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注音问题分析及建议

   


   


               教材注音问题分析及建议  


            


邓木辉


 


 


浏览语文出版社“网上答疑”,发现许多教师的提问有关教材注音。如:萧关逢候骑还来就菊花,“佛狸祠下”之“佛”。其实,这些字词都常见,其今音人人会读,其读音本不成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教材按“旧读”注音。表现有三:


一、《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规定“统读”的字词,教材仍按“旧读”注音。如:


1.“比及三年”(《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之“比”,已统读为bǐ,而表“等到”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bì;


2.一骑红尘妃子笑(《过华清宫》)之“骑”,已统读为qí,而表“轻骑”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jì


3“将不胜其忿”(《谋攻》)之“胜”,已统读为shèng ,而表“能承担”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shēng


4.“外无期功强近之亲”(《陈情表》)之“期”,已统读为qī,而表“一周年”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jī。


二、《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暂未规定“统读”,而权威工具书未收“旧读”的,教材仍按“旧读”注音。如:


1.“数罟不入洿池”(《寡人之于国也》)之“数”,《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只有shǔ、shù、shuò三个读音,而表“密”的意义时教材注音为cù;


2.“固而近于费”(《季氏将伐颛臾》)之“费”《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只有fèi一个读音,而表“季孙氏私邑”的意义时教材注音为bì;


3.“未数数然也”(《逍遥游》)之“数”,《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只有shǔ、shù、shuò三个读音,而表“拼命追求”的意义时教材注音为shuó(有的版本注音为shuò);


4.“智者乐水”(《愚溪诗序》)之“乐”,《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现代汉语词典》等只有lè、yùe 两个读音,而表“喜欢”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yào


5.“以叔隗妻赵衰”(《重耳之亡》)之“妻”,《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只有qī一个读音,而表“以女嫁人”时教材注音为qì;


6.“王之不王”(《齐桓晋文之事》)之后一个“王”,《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只有wáng 一个读音,而表“成就王业”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wàng


7.“语人曰”(《齐桓晋文之事》)之“语”,《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只有yǔ 一个读音,而表“告诉”等意义时教材注音为yù


8.“乃使其从者衣褐”(《廉颇蔺相如传》)之“衣”,《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只有yī一个读音(在词条“衣锦还乡”的释义后面注明“旧读yì”),而表“穿”的意义时教材注音为yì


三、有的字词,古代只有一个读音,现在有几个读音且读音不同意义不同,教材仍按“旧读”注音。如:


1.“佛狸祠下”(《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之“佛”,古代只有一个读音bì(上古无轻唇音),现在已不读bì,但教材注音bì;


2.“乍暖还寒”之“还”,古代只有一个读音huán,现在作副词时读haí,作动词时读huán,但教材注音为huán


还有一些,限于篇幅不再举例。


该不该按“旧读”注音?不能一概而论。规范程度较高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旧读”几不收录,且对统读字还以“统读X ,不读X ”提醒读者不读古音。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虽仍收部分“旧读”,但在“凡例”中说明:“有异读的词,已经普通话审音委员会审定过的,一般依照审音委员会的审定。传统上有两读,都比较通行的,酌收两读。”这两部权威工具书对“旧读”的处理可对教材注音提供借鉴:不要动辄按“旧读”注音。


人教社张中行先生的观点也可资借鉴:“一般说,追旧音不只不可能,而且没有必要,甚至不合算,因为我们是一贯用现代音寄托情意,如果换用生疏的音(假定办得到),那就会使感受的真切度和深度都受到影响。”[1]故他在《文言津逮》之《读音小议》一节中主张:“凡是照字面读而不影响意义的表达和理解的,就放弃另读”。[2]


为消除读音混乱,我不揣浅陋,对教材注音提出如下建议:


1.《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规定“统读”的字词,不要按“旧读”注音。如要让学生了解“旧读”,可按这样的形式注音:“旧读x,现在统读为x。”。


2.《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暂未规定“统读”,而主要工具书(如《现代汉语词典》及王力、蒋绍愚等编《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等)收有“旧读”的字词,不要轻易按“旧读”注音。如要让学生了解“旧读”,可按这样的形式注音:“旧读x,现在一般读为x。”


3.对古代只有一个读音,而现在有几个读音的字词,不要按“旧读”注音。如“佛狸祠下”之“佛”,不要按“旧读”注音为bì,读今音即可。特别是对古代只有一个读音而现在有几个读音,且读音不同意义不同的字词,不要按“旧读”注音,以免造成误导。如:“乍暖还寒”之“还”及还来就菊花,古代只有一个读音huán,现在作副词读haí,作动词读huán,如仍按“旧读”注音为huán,会让学生误认为是动词。


还需补充:本文讨论的问题限定在“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范畴内。教材之所以爱按“旧读”注音,也许是因为《古汉语词典》《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等收有“旧读”,如以上谈到的字词,都能在《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等中找到“旧读”依据。然而要知道:“旧读”对于了解和研究古汉语读音必要,而作为中小学教学用语不仅不必要,而且不应该,因为中小学教学的法定用语和读音规范是“现代汉语普通话”。我们知道:方言留存古音,古音依据方言;如果认为“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读音规范只能管现代汉语而不能管古音(实质上是方言),那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也就没有必要颁布施行,方言教学也就有合法性。显然,这个结论很荒谬。


总之,对《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已经统读的字词,我认为应该统读;《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暂未统读,读音可今可古而不影响意义表达的字词,我倾向于读今音;对古代只有一个读音而现在有几个读音且读音不同意义不同的字词,我主张读今音。相关意思已在拙文《今人何必读古音》[3]中有详细表达,兹不赘述。


 


参考文献:


[1] 张中行.文言和白话M].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7.


[2] 张中行.文言津逮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2.


[3] 邓木辉.今人何必读古音J].语文教学之友,20066.


 


原载《语言文字报》755期,2013年12月25日。刊出时标题有改动,内容有压缩,被加了100余字按语。


 


刊出稿链接:http://www.yywzb.com.cn/more.asp?infoid=5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