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名师距名师还有多远?


    准名师距名师还有多远?


邓木辉


本文的标题有点别扭,然几经斟酌,觉得不用这个标题不能准确表达意思,故仍用这个有点别扭的标题。只不过有必要对标题有所解释:标题中的名师指有显著的教学成绩、突出的教研成果及系统的理论建构,在教育界有一定影响的教育专家或行家里手;准名师则指各级名师工作室中的有教学成绩而欠缺教研成果与理论构建,距真正的名师还有较大差距的老师。当然,无论名师还是准名师,都是模糊概念,因为这两个概念之间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且不同的名师及准名师也处于不同的能量级。

现在,名师工作室如雨后春笋,几乎到处都是:有省级名师工作室、州级名师工作室、县市级名师工作室,甚至还有校级名师工作室。因为各级教育行政部门都将各级名师工作室的建设作为推进当地教研教改的一个重要抓手。因此可以说,准名师到处都是。一般来说,这些准名师都是当地学校教育教学业务的出类拔萃者,对引领当地学校的教研教改及提升当地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发挥着或发挥了一定的正能量作用。但毋庸讳言,这些准名师距真正的名师还有距离,甚至相距甚远。其差距主要变现在:

一、欠缺阅读习惯

一线教师由于课务重时间紧,更由于认识不到位等,一般欠缺订阅业务书刊的习惯。受整体氛围的的影响,准名师也难免如此。于是,许多学校除了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硬性指定必须征订的《人民日报》《求是》杂志等外,几乎不订业务期刊,教师自己(包括准名师)也不订。不订就谈不上读,更谈不上培养阅读习惯。于是,有的准名师多年不曾读过业务期刊;于是,即便是准名师,不少人不知道本学科的主要业务期刊有哪些,叫不出主要期刊的名称,说不出主要期刊的刊址,不知道核心期刊与非核心期刊,更不知道内容特点与栏目要求……之所以如此,课务重时间紧固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认识不到位、意识有欠缺,因为,“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愿挤,总还是有的”(鲁迅)。

二、欠缺教研意识

这里的教研不是指学校每周一次开展的有名无实的所谓教研活动——严格说来,这种有名无实的所谓“教研活动”,鲜有“研”的含金量;对此,笔者在拙文《莫让学校教研成“花瓶”》(《人民教育》2015年第10期)中有较为详尽的列举与分析,此不赘述——而是指对教育教学中的疑难问题作深入思考,将感性经验上升为理性认识的意识与行为。同欠缺阅读习惯一样,不少准名师也欠缺教研意识,因为阅读与教研紧密相关,欠缺阅读习惯必然导致欠缺教研意识。于是,同一般老师一样,不少准名师也只是满足于抄写教案、批改作业、处理试卷等(因此有人戏称当下的准名师多为“应试名师”),鲜有对教育教学疑难作深入思考、将感性经验上升为理性认识的意识,鲜有撰写教研论文和教学反思的行为。比如,不少准名师除了为晋升职称被迫写一两篇花钱发表的所谓教研论文(有的甚至连这样的“论文”也花钱请人代写代发)外,可能从来不会有进行教学研究、撰写教研论文的意识与行为。欠缺教研意识妨碍素质提高,这是很多老师(包括准名师)教书多年仍鲜有提高的主要原因。

三、欠缺教研能力

阅读与教研紧密相关,由于欠缺阅读业务期刊的习惯与思考教学疑难的意识,不少准名师自然缺少教研能力。主要表现在:思维迟钝,缺少捕捉有价值问题的敏感;认识肤浅,缺少深入分析和抽象提炼的能力;理论贫乏,缺少理论关照的功底与能力;语言混乱,缺少通顺表达和准确表达的能力。以上谈到的不少准名师不写教研论文的问题,除了有教研意识欠缺的原因外,更有教研能力欠缺的原因;因为认识不深入,表达不通顺,必然导致其为评职称而写的论文不能在正规刊物发表而只好花钱在收费刊物发表,而这必然导致其没有写的意愿。意愿与能力互为因果,相辅相成:因为不愿写,所以不会写;因为不会写,所以不愿写;恶性循环,周而复始。正因为如此,可以说,即便是准名师,句子都写不通的大有人在。

四、欠缺教研成果

由于缺少阅读、研究、写作的习惯、意识与能力,准名师最为突出的问题当是教研成果十分欠缺。比如:以上谈到不少准名师除了为晋升职称被迫写一两篇花钱发表的所谓教研论文外,从来不写教研论文,不写教学反思等,这自然谈不上有教研成果;翻阅正规教学刊物,几乎看不到准名师的文章;中国知网、维普期刊网、龙源期刊网,尽管也收录收费期刊的文章,但也鲜有准名师们的文章被收录……写篇教研论文尚且困难,更不要说出版专著或论文集。欠缺教研成果,会使准名师的形象大打折扣;没有三五十篇在正规刊物发表的文章,会妨碍准名师成为真正的名师。

五、没有理论构建

真正的名师都是既有教学实践又有理论构建的(如不少名师提出了“XX语文”),因为正如语文名师余映潮所指出,“不离实践,不离学术”是一般教师成为名师的根本途径与不二法门(参见《中国语文人》)。但准名师因为没有教研成果,自然谈不上理论构建。当然,用理论构建来要求准名师,这个要求苛刻了。但准名师要想成为真正的名师,还是应从这个方向努力的。至少,应有自己的教学主张吧。

准名师与名师的差距有哪些?主要有以上五个方面。顺便指出,造成准名师在这五个方面欠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骨干教师、教育名师乃至特级教师的评选,对教研成果的要求不高,导向不好。比如,各省市评选特级教师对教研成果的要求是:有两篇在省级以上公开发行刊物发表的论文。两篇论文,对评选特级教师来说,实在微不足道;但据我所知,就是这样的微不足道的两篇论文,有的老师也是花钱发表的(查查发表的刊物就知道了)。对有的老师来说,两篇论文只是评选特级的敲门砖,评上了特级就从此不再写论文。当然,评高级、评骨干、评名师、评特级可能还有课题成果要求,但课题大跃进中的所谓课题成果,资料胡乱拼凑而成,不能公开发表,不具推广价值,结题验收后“关在大柜无人识”,怎一个“水”字了得!新的晋升职称文件淡化了论文要求,这导向更加糟糕:会使教师写不通句子(不要说写论文)的现象更为普遍、突出与严重……危言耸听?不信,拭目以待!

平心而论,任何老师都需要一个逐步提高、逐步成长的过程,准名师要想成为真正的名师亦如此。但成长提高须知自身差距和努力方向;否则,会故步自封,原地踏步。准名师是学校的业务骨干和精英,肩负引领全体教师和示范教研教改的重任,更应清楚自身差距和努力方向。有感于此,写了以上文字,并与同仁共勉。

(原载湖北《大家教育周刊》2016第3-4期(总第177-178期)“论道”栏目,2016年2月29日

校园弑师案为何屡屡发生

   

   

  校园弑师案为何屡屡发生

 

邓木辉


近年来,校园弑师案屡屡发生,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远的不说,仅仅最近一两个月,单是湖南就发生了多起:20151018湖南邵东某校三个不满14岁的学生抢劫并杀害了一名女教师(参见网易新闻《湖南三名不满14岁学生劫杀老师》)[1] 2015年10月22日凌晨,湖南长沙某校一个15岁学生因宿管老师不准其外出上网而杀害了宿管老师(参见搜狐新闻《湖南再发弑师案:老师制止15岁学生上网被刺身亡》)[2] 201512月4日早上,湖南邵东创新实验学校高三学生龙某在被约谈时当着母亲面用刀捅死班主任(参见新华网新闻《邵东连发弑师案反思该导向何处》)[3] ……单是10月就有两起,单是邵东就有两起。真是触目惊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弑师案中,被害的老师都无教育教学方法上的任何过错。如:20151018湖南邵东某校发生的弑师案,三个不满14岁的学生抢劫并杀害一名女教师,纯粹是为了抢钱上网,老师无任何过错;20151022湖南长沙某校发生的弑师案,一个15岁学生杀死宿管老师,仅仅是因为宿管老师根据学校管理规定不准其外出上网,老师无任何过错;2015124湖南邵东创新实验学校发生的弑师案,高三学生龙某残忍地将班主任杀害,仅仅因为月考成绩下降被约谈,班主任无任何过错。不仅如此,班主任在全校性格温和,管理有方,工作负责,连续九年被评为优秀班主任,就连凶手自己也不得不说:“他除了有点啰唆,其他还不错。”(参见新华网湖南频道新媒体专电《“我的世界就我一个人”——湖南邵东杀师案独家专访》,以下多处引用该文,不再注明。)[4]而当天的约谈还未正式开始,班主任对刚走进办公室的龙某(及龙某的母亲)温和地说了句“您来了……”话音没落就惨遭杀害,连半点“啰嗦”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惨案为何屡屡发生?

一、学校应试疯狂

湖南邵东创新实验学校高三学生龙某在被约谈时当着母亲面用刀捅死班主任一案,虽然媒体报道时没有直接披露该校应试教育的情况,但我们还是从中隐约感到应试教育的疯狂。同全国所有高中的应试教育一样,湖南邵东创新实验学校也实行月考,甚至周考。据《“我的世界就我一个人”——湖南邵东杀师案独家专访》一文报道:11月的一次周考,小龙的成绩并不理想。老师建议他缩减月假时间回校补习。‘考试没考好,月假就被取消了。’小龙抱怨,觉得班主任妨碍了他看小说、睡懒觉。他说,‘杀他的念头越来越多地冒出来。’”可见,这桩弑师案发生的直接原因是龙某周考没考好、月假被取消。从事高中教育的老师都有这样的感受:高中的应试教育实在太疯狂!本来,按有关管理规定,评价要素应多元,上级党委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不能以单一的升学人数和统考成绩评价学校和教师,不能组织学校统考,不能给学校下升学指标。但事实上,还是单一的升学人数和统考成绩对评价起决定性作用。期末统考年年有且期期都有,升学指标年年下且逐年加码。为完成升学指标,学校只好将指标分解到各个班级,只好搞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只好实行月考甚至周考。在这样的情况下,不难理老师特别是班主任老师为什么会时时刻刻盯准学生的考试成绩与排名,一旦下降会谆谆叮嘱不厌其烦……平心而论,学校教育离不开应试,适度的应试是必要的;但过度了就会压抑人性、摧残人性与扭曲人性……

二、家庭教育缺失。在这三起弑师案中,前两起案件中的4个少年都是典型的留守少年,有两人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有一人的母亲因穷改嫁,有一人的父母犯罪坐牢,他们都只有爷爷奶奶照看。这样的家庭残缺不全,缺少温暖,这样的少年缺少教育,缺少监管。在第三起弑师案中,虽然高三学生龙某的母亲在县城打工租房陪读,但父亲长期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打工,不能经常回家(回家要坐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只靠电话联系,龙某也算得上半个“留守少年”。无论是龙某的母亲还是父亲,对教育儿子都深感无能为力。当记者就家庭教育的问题问到龙某的父亲,他只是无奈地说:
“我读书少,只读了四年,也不知道怎么教孩子才叫教得好。我们对不起这个学校,这个老师……”同空巢老人一样,留守儿童也是当今社会十分突出和普遍存在的重大问题,而这三起弑师案也是这一社会问题的最直接的反映。

三、教育环境恶劣。前两起弑师案的发生,一起因学生缺钱上网而抢劫杀害老师,另一起因学生外出上网被阻止而杀害老师,都与网吧有关,可见学校周边的网吧十分吸引学生,使学生经常光顾,十分迷恋。后一起弑师案的发生,因学生迷恋网络玄幻小说而不能自拔:龙某从小学到高中,用坏了几部手机,为买新手机而节省微薄的生活费用,完全沉迷于小说中的虚拟情节和虚拟世界,分不清现实和虚幻,觉得理想的生活是“一个人住,看小说,混吃等死”,因而对“妨碍了他看小说”的班主任心生杀意且付诸行动……是什么样的“网络玄幻小说”使他如此沉迷且丧失人性?肯定不是净化心灵的健康读物而是毒害灵魂的凶杀小说……学生迷恋的不健康网吧(以刺激的游戏吸引学生),学生迷恋的不健康网络读物(以荒诞的情节吸引学生)等,这就是学校教育恶劣的现实环境与虚拟环境。

四、学生性格扭曲。由于大多是独生子女,有的80后与90后有性格缺陷,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自我中心、个人至上,甚至性格扭曲、冷漠残忍。如抢劫并杀害老师的那三个不满14岁的学生,上网之后到校园闲逛,与被害老师无冤无仇,仅仅因为“感到肚子饥饿”想吃东西,就实施抢劫并将老师残忍杀害,抢劫杀人后还若无其事!如此只顾自己需求,无视他人生命,典型的自我中心、个人至上、性格扭曲、冷漠残忍。杀害班主任的龙某更具典型性:就因为班主任建议其取消月假而“妨碍”其看小说,就残忍地将班主任杀害;而且,看到倒在血泊中十分痛苦的班主任,居然没有丝毫的怜悯之情与忏悔之心——“看到他倒下时痛苦的眼神,我就不自觉地想笑”;面对在场企图制止自己行凶的母亲,居然说:“你不要按住我的手,我要玩手机” ,“要不是刀被抢了,我就把你捅死”!何以如此?龙某坦承:“我从来没把他的命放在心上”,“我的世界就我一个人”……性格扭曲如此冷漠残忍如此,真是令人发指!

这些弑师案令人不寒而栗!如今,无论班主任还是非班主任,对学生的教育教学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时刻担忧自己有可能是不知何时被害的下一个。学生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而教师似乎还缺少法律的有效保护(事实证明,《教师法》未能有效保护教师)。教师职业真的成了高危职业!这并非危言耸听。

稍稍补充两句并非完全离题的话:校园恶性命案并非仅仅是弑师案,还有同学互殴案、学生跳楼案、投毒谋杀案(如轰动全国的林森浩投毒案)……

这些,足以警醒有关方面根据命案原因采取更为有效的措施,防止和减少校园恶性命案的发生,还校园以安宁。

注释:

[1] http://news.163.com/15/1022/02/B6GGA03E00014Q4P.html

[2] http://mt.sohu.com/20151024/n424055128.shtml

[3] http://news.xinhuanet.com/yuqing/2015-12/06/c_128502734.htm

[4]http://www.hn.xinhuanet.com/2015-12/09/c_1117404657.htm

(原载《人民教育》2016年第2期,《大家教育周刊》2016年第5期转)

学校教研应务实


    学校教研应务实


邓木辉


现在,几乎每所中小学每周都会安排时间搞教研,然多为装点门面、搭花架子、应付敷衍、虚而不实,鲜有成效可言。试列举一二:

目前很多校开展的所谓教研活动,通常是搞“集体备课”。而所谓“集体备课”,无非是“主备人”在网上“百度”一篇教案发给本组教师,让大家抄在“听课记录”本上,以便大家作为期末上交教务处存档的资料。试想:这样的“教研活动”何尝在“备课”?何尝有半点“集体”的影子?何尝有半点实效?百度为这样的“教研”提供了方便:教学论文,百度;教学反思,百度;教学总结,百度;课题研究,百度……目前,很多学校教务处档案柜里装着的大多是这种“百度”来的东西。

教研活动有时会布置课题研究,因为现在评审职称要求有课题研究成果。于是,学校教师几乎人人参与,出现课题研究大跃进的热闹景观。然而所谓课题研究“成果”,大多不是研究所得,不能公开发表,不具交流价值,不具推广价值,只是一推废纸罢了,怎一个“水”字了得!

教研活动有时会布置论文写作,因为现在评审职称要求发表论文。然而,因为论文可以交钱发表,且可享受代写代发的一条龙服务,这些所谓论文,通常是花钱请人代写代发,不是自己的研究成果。

教研活动有时会布置继教学习,因为现在评审职称要求继教学习成绩合格。然而所谓“成绩合格”,只是资料准备“合格”罢了,并非学习成绩合格(这与检查验收重资料轻实效有关)。

这些虚而不实的“教研活动”,非但没有任何正能量,而且还有许多负能量:教会教师作假,使教师习惯于作假,麻木于作假;这样的“教研活动”,妨碍教师提高素质,以致很多教师教书多年却原地踏步,缺乏起码的教学研究能力,晋升职称发篇论文都要花钱请枪手代写代发……

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社会普遍存在的形式主义、弄虚作假等;学校不是真空,这些东西自然会传染给学校。但主要原因是:学校领导对教研活动的思想认识不正确,目标定位不正确,价值取向不正确。当然,还有领导团队缺乏教研素养、能力、意识的原因——由于种种原因(如官本位意识),目前不少学校的领导团队还不是教研型团队。

不难理解,教学教研,一体两翼,互相促进,不可切分;提高教学成绩需要提高教师素质,搞好教学需要搞好教研。因此,教学与教研,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当然,在社会评价学校只看升学人数,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给学校下升学指标的情况下,学校管理的重心适当向教学倾斜,这本来无可厚非;但过于倾斜就显得目光短浅,因为,用长远的眼光看,追求科研兴校应成为学校领导搞现代化管理应有的共识与境界。

然而长期以来,不少学校领导认为,统考成绩是学校的生命线,而教研成绩可有可无(在他们看来,教研充其量可搞点虚假资料装点门面应付检查),教研可虚而教学必实;更有甚者,有的甚至认为,教研妨碍教学,教师搞教研是“不务正业”,因而主张多搞教学少搞教研。于是,学校领导大多重教学而轻教研,重统考分数而轻教研成果,因而通常会一手硬(教学),一手软(教研)。于是,对有关教学的事抓得实:征订大量的试卷资料,最大化扩展教学时间压缩休息时间,让教师加班加点搞题海战术;制定具体的考核指标(统考平均分、及格率、升学率)与奖惩措施,严格按考核得分兑现绩效工资,让教师为提高考试成绩而疲于奔命……而对有关教研的事则抓得虚:每年只订党报党刊而不订业务期刊,以致教研活动缺少必要的硬件支撑;平常要求各教研组每周开会搞“集体备课”以体现学校教研活动“正常”,满足于这样的“正常”而不察实情(也许了解实情,但不去“较真”);期末要求任课教师交“听课记录”“教学反思”等虚假资料以备上级检查验收,满足于装点门面的“资料建设”(资料陈列室都装潢精美)而不求实效;教研组评优只看“资料建设”与统考分数而不看教研成果,不将竞赛获奖、论文发表等作为评优量化的考核要素……一言以蔽之,对学校教研,不少领导满足于虚而不实、弄虚作假、将假当真这样的“正常”,情形很似“皇帝的新装”……

重教学轻教研的思想认识与价值取向,让教研活动搞虚假资料以装点门面、应付检查的目标定位,必然使教研活动虚而不实、徒有其名、搭花架子、应付敷衍,鲜有成效可言。领导团队的思想认识、价值取向与目标定位,决定学校的教研氛围与发展方向,如此氛围熏染,必然使教师习惯成自然,不愿真心实意搞教研,也无闲暇时间搞教研。

教研活动,顾名思义,它应该以进行教学研究、探讨教法学法为活动形式,应该以帮助教师扫除教学疑难、改进教学方法、提高业务素质、提高教学质量为目标定位与活动目的。根据马克思关于生产力要素的经典理论(生产力=+生产资料+生产关系),在提高质量的诸要素中,人是最重要的因素。可见,教学质量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教师素质问题,提高教学质量需要提高教师素质。因此,学校教研应务实,应着眼于教师素质的提高,而不应务虚,满足于装点门面、搭花架子、弄虚作假、应付检查。这需要学校领导及教师对教研活动思想认识到位,价值取向正确,因为认识决定行动,价值取向决定目标追求。因此,学校领导要充分认识教研活动对提高教师素质、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作用,教学教研同等看重,像抓教学那样抓教研。

以上谈及,不少学校领导之所以重教学而轻教研,除了有认识偏差的原因外,还有自身教研素养、能力、意识欠缺的原因——因为不擅长,所以不提倡;因为不能发挥榜样示范作用,所以不能务实、不敢务实、只好务虚。可见,要抓实抓好教研活动,需要领导团队(特别是分管业务的领导)有起码的教研意识,不以自己的长短好恶为取舍,根据教师成长的规律和学校发展的需要,实行正确的价值取向,实施正确的舆论导向,制定有效的激励机制,培育良好的教研氛围;还需要领导团队提高教研素养与能力,取得教研成绩,发挥榜样作用——当然,这是更高的要求了。

从目前情况看,希望领导具备教研的“素养与能力”,这样的要求有点“苛刻”,因为领导都很“忙”。但至少应有点教研“意识”吧;否则,“实行正确的价值取向,实施正确的舆论导向,制定有效的激励机制,培育良好的教研氛围”也就无从谈起,学校教研只能是虚而不实、装点门面、搭花架子之类的造假作假。

教师个体也应充分认识教研对提高自身素质的作用。关于教师提高素质的途径,全国著名特级教师余映潮总结为:不离学术,不离实践。按笔者的粗浅理解,“实践”就是指认真教书,“学术”就是指多读书,多研究,多写作。因此,教师提高素质的途径也可以用七个字来概括:教书、读书、写文章。明乎此,教师自己应在这些方面作出努力。其实,每周一次的教研活动,与其闲聊造假浪费生命,不如读书研究充实生命。这些意思,笔者在拙文《教书读书写文章,教师成长七字诀》(原载2014117《语言文字报》“助你成长”栏)中有详细表达,此不赘述。

教师提高素质需要适宜的客观环境,也需要自身的主观努力。因此,一方面,学校领导应实行正确的价值取向,实施正确的舆论导向,制定有效的激励机制,培育良好的教研氛围,通过这些举措抓好教研活动,促进教师成长;另一方面,教师自己也要提高认识,作出努力,力争在教好书的同时挤出时间读书研究写文章。因为读书研究写文章,在很大程度上是个认识问题,只要认识到位,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努力去挤,总会有的。要充分认识“写”的作用,因为“写”是“研”的高级形式,“写”可以促进认识深化、固化认知成果、传递认知成果、交流认知成果、分享认知成果……

总之,重视教研好处多(参见拙文《教研,教育腾飞的翅膀》,原载《贵州教育》2010年第14期),学校教研应务实;这需要全体领导教师端正认识,作出努力。

 

原载《人民教育》2015年第10期。《人民教育》约稿,刊出时标题改为《莫让学校教研成“花瓶”》

 

 

有感于铁凝莫言的勇于谢“咬”

 


    有感于铁凝莫言的勇于谢“咬”


 


——从山东高考卷作文题谈起


 


邓木辉


 


2013年高考,山东卷的作文题是: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近年来,素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咬文嚼字》杂志开设专栏,为当代著名作家的作品挑错,发现其中确有一些语言文字和文史知识差错。对此,这些作家纷纷表示理解,并积极回应。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诚恳地感谢读者对她的作品“咬文嚼字”;莫言在被“咬”之后,也表达了自己的谢意,他表示,请别人挑错,可能是消除谬误的好办法。


从这则材料可知: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不仅不怕别人对自己作品的毛病挑错,而且还对别人的挑错由衷感谢。他们在被《咬文嚼字》“咬”了之后,不仅未恼羞成怒,而且还表达谢意,这缘于他们对被“咬”能够正确认识。这正如莫言所言:请别人挑错,可能是消除谬误的好办法。理是这个理儿,人人都明白,但真要做到需要勇气。因此,我认为:铁凝、莫言勇于谢“咬”,难能可贵,值得学习。


平心而论,单就语言运用来说,由于认知缺陷和表达粗疏等,可以绝对地说,人人都难免有错。既然有错,按理是需要挑错、不怕挑错的。但真能做到的实在太少。别的不说,这里仅就权威媒体对待语用差错的态度略作列举。


有一家国内知名的文史类刊物,所刊发的《皇帝扒灰丑史》一文开头写道:“俗称公公与儿子的妻子通奸叫扒灰,也写作爬灰,都为同一意义。在民间这种行为属乱伦,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耻行为,令人憎恶。”看后令人费解:既然“扒灰”是“丧尽人间天良”而“令人憎恶”的乱伦行为,怎么又是“不耻行为”呢?难道“丧尽天良”还“不耻”?略加思考,猜想大概是作者误将“不齿”用为“不耻”,而编辑审稿没有发现。作者写稿一时之误情有可原,编辑审稿没把好关也无可厚非;但一经指出,应该更正,以免以讹传讹。我为其挑错,写成稿件投寄该刊,但未见刊出,也未见更正错误的片言只语,仅是编辑打来电话,承认校对有误。但我认为,重要的是在公开场合更正错误,消除影响。


有一家国内知名的语文教学刊物,大概因为搞收费发文吧,刊发的一篇文章仅三分之一的篇幅就有十来个病句(病句太多,因看不下去而没看完);我对这十来个病句略作分析,写成稿件投寄这家刊物,但这家刊物没有勇气刊发为其挑错的稿件。还好,有一个电子邮件复:“谢谢指正。大作不拟刊发,但会将意见反馈给作者。”


以上所谈的情况还是比较好的,并不是每家刊物都能如此。


我们知道,之前的《标点符号用法》对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是否使用顿号没有明确规定,因而各家刊物各行其是,使用混乱。这虽然有碍观瞻,但也无可厚非,因为毕竟规范标准没有明确要求。但自201261日起,情况有所不同,因为新的《标点符号用法》已经颁布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111230联合发布, 201261日起施行。新的《标点符号用法》对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是否使用顿号已提出明确要求:“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若有其他成分插在并列的引号之间或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如引语或书名号之后还有括注),宜用顿号。”按理,新的规范标准出台,就应严格执行。然而,某语文教学核心期刊在新的规范标准颁布实施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仍然我行我素,仍然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这就很不应该。针对该刊的这一错误做法,我写了篇稿件投寄该刊,然标榜“每稿必复”的这家刊物,非但没有刊用,甚至也没有片言只语的回复。幸好,这家刊物从2013年第5期起,终于执行了新的《标点符号用法》,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再使用顿号,虽然校对还不是很严格。


我发现,虽然新的《标点符号用法》颁布实施一年多,但无论网络媒体还是纸质媒体,误用顿号的用例随处可见。人大复报刊印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在使用复印稿期间,保持了转载稿在首发刊物刊出时的原貌,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用不用顿号都常见(这无可厚非);前几年将转载稿重新排版,尽管那时的《标点符号用法》对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用不用顿号还没有明确规定,但该刊能按一般刊物及教科书约定俗成的体例,较严格地执行了“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的规范标准(这值得赞誉);奇怪的是,反倒在新的《标点符号用法》颁布实施后,这家刊物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屡屡误用顿号(这很不应该)。我猜想,这大概是校对疏忽所致。类似的情况《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等也有。我猜想,这也是校对疏忽所致,因为这些刊物多年来是以“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为规范标准的。新的《标点符号用法》颁布实施以来,教科书也有标点符号使用错误(不仅仅是误用顿号),如《祝福》;我猜想,这也是校对疏忽所致。


再谈谈“荫”的读音及使用。我们知道:国家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早已将“荫”统读去声;根据《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荫”不能读阴平,只能读去声,“林阴”“树阴”“绿阴”等不能用为“林荫”“树荫”“绿荫”等。然而,或许因为《现代汉语词典》给“荫”以读阴平的“合法”地位,“林荫”“树荫”“绿荫”等也就时有出现。如201153《光明日报》头版头条的文章标题《绿树成荫花满枝》;又如《语文教学通讯》(A刊)2013年第5期的文章标题《林园手种唯吾事 桃李成荫归他人》;再如2013913日晚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将“阴翳”(yīn yì)的答案搞成“荫翳”……更为荒唐的是,错误的用法出现多了,会使人将正确的用法当作“错误”的用法,如被媒体广泛报道并引起热烈讨论的所谓“教材‘林阴道’用错”事件。如果没有《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荫”读阴平、读去声都无可非议,“林阴”“树阴”“绿阴”“阴翳”等等之“阴”,用“阴”用“荫”大可自便。但常识告诉我们:《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是国家规范标准,其法定权威性高于工具书及教科书,故当工具书及教科书等与《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抵触时,应以《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为准。因为,出台规范标准的目的之一是消除混乱、规范用法与统一用法;否则,规范标准没必要制定与颁行。基于这样的认识,我将上述刊物及央视的误用情况写成稿件投诸相关刊物。但都不见刊用,也没有回复。


刊物不刊用读者挑错的稿件,这主要是缺乏勇气、碍于面子所致。然而,大可不必。须知:“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这样看来,铁凝、莫言等勇于谢“咬”,实属明智之举,值得赞赏学习。


 

这次旅游很不爽

   


    这次旅游很不爽


——由“香格里拉导游强制消费”引出的记忆


邓木辉



2013年10月6日早上,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朝闻天下”播出《香格里拉导游强制消费称不交钱刀架脖子上》的新闻,引出了我一段不愉快的记忆——


今年暑假,学校按惯例组织高三老师旅游,旅游线路为海滨城市青岛——大连。
    
往年旅游,老师们最烦的是导游推荐购物和推荐自费景点,因为导游喋喋不休地推荐会影响心情。这次旅游,为避免这种烦心事出现,确保旅游质量,学校领导要求每位高三老师多交点钱。大家也乐意。
    
蛮以为旅游费比往年多了1000多元就可以避免导游推荐购物和推荐自费景点,旅游质量有保障,大家很高兴,因而高三60多位老师和部分家属一共82人参加了这次旅游。
    
然而,出乎预料,这次旅游很不爽。
    
首先是本地导游选择的航班令人不爽76日晚,从贵阳飞青岛,为节省费用,导游选择了晚2125分起飞且要经停合肥的航班。候机厅里,得知这班航班不提供晚餐,老师们只得用方便面胡乱对付。飞机23点才从贵阳起飞,第二天凌晨3点才到青岛流亭机场,老师们入住宾馆已经是凌晨4点,而8点前必须起床吃早餐,开始一天的行程。返回时亦然。旅游的最后一站是大连,按说应该从大连直飞贵阳,可导游为节省费用,11日晚让大家从大连乘船到烟台,第二天让30人从烟台飞贵阳,让52人乘车到青岛后再飞贵阳;青岛飞贵阳,仍然选择了晚上的航班,飞到贵阳23点,回到家凌晨1点。一星期的旅游,开始一天和最后一天就这样度过,老师们的不爽可想而知!
    
其次是外地导游推荐自费项目和巧设陷阱令人不爽。在青岛的第一天,山东导游向大家推荐观看280元的“神游华夏”表演,大家不愿意看;降价到260元,82人也只有几个人愿意看。于是,导游很不爽,将不去看表演的70余人晾在吃饭的地方几小时,迟迟不送去旅馆。大家很气愤,与导游吵了起来,导游这才叫来车,将大家送去旅馆。第二天,导游似乎很可怜地说:我为大家服务赚不到钱,大家可怜可怜我,到几个购物点转转,让我得到每人5元的商品广告费,买不买东西随便。听导游这么说,大家很有同情心,非常乐意让导游拿到每处每人5元的商品广告费,于是,都去了导游推荐的几个购物点,自然也购买了不少东西。第三天去威海,导游如法炮制,拿到了几笔商品广告费;特别是带大家参观清华紫光保健品生产车间,让清华紫光推荐保健品,大家购买了清华紫光几万元的保健品,让导游不仅拿到了每人5元的商品广告费,还提成了一大笔商品销售费。晚上,导游推荐大家吃每人400元的韩国大餐,无人响应;于是,又推荐大家吃每人150元的海鲜大餐,应者寥寥。老师们大多不愿意吃,但带子女的都让子女去吃;可怜天下父母心!
    
在山东的旅游虽有不愉快,但还算差强人意;在辽宁的旅游却没那么“幸运”,老实说,简直令人愤怒!710日晚,从威海乘船去大连。大连的导游接大家到车上,开门见山地说:我听说了大家在山东的不愉快,我为大家服务,要避免不愉快。大家听后非常高兴,以为经过“打黑”之后的辽宁,导游的素质就是不一样,于是,大家热烈地为导游所说的话鼓掌。然而没过多久,导游就与大家“商量行程”,说是为大家开心,向大家“推荐”(实为强制)看二人转等500多元的自费项目,且说“必须的,人人都参与,一个不能少”,而且态度蛮横,言语粗鲁!大家自然不愿意,都说按之前合同约定的旅游行程走。于是,导游与大家闹僵,车在星海广场停了很久很久。早上导游说:午饭后让大家去宾馆休息,下午再带大家参观景点;而午饭后导游却说:不愿看二人转等,不能入住宾馆。晚饭后,导游仍然迟迟不带大家去宾馆。这一天,大家差不多是在与导游的吵架中度过,旅游兴致全无,恨不得立刻回家。
    
第二天换了导游。新导游很能巧设陷阱。行程的最后一个地点是去海洋公园。导游说,你们的220元套票可看三个景点,如果看4D电影,再补50元;看后把票给我,没看4D电影的不补钱,看了4D电影的再补50元。大家都觉得这个导游好,都愿意补50元看4D电影。可看完了所有的内容,也不见什么4D电影,大家满怀遗憾,以为没有交钱看4D电影的机会。到了车上,把票给导游,导游说,再补50元。大家说,我们没看到4D电影呀,为什么要补钱?导游说,你们看的那个投影就是4D电影。大家于是极不情愿的补交了50元,这倒不是舍不得区区50元,而是因为遭遇陷阱,受骗上当。就这样,导游轻而易举地从80多人的手里分别弄走了50元,你能说她不会赚钱?
    
再次是伙食极差令人不爽。这在大家意料之中,不说也罢。
    
出发前,学校领导根据与旅游公司签订的合同郑重承诺:大家这次是纯旅游,不额外自费,只在结束旅游的时候有一个推荐购物点。可实际遭遇完全不是这样,与以往的旅游没什么不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因而大家都不愉快甚至极为愤怒,纷纷表示以后再也不参与这种所谓的集体旅游。
    
人本自私,难免追逐利益的最大化,然君子爱财应取之有道。导游说:我们没工资,靠推荐游客自费与购物提成获得收入。这完全可以理解。然而,为什么多了1000多元的纯旅游却遭遇如此?或许,是本地旅游公司与学校签订纯旅游合同后又把这单几十万的生意作为一般自费旅游推荐给外地导游,利益分割不合理?也难怪这次旅游如此不爽!
   
旅游,本该愉悦身心,放松心情,悠闲惬意,自由自在。然而,在当下中国,这样的旅游却很奢侈!不信且看央视视频:香格里拉导游强制消费称不交钱刀架脖子上!


视频地址: http://video.sina.com.cn/p/news/c/v/2013-10-06/075062987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