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预料 合乎情理

 


 


    出乎预料  合乎情理


 


——评2011年高考全国卷Ⅱ作文题


 


邓木辉


 


 


 对2011年全国卷Ⅱ的“诚信”材料作文题,总的感觉是:出乎预料,合乎情理。最初看到今年的作文题颇觉意外:“诚信”材料作文2001年不是考过了吗,怎么还考?从网上浏览相关评论可以知道,有这种感受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网友评论:今年全国卷Ⅱ作文题主题陈旧,毫无新意。然而,冷静思考,颇觉今年的“诚信”材料作文题既出乎预料,又合乎情理,是个好题。


 今年的作文题关注现实,稳中有新。像多年来的做法一样,今年的“诚信”材料作文仍然是“三自”(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题目)材料作文,体现了命题者“求稳”的命题思路。但今年的作文题稳中有新。


 “新”的主要表现是选用现实题材为作文材料。选用现实题材为作文材料,针对性强,真实感强,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虚假与低幼,有利于考生抒写真情实感,表达真实看法。前几年的作文题爱用寓言童话材料,容易让人觉得有虚假性与低幼性。如:2001年的“诚信”材料是寓言性材料,不少人曾批评其虚假低幼,经不住推敲;去年某省用“鸟衔树枝飞越太平洋”的童话体材料,有考生批评其虚假低幼,经不住推敲(参见引起广泛关注的博文《这篇零分作文,你打多少分?》,陈继英中华语文网博客http://chenjiying.blog.zhyww.cn/index.html)。今年的全国卷Ⅱ作文题选用现实题材为作文材料,针对性强,真实感强,一点没有寓言童话材料容易使人产生的虚假感与低幼感。尽管不少人主张高考作文不要过于功利,紧跟现实,但我主张作文特别是高考作文还是应关注现实,应选用现实题材为作文材料(参见拙文《高考作文:莫让学生“猜哑谜”》,《中学语文教学》2009年第6期),让考生直面现实,有话可说。选用现实题材为作文材料,除了能降低审题难度、避免考生“猜哑谜”外——不少寓言童话材料确实有很大的审题难度,考生审题犹如“猜哑谜”,如全国卷Ⅱ曾经考过的“老鹰与海龟”——还可以引导考生关注现实,增强社会责任感,让考生发表自己对现实问题的真实认识与看法,容易让考生写出真情实感,避免虚情假意。当今社会,假冒盛行,伪劣泛滥,诚信缺失,诚信危机,命题专家不避重复雷同之嫌,在2001年考过“诚信”材料作文的情况下,相隔十年又考“诚信”材料作文,再次引导考生乃至更多公民(高考涉及面广,关注人多)思考“诚信”问题,体现了命题不避现实热点、关注现实问题的特点,有很好的导向作用。科举文章尚且多写考生对国计民生家国大事的思考,何况高考作文?古代读书人尚且主张并做到“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何况当代读书人?古代知识分子尚且主张并做到“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何况当代知识分子?


 相对于有的省市规定的“自选文体”却“诗歌除外”,全国卷Ⅱ作文题继续实行文体完全开放,也算是“新”的一个表现吧。全国卷Ⅱ作文题曾经也实行“自选文体”但“诗歌除外”,还算不上完全开放,对考生特别是擅长诗歌的考生还有文体限制。同前几年一样,今年也没有“诗歌除外”的文体限制,擅长诗歌的考生尽可选择诗歌体裁来表达,更有利于他们抒发情感和表达看法,更利于他们正常发挥。高考不仅有选拔功能,而且有导向功能。由于其强大的“指挥棒”导向作用,高考作文给诗歌“开禁”,允许写诗,这对教学重视诗歌的读写,其作用不可低估。当然,高考作文始终没有文体限制、一味允许“自选文体”并非全是好事;事实上它会导致教学急功近利、淡化文体,不利于学生全面发展。其危害我在博文《“自选文体”惹的祸?》中已较为详细地谈及。我主张限制与开放交替进行,使复习应考不那么有“规律”,使教学不那么急功近利(参见拙文《新课改呼唤高考语文题型创新》,《教学与管理》2007年第5期,亦见人大书报资料中心《中学语文教与学》2007年第8期)。但要限制就严格限制,指定一种文体;要开放就完全开放,不要允许“自选文体”而又“诗歌除外”。


 综上,今年全国卷Ⅱ作文题出乎预料而又合乎情理,是个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