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的环境描写及其作用

 


    《祝福》的环境描写及其作用


 


——《祝福》备课札记


 


邓木辉


 


小说中的环境分为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自然环境描写包括场景描写及自然景物描写,主要用来交待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营造故事的氛围、基调,烘托人物的性格、命运等;社会环境描写包括人物活动、人物关系、社会背景、社会风貌等描写,主要用来刻画人物性格,暗示人物命运,揭示作品主题等。《祝福》中的环境描写独具匠心,很好地营造了氛围,展示了背景,刻画了人物,揭示了主题。


一、下雪景象的描写


自然环境描写以写为主,在文中总共有四次。


第一次是作者初到鲁镇时:天色愈阴暗了,下午竟下起雪来,雪花大的有梅花那么大,满天飞舞……将鲁镇乱成一团糟。此处作者着力写雪的大而乱,象征鲁镇祝福前夕的忙乱,也渲染“我”心绪的烦乱,为“我明天决计要走”作铺垫。


第二次是在“我”听闻祥林嫂死讯后:“雪花落在积得厚厚的雪褥上面,听去似乎瑟瑟有声,使人更加觉得沉寂。这一段对描写烘托祥林嫂死的凄惨悲凉,也衬托当时“我”深夜神伤的孤寂悲愤。


第三次是在祝福前夕,祥林嫂不能参与祭祀,“除烧火之外,没有别的事……坐着只看柳妈洗器皿”,而柳妈拿她寻开心,文中看似漫不经心地插入一句:微雪点点的下来了。这其实是暗示柳妈的话即将带给祥林嫂带来巨大的心理阴影,起到暗示情节发展的作用。


最后一次出现在结尾:我在蒙胧中,又隐约听到远处爆竹声联绵不断……夹着团团飞舞的雪花,拥抱了全市镇。文末再次描写雪的大而猛,寄托作者对亡灵最沉重的哀悼,将其最大的哀痛显示于读者面前,这种感情与祝福时家家户户的欢乐喜庆格格不入,强烈的反差带给读者强烈的艺术震撼,深化了文章的悲剧主题。


文中有关的描写给全文抹上浓烈的悲剧色彩,也在读者在心中投下沉重的悲剧阴影,从而大大深化了文章的悲剧主题。


二、“祝福”景象的描写


作为社会环境描写,“祝福”景象的描写不可忽视。“祝福”景象的描写有五次。


开头描写鲁镇的“祝福”景象:“这是鲁镇年终的大典,致敬尽礼,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中的好运气的。杀猪,宰鹅,卖猪肉,用心细细的洗,女人的胳膊都在水里浸得通红……但拜的却只限于男人,拜完自然仍然是放爆竹。年年如此,家家如此,——只要买得起福礼和爆竹之类的,——今年自然也如此。祝福是“鲁镇年终的大典”,人们要在这一天“迎接福神,拜求来年一年的好运气”;忙碌制作“福礼”的是女人们,而“拜的却只限于男人”。这些“祝福”景象的描写,为祥林嫂悲惨命运埋下了伏笔,暗示了祥林嫂悲剧命运的社会根源。同时,通过“年年如此,家家如此”,“今年自然也如此”的描写,也显示了辛亥革命以后中国农村的落后状况:阶级关系依旧,风俗习惯依旧,人们的思想意识依旧。一句话,封建势力和封建迷信思想对农村的统治依旧。


中间三次描写鲁四老爷家的祝福景象。第一次是祥林嫂刚到鲁镇时:“到年底,扫尘,洗地,杀鸡,宰鹅,彻夜的煮福礼,全是一人担当,竟没有添短工。然而她反满足,口角边渐渐有了笑影,脸上也白了。”表现祥林嫂刚到鲁镇被获准参与“祝福”的忙碌、能干与满足。第二次是祥林嫂再到鲁镇时:鲁四老爷告诫四婶说,“这种人似乎很可怜,但是败坏风俗的,用她帮忙还可以,祭祀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否则,不干不净,祖宗是不吃的。……四叔家里最重大的事件是祭祀,祥林嫂先前最忙的时候也就是祭祀,这回她却清闲了”;她“照旧的去分配酒杯和筷子”,被四婶禁止,于是“她讪讪的缩了手”,“又去去烛台”,还是被四婶禁止,于是“终于没有事情可做,只得疑惑的走开。”鲁四老爷的告诫体现了反动理学观念和封建卫道士的淫威,揭示了祥林嫂悲惨命运的思想根源。第三次是祥林嫂捐了门槛后:“冬至的祭祖时节,她做得更出力,看四婶装好祭品,和阿牛将桌子抬到堂屋中央,她便坦然的去拿酒杯和筷子”;捐了门槛,祥林嫂满以为取得了参与祭祖的资格,因而“坦然的去拿酒杯和筷子”,岂料还是遭到四婶慌忙呵斥与禁止;于是,祥林嫂“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再去烛台,只是失神的站着。……这一回她的变化非常大,第二天,不但眼睛窈陷下去,连精神也更不济了。……不半年,头发也花白起来了,记性尤其坏……”这次“祝福”从精神上将祥林嫂彻底击垮,使她走向死亡。这段场景描写更加清楚地表明封建礼教是杀害祥林嫂的元凶,更具控诉力量。


结尾再现祝福的景象和作者的感受:只觉得天地圣众歆享了牲醴和香烟,都醉醺醺的在空中蹒跚,豫备给鲁镇人们以无限的幸福,祥林嫂死的惨象和天地圣众预备给鲁镇的人们以无限的幸福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照,表达了“我”对“祝福”的悲愤与嘲讽,揭示了祥林嫂悲剧的社会根源,深化了对旧社会杀人本质的揭露,同时在布局上首尾呼应,使小说的结构更臻完善。


五次“祝福”景象的描写,有点有面,点面结合,与自然环境的描写相互交融,很好地揭示出祥林嫂悲剧的社会根源。


三、书房陈设的描写


作者对鲁四老爷书房内的陈设作了简练而传神的描写:“壁上挂着朱拓的大‘寿’字,陈抟老祖写的;一边的对联已经脱落,松松的卷了放在长桌上,一边的还在,道是‘事理通达心气和平’。我又无聊赖的到窗下的案头一翻,只见一堆似乎未必完全的《康熙字典》,一部《近思录集注》和一部《四书衬》。”这段对鲁四老爷书房陈设的描写,将一个崇尚神仙、希望长寿、懒散拖沓、顽固守旧的封建理学卫士形象豁然呈现。对联的脱落表现其懒散,对联的内容讽刺其冷酷:读孔孟书的鲁四老爷何尝有半点“心气和平”,何尝有半点仁慈之心!这些简练传神的描写,为后边的情节发展——憎恶祥林嫂再婚,不准祥林嫂祭祀——作了铺垫,暗示了祥林嫂悲剧命运的必然性。


四、冷漠人情的描写


《祝福》通过对鲁镇冷漠人情的描写,展示了祥林搜活动的冷酷恶劣的社会环境。作为封建族权的代表人物,祥林嫂的婆婆凶恶而自私,对死了丈夫的祥林嫂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为给小儿子娶媳妇赚财礼不惜将逃亡打工的祥林嫂抢去买到深山野墺里。同样作为封建族权的代表人物,祥林嫂的大伯冷酷而自私,对死了丈夫和儿子的祥林嫂没有半点怜悯之心,为独自占有房产,将无依无靠的祥林嫂栖身的房子收归己有,将无依无靠的祥林嫂赶出家门。且不要说封建礼教的卫道士鲁四老爷何其凶恶和冷酷,即便是比较心善而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四婶,在被告诫不让祥林嫂参与祭祀后,也坚决冷酷地不让祥林嫂参与祭祀,将其赶出家门逼上绝路,哪怕明明知道祥林嫂已经捐了“赎罪”的门槛。吃斋念佛、不敢杀生的“善女人”柳妈,对祥林嫂也没有起码的同情之心,不仅不耐烦听祥林嫂讲阿毛被害故事,而且残忍地恐吓祥林嫂因嫁了两个男人会在阴间被阎罗大王锯为两半一分为二,教唆祥林嫂用两年工钱捐门槛“赎罪”,以致祥林嫂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包袱,最终因此被彻底击垮。其余的人呢,一样的冷漠冷酷:初听悲惨的阿毛故事,是为了满足一时猎奇与咀嚼鉴赏;一旦听厌了便十分不耐烦,“便是最慈悲的念佛的老太太们,眼里也再不见有一点泪的痕迹”,更有甚者,有的还要借机嘲讽取笑祥林嫂。祥林嫂悲惨死去,没有人对她表示半点同情;被“我”问起死因,短工只是淡然地回答:“还不是穷死的?”这些冷漠人情的描写,同样点面结合,有个体有群体,逼真地为我们展示了祥林嫂生活的恶劣环境,预示了祥林嫂悲剧命运的必然性。


总之,《祝福》中的环境描写独具匠心,很好地营造了氛围,展示了背景,刻画了人物,揭示了主题;值得特别关注。

《祝福》中的数字与祥林嫂命运



    《祝福》中的数字与祥林嫂命运


——《祝福》备课札记




邓木辉


 


《祝福》中的数字运用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匠心独用,概括、折射、反映了祥林嫂一生的悲惨命运。


一、数字概括了祥林嫂的半生“简历”


二十五六:嫁给祥林(大致推测,不够准确);


二十六七:初到鲁镇(因丈夫祥林病死,到鲁镇打工三个半月);


二十六七:被迫改嫁(恶婆婆为二儿子结婚换财礼,强迫其嫁给贺老六);


二十六七三十二三:贺家墺生活(在贺家墺生活约五年,其中独自生活约两年)


三十二三:再到鲁镇(因丈夫病死儿子惨死大伯收房并驱赶,走投无路,迫于生计,再到鲁镇打工);


三十二三三十四五:鲁家打工(因身心受摧残“记性尤其坏”且“全不见有伶俐起来的希望”,打工约两年后被赶出鲁家);


四十上下:乞讨穷死(在人们的“祝福”声中悲惨穷死)。


这份“简历”不是精确数字,因为《祝福》没有提供精确数字,也无需提供精确数字。唯其如此,更能体现祥林嫂命运之悲惨。试想,祥林嫂姓甚名谁大家尚且不知,又怎能知道她的详细生平?“大家都叫她祥林嫂”,是因为她嫁给了祥林;“大家仍叫她祥林嫂”,是因为她先嫁给祥林;由于她同卫老婆子是邻居,大家因而猜想她“大概也就姓卫”!名姓似有实无,何其卑微!她嫁给祥林的具体年龄不得而知,也不好臆断——她初到鲁镇打工已二十六七,按理早就嫁给了祥林,但为何没有一男半女?是祥林太小?是营养糟糕?……不好臆断,只能大致认定她大约是在二十五六岁嫁给祥林,因为她“春天没了丈夫”,“冬初”初到鲁镇打工的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她初到鲁镇打工多久?约三个半月。这从“每月工钱五百文”及“一共一千七百五十文”的交代可知。


祥林嫂为何被迫改嫁贺老六?何以知道她被迫改嫁是在二十六七?“她有小叔子,也得娶老婆”,她的婆婆精明强干,早有打算,要将她嫁到“深山野墺里去”,以便“到手八十千”财礼,除了给第二个儿子娶媳妇还可大赚一笔。所以,祥林嫂只能在“新年才过”被抢“回家之后不几天”又被强制改嫁,即在二十六七岁打工三个半月后被强制改嫁;尽管她十分不愿,尽管她强烈反抗,尽管她不愿拜天地而哭哑了喉咙撞破了额角,也无济于事!自己的命运操纵在别人的掌心里,体现在这些数字中,何其悲惨!


然而,这还不算。祥林嫂与贺老六生了个儿子,“新年就两岁了”,“母亲也胖了,儿子也胖了”“真是交了好运了”;可“天有不测风云”,后夫年纪青青却命丧伤寒,儿子乖巧可爱却命丧饿狼!这时,“她只剩了一个光身了”,又遭遇“大伯来收屋,又赶她。她真是走投无路了,只好来求老主人”。于是,在“大约是得到祥林嫂好运的消息之后又过了两个新年,她竟又站在四叔家的堂前了”,再次到鲁镇打工。这一年,她大约三十二三岁。婆婆逼改嫁,大伯赶出门,人祸;丈夫得病死,儿子被狼害,天灾:天灾人祸都遭遇,何其悲惨!


祥林嫂要求不高,生活极容易满足。到鲁家打工,每月工钱只是五百文,而她“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甚至“比勤快的男人还勤快”,一天忙过不停,许多杂活“全是一人担当”,以至鲁四老爷家“竟没有添短工”;“然而她反满足,口角边渐渐的有了笑影,脸上也白了”,如果不被强迫改嫁,她也许会“幸福”地打工下去。被强迫改嫁贺老六,虽极不情愿并强烈反抗,但无济于事也只好认了,再加上与贺老六生了儿子,也就安心过日子;于是“母亲也胖,儿子也胖”“交了好运”,要不是丈夫病死儿子惨死,她肯定可以“幸福”地生活下去。再到鲁家打工,如果不受咀嚼鉴赏了阿毛故事的众人的无情讥讽,如果不受吃斋念佛的善人柳妈的恶意恐吓,如果不受讲理学的鲁四老爷的严重歧视——或者,至少在捐门槛后不受歧视……那么,祥林嫂或许可能会“正常”地生活下去。然而,所有的假设都只是假设,祥林嫂没那么“幸运”能“享受”假设,不得不在四十上下就悲惨死去。祥林嫂的可悲可怜正在于:想获得最低的“幸福”而不能!“简历”数字概括了祥林嫂的悲惨一生!


二、数字折射了祥林嫂的悲剧婚姻


祥林嫂二十五六岁(或许更早?)嫁给祥林,这是怎样的一个家庭组合呢?由《祝福》看似漫不经心的数字交代可知:祥林嫂比婆婆小约十岁——她逃到鲁镇打工时二十六七岁,她的“严厉的婆婆”跟着卫老婆子追找到鲁家时三十多岁;比丈夫大十岁——“他本来也打柴为生,比她小十岁”。丈夫祥林十五六岁(或许更小!),祥林嫂二十六七岁,恶婆婆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多岁的小叔子):这是怎样的一对不和谐夫妻,怎样的一个不和谐家庭啊!虽然爱情可以超越年龄,但要知道,祥林嫂与祥林的结合,可不会因为半点爱情!丈夫太小,这或许就是她与祥林婚后没有一男半女的原因?祥林嫂只能嫁到这样的家庭,数字足以折射出其婚姻之不幸!


三、数字反映了祥林嫂的低下地位


祥林嫂“简直抵得过一个男子”,甚至“比勤快的男人还勤快”,一天忙过不停,许多杂活“全是一人担当”,以至鲁四老爷家“竟没有添短工”,但每月工钱只有五百文。当时有无“通胀”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地说:每月五百文的工钱几乎没什么购买力,办不了什么事!祥林之弟娶媳妇,要花财礼五十千;居住在“深山野墺”的贺老六要娶寡妇祥林嫂嫁,要花财礼八十千!这些,相当于祥林嫂打工十年左右而分文不花的总收入啊!即便捐一块“赎罪”的门槛,至少也要十二千,相当于祥林嫂打工两年分文不花的总收入。何况这还是“优惠”价——祥林嫂因工钱不够苦苦哀求“急得流泪”,庙祝才“勉强答应”。祥林嫂被强制改嫁,恶婆婆可得八十千财礼;自己辛劳打工,每月只得五十文小钱:这是怎样的不合理与不公平?这些冰冷的数字,反映了祥林嫂低下的地位!


四、数字表现了祥林嫂的愚昧思想


用两年工钱捐“赎罪”门槛,这固然反映了祥林嫂的低下地位,也同时表现了祥林嫂的愚昧思想。为了捐门槛,为了消除“大罪名”,为了死后不被阴间的“两个死鬼男人”争,不被阎罗大王锯为两半分给“两个死鬼男人”,更为了在“祭祖时节”可以“坦然的去拿酒杯和筷子”, 取得不被歧视可以参与祭祀的资格,做工“快够一年”的时候,祥林嫂“支取了历来积存的工钱,换算了十二元鹰洋”(“十二元鹰洋”等于“十二千”?祥林嫂涨工资了一年可积存十二千?我怀疑是两年),请假去捐了门槛;“不到一顿饭时候,她便回来,神气很舒畅,眼光也分外有神,高兴似的对四婶说,自己已经在土地庙捐了门槛了”!满以为这样就“消除了罪名”,便以为这样不会被歧视,于是,在祭祖的时候“便坦然的去拿酒杯和筷子”。如果捐门槛能卸掉精神包袱,获得人格尊严,那花费两年的工钱十二千或许也值得。然而,很不幸,她遭到了四婶的大声禁止:“你放着吧,祥林嫂!”于是,“她像是受了炮烙似的缩手,脸色同时变作灰黑,也不再去取烛台,只是失神地站着。……这一回她的变化非常大,第二天,不但眼睛窈陷下去,连精神也更不济了。……不半年,头发也花白了,记性尤其坏”,以致最终被赶出鲁家,流浪乞讨,穷死饿死。满怀希望捐门槛而遭受致命一击,祥林嫂始料不及,她被彻底击垮!这固然是夫权、族权、神权、政权等的残酷所致,但何尝不是祥林嫂的愚昧所致?当然,我们不能苛责祥林嫂愚昧不觉悟。


总之,《祝福》中的数字,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独具匠心,蕴含丰富内涵,值得仔细品味;关注这些数字及其蕴含的丰富内涵,不失为深入解读的一个重要角度。


刊载于《语文教学研究》2013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