但教育行政部门及学校需要作出自己的主观努力。按应有要求,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应加大行政和执法力度,要求和督促学校严格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杜绝周末及寒暑假补课,杜绝加班加点,限制题海战术,减轻学生负担。周末及寒暑假补课,年年禁止但禁而不止,常遭诟病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学校总会偷偷摸摸年复一年地进行。这除了“为完成升学指标而迫不得已”的原因,也有“和尚动得我动得”“别人补得我补得”的原因,更有“别的学校补自己不补会吃亏”的原因。其实,学校组织的有偿补课就是廉价家教,相对于教师的健康,那点低廉的报酬真没有吸引力,教师大都不愿意、不乐意,但为了完成升学指标而迫不得已,况且,学校强制要求,教师身不由己。只要每一所学校都不补课,大家的竞争环境相对公平,公立学校组织的有偿补课一定会销声匿迹,绝不会死灰复燃(当然,私立学校及教师个体的补课一定会如火如荼,因为补课需求旺盛)。至少,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不要给学校下升学指标,因为学校的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大都被迫于完成升学指标,师生疲于奔命、苦不堪言都是缘于完成升学指标。

“做幸福师生”,校长尽到主观努力,亦可有所作为。如果校长真有远见,立足于人的发展(这不仅是新课改的重要理念,也是传统教育的重要理念,更是先哲的思想精华与教育智慧之一),敢于提出并践行“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莫管应试疯狂,我自岿然不动,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杜绝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减轻师生负担,相信师生一定会有幸福感,“做幸福师生”庶几可以成为现实。当然,这过于理想化了,可能暂时完不成升学指标。在应试疯狂的大环境中,校长能兼顾“完成升学指标”与“做幸福师生”就不错,尽可能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就不错,尽可能减少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减轻师生负担就不错。但这是“带着镣铐跳舞”,苦中作乐。因此,真要做到“做幸福师生”,最好是没有升学指标,让教育教学在一种较为常态、较为自然的状态下进行。

然而,这在当下中国是奢望。故一些校长提出的“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颇有远见,十分难得。校长改变不了大环境,但校长在自己的学校还是可以“我的地盘我作主”,在践行自己的办学理念方面有所作为的。我们期待“做幸福师生”成为现实。

 

原载湖北《大家教育周刊》第17期总第168期“论道”栏目,2015年9月30日)

 

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



    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




邓木辉




教育信息化是指在教育中普遍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开发教育资源,优化教育过程,以培养和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促进教育现代化和均衡发展的过程。[1] 它以开发微课、慕课、翻转课堂等课程资源,凭借互联网远程传播,让学生在线自主学习为主要特征。


教育公平是指国家对教育资源进行配置时所依据的合理性的规范或原则;这里所说的“合理”是指要符合社会整体的发展和稳定,符合社会成员的个体发展和需要,并从两者的辨证关系出发来统一配置教育资源。[2]教育公平是人们享受教育服务、奠定发展基础的公平,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是人们发展提高、缩小差距的重要手段,对保障社会公平、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教育公平是一个历史范畴,也是当今社会的一个热点问题。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不一样,甚至差距还很大。毫无疑问,由于这些因素,我国目前还谈不上教育公平。比如:就教育设施和师资水平看,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不一样——发达地区教育设施好,师资水平高,欠发达地区教育设施差,师资水平低;就教育普及的情况看,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不一样——发达地区早已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正在普及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十五年教育,高考录取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而欠发达地区刚刚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远远谈不上普及十五年教育,高考录取率仅百分之五六十甚至更低[3]


于是,除了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搞“结对子帮扶”外,有人主张用信息化促进公平化,通过教育信息资源的共享来实现教育公平。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所搞的“智慧教育”,上海圆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所搞的“圆创教育”等,其理念与目的之一就是用信息化促进公平化,通过教育信息资源的共享来实现教育公平,许多大学及其他教育机构等研发的在线学习课程资源微课、慕课、翻转课堂等也是如此。


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化有关联吗?教育信息化能促进教育公平化吗?或者说,教育信息化能实现教育公平吗?笔者的看法是:有关联、有作用,但作用有限。


教育信息化的优点是能缩短甚至消除空间距离,能让空间广阔的地球变为“地球村”,能让不同地域空间的人快速享受同一教育信息资源,能在一定程度上优化教育信息资源、促进教师专业成长、促进教育现代化。教育信息传递以互联网为平台、为依托,教育信息化能促进学校的互联网等硬件建设,改善学校的办学条件。这些,是教育信息化不容否定也不容忽视的优点。当然,不言而喻,教育信息化要以经济发展为支撑。假定经济发展足以支撑教育信息化所需的硬件建设,但即便教育信息化了也还谈不上教育公平化,或者说,即便教育信息化了也还谈不上实现了教育公平。


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学习的突出特点是在线学习与自主学习。在线自主的互联网学习,使学生有机会独自面对和获取海量的网络信息:教学的与非教学的,优质的与劣质的,有效的与无效的,健康的与不健康的……学生面对如此众多的海量信息,要择善而从,要为我所用,要选择教学的、优质的、有效的、健康的信息而屏蔽和去除非教学的、劣质的、无效的、有害的信息,这需要学习智慧,更需要自控能力;否则,将会被泥沙俱下的海量信息所淹没,所误导。因上网而被不良信息引入歧途甚至犯罪道路的绝非个例!或曰:设置局域网、净化信息源,问题不就解决了?然而,在互联网联通且无人监管或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学生就那么自觉、规矩地接受局域网内的健康的信息?这大可怀疑。在微机室所上的信息课,尽管有教师在场监管,还是有学生偷偷摸摸见缝插针地聊QQ或者上网获取别的信息,何况学生在线自主学习?


在线自主的互联网学习存在一个不可否认的问题是:教师“不在场”。因为是学生凭借互联网“自主”学习,所以教师“不在场”;而教师“不在场”,也就谈不上监管。当然,远程教师是“在场”的,然而,他(她)只管传授而不能监管。既然是学生自主学习,学生完全可以“我的地盘我做主”。但如果缺乏学习智慧与自控能力,就有可能出现上文谈到的“自主”获取不良信息的情况。


当然,互联网学习也可以不完全由学生自主,而可以由任课教师统一组织在教室观看远程视频,接受优质教育信息资源。这保证了接受信息的有效与健康,但同样有无法避免的问题:授课教师(指视频发布者)“不在场”。因为授课教师“不在场”,教学现场变为冰冷的人(学生)机(授课设备)关系,学生机械的、被动的聆听讲解与接受知识(假设学生都自觉认真),不能现场互动,不能及时生成,不能质疑解惑……这种机械被动的“传授——接受”式教学模式,其效果会大打折扣。当然,学生可以在观看视频后向在场的任课教师提出问题,但要知道,现场的任课教师与视频发布教师的认知不会一样,解答不会一样,效果不会一样;何况,解答不是及时的、互动的,效果同样会大打折扣。


在线互联网学习还有诸多问题,如时空条件限制、视听技术限制、视听作用限制、视听依赖性、知识碎片化等,这些,笔者在《“翻转”热的冷思考》[4]中有详细分析,此不赘述。


在生产力诸要素中,人是最活跃的因素,人比技术更具有潜力与优越性。教学需要师生共同“在场”,以便实现即时互动与课堂生成。课堂上的任课教师,即便他(她)的专业素养不如视频教师,但他(她)在课堂现场上课比远程视频授课具有更多的优越性:心灵情感的、肢体语言的、即时互动的、现场监管的……教学对象千差万别,教学个性异彩纷呈,课堂生成随机发生,智慧火花稍纵即逝……这些,都需要师生共同“在场”,抓住机会,及时捕捉,绝不是一个互联网所能代替,绝不是一个信息化所能解决。


总之,教育信息化还不能实现教育公平,解决教育公平问题最根本的途径是解决欠发达地区的教育投入与师资培养问题。


注释


[1]http://baike.haosou.com/doc/5552299-5767408.html(好搜百科)


[2]http://baike.haosou.com/doc/5409485-5647507.html(好搜百科)


[3]http://edu.sina.com.cn/gaokao/2013-08-27/1755393440.shtml (新浪教育)


[4]邓木辉.“翻转”热的冷思考[J]. 教学月刊,2015(4).


附相关信息一则:《福泉市举行智慧教育试验区启动大会暨区域间教育高位均衡发展研讨会》http://www.gzfqedu.cn/Item/749.aspx


(原载湖北《大家教育周刊》2015年第20期总第171期“论道”栏目,20151115

加强读写,促进成长

   


   加强读写,促进成长


 


——我对教师成长的思考


 


邓木辉


 


 


 教师成长涉及方方面,但我认为最主要的也就三个方面:教书、读书、写文章。这七个字,我将其看作教师成长的七字诀。这七个字,与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对名师的素养特点及成长途径的概括颇为相似。他对名师的素养特点概括为:能写文章,能教学;他对名师的成长途径概括为:不离实践,不离学术。普通教师不曾离开课堂,做到了“不离实践”,但远谈不上“不离学术”,特别需要加强研究,加强读写,因为加强读写方能促进成长。本文着重就加强读写谈谈看法。


 我对名师有所关注。我曾经认真研读过介绍名师事迹的专著《中国语文人》(张蕾、林雨风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该书介绍了30年来曾经活跃和仍然活跃在中国语文教育大舞台上的21位语文名师:于漪、宁鸿彬、吴心田、陈钟樑、欧阳代娜、洪宗礼、钱梦龙、顾德希、蔡澄清、魏书生、李镇西、李海林、李震、严华银、张玉新、余映潮、陈军、黄厚江、程红兵、程翔、蔡明。他们工作地域不同,文化起点不同,人生际遇不同,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也不相同,但有一些十分相同的东西:教好书、多读书、勤写文章勤研究。21位名师大都起点不高(第一学历为本科者仅两人)但都成就卓著;他们何以成就卓著成为名师?主要得益于为教好书而多读书、勤写文章勤研究。他们教书读书写文章的感人事迹,我在拙文《名师是怎样炼成的?》(《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第9期)中有较为详细的介绍;限于篇幅,本文不再赘述,只想表明:教书读书写文章,教师成长七字诀;加强读写方能促进成长。


 无论是传统的教师成长观还是新课改理念,都认为教书读书写文章是教师成长的根本途径,都认为加强读写方能促进成长。然而,目前不少学校的领导,对此认识不到位。无论哪所学校,领导都会要求教师教好书——这是不错的,因为教师的主要职责就是教好书;但这还不够,还需领导对如何教好书有更进一步的认识,鼓励教师多读多写多研究——因为磨刀不误砍柴工,教师做到了多读多写多研究,就能深化认识,提高素质,自然更能教好书。然而,不少领导对如何教好书还缺乏进一步的认识,似乎只要教师加班加点题海战术就能解决问题。于是,不少学校价值取向不正确,舆论导向不正确,缺少应有的鼓励教师读书研究写文章的激励机制,缺少起码的适宜教师读书研究写文章的舆论氛围;于是,大部分学校靠加班加点题海战术来“提高”成绩;于是,不少教师不读教学刊物(更不要说教学专著),不写教研文章,应试成绩不错而教研成果稀缺,晋升职称要靠花钱发论文;于是我们看到,学校各处室、各年级组、各教研组作为工作指示的张贴物,连基本的通顺规范都做不到;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教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原地踏步,没有提高。难怪王栋生老师说:江苏某市评职称,要求申报高级职称的教师说出本专业三种核心期刊的名称,而结果有一半的教师连一种也说不出(见王栋生《不跪着教书·呼唤风格》,亦见中华语文网http://www.zhyww.cn/teacher/200908/24649.html等)。文化大省的江苏,申报高级职称者尚且如此,其他可想而知!平心而论,这不能全怪教师,因为在目前疯狂应试的背景下,教师特别是高中教师都很忙。然而,是谁让他们很忙?难道领导就不能换一种思维换一种方式管理学校?一定要采取加班加点题海战术这种原始落后甚至野蛮残酷的做法?当然,平心而论,教师并非全无责任,因为读书研究写文章,在很大程度上是个认识问题,只要认识到位,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会有的。


 教书读书写文章,教师成长七字诀;加强读写,方能促进成长。基于这样的认识,我曾为教研鼓与呼。我在一次对教师举办的讲座上编了这样几句顺口溜:“教研与教学,教师两只脚;两脚都迈开,前行才利索。”一般来说,学校领导都会要求教师内强素质外树形象,只不过对如何强素质与树形象认识不到位。如何强素质与树形象?靠加强教研;而要使教研有深度有质量,还要加强读写。否则,光靠应试“成绩”跛脚前行,既妨碍前行,也影响形象。


 


刊载于《语言文字报》第762期{2014年1月17日}第3版{校长 教师}“助你成长”栏。刊出稿有所删减,并将标题改为“教书 读书 写文章——教师成长‘七字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