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荫”字用错了

 


 


 


  这个“荫”字用错了


 


邓木辉


 


 


201153《光明日报》头版头条的醒目标题《绿树成荫花满枝》,其中的“荫”字用错了。按现有的规范标准,“绿树成荫”应为“绿树成阴”。


的确,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树阴”用作“树荫”,“林阴道”用作“林荫道”,“绿树成阴”用作“绿树成荫”,或者二者混用等屡见不鲜。现在有的电脑,当输入“shuyin”“linyindao”“lvshuchengyin”时,首先生成的词组就是“树荫”“林荫道”“绿树成荫”。但是,19851227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广播电视局联合颁布了法规性文件《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该表对“荫”进行了审音并明确规定:“荫yìn(统读)(‘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依据这个规定,“荫”没有阴平调而只有去声调,不能读yīn而只能读yìn,没有“绿树成荫”而只有“绿树成阴”,“绿树成荫”只能用作“绿树成阴”。


当然,对“荫”统读yìn,对“绿树成荫”用作“绿树成阴”等,肯定有人有不同看法。比如《现代汉语词典》2005年第5版,仍然对“荫”注了“yìn”“yīn”两音,仍然收录了“绿树成荫”这一成语(1622页)。《现代汉语词典》的做法,自有其理由及依据;但我认为,很多字词该如何读该如何用,单从字词意义的演变发展看,难免纠缠不清,见仁见智,在存在分歧而又有规范标准的情况下,应该以规范标准为运用规范。否则,我行我素,自行其是,无规范可言。《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颁布实施,正是为了针对分歧规范用法;否则,它就没有颁布实施的必要。


《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作为规范标准,作为法规性文件,具有至高无上的法定权威性(尽管它还需修改完善),辞书编纂、教材编写乃至任何语言运用都必须严格遵守。因此,规范程度较高的新版工具书如《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新华字典》等,对“荫”都只注yìn音而不注yīn音,而且,《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还特别提醒:“统读yìn,不读yīn。‘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依据《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的注释,“绿树成荫”也只能用作“绿树成阴”。笔者了解到,收入人教版高中《语文》课本的《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目前还未修订,仍然保留了“荫yìn(统读)(‘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的内容,故对“荫”的运用仍要遵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光明日报》作为国家级权威媒体,涉及面广,影响面大,理应模范遵守规范标准,不应出现“绿树成荫”之类的“失误”,尽管“失误”难以避免。


《人民日报》运用“给力”,使“给力”取得“合法”地位,可见权威媒体的作用之大!《光明日报》运用“绿树成荫”,情形有所不同,可能会徒增混乱。比如高三语文老师给学生复习语音,一般会严格遵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现在这种“遵守”是对还是错?问题不仅仅是对一个“荫”字的态度问题,还涉及对规范标准该不该遵守。故还是遵守《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为好。


 


刊载于《语文月刊》2011年第6期


 

《这个“荫”字用错了》有6个想法

  1. 邓老师好!
    这样的错误真的令我们一线老师很尴尬!屈指算来,《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终审稿)已颁布16年了,这16年里,也有很多人大声呼吁要重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虽产生过积极影响并持续着,但还有一些读音不够规范,如”从容不迫“的“从”有些人还读第一声;”白雪皑皑“的“皑”还有人读三声;“确凿”的“凿”还有人读“桌”音,还有一些具有地域特这的误读音,如“江沿”的沿”,哈尔滨人多读“燕”音,(白金声老师《咬文嚼字11例);我所读大学安徽师大所在地芜湖,当地人读“汀塘公园”(市区的一个公园)的“汀”读二声也是这样的问题。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人们不够重视,包括我们的语文老师对此也不够重视,(我身边好多语文老师手上竟没有一本工具书)二是工具书修订严重滞后。《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颁布这么多年了,还存在像“荫”这样的问题,不能不说很遗憾。正如邓老师所言“任何语言运用都必须严格遵守规范”,工具书岂能游离于规范之外?我想,工具书如能积极地修订严守规范,我们的语言环境将会大大改善。问好
    邓老师!

  2. 邓老师好!
    这样的错误真的令我们一线老师很尴尬!屈指算来,《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终审稿)已颁布16年了,这16年里,也有很多人大声呼吁要重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虽产生过积极影响并持续着,但还有一些读音不够规范,如”从容不迫“的“从”有些人还读第一声;”白雪皑皑“的“皑”还有人读三声;“确凿”的“凿”还有人读“桌”音,还有一些具有地域特这的误读音,如“江沿”的沿”,哈尔滨人多读“燕”音,(白金声老师《咬文嚼字11例);我所读大学安徽师大所在地芜湖,当地人读“汀塘公园”(市区的一个公园)的“汀”读二声也是这样的问题。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想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人们不够重视,包括我们的语文老师对此也不够重视,(我身边好多语文老师手上竟没有一本工具书)二是工具书修订严重滞后。《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颁布这么多年了,还存在像“荫”这样的问题,不能不说很遗憾。正如邓老师所言“任何语言运用都必须严格遵守规范”,工具书岂能游离于规范之外?我想,工具书如能积极地修订严守规范,我们的语言环境将会大大改善。问好
    邓老师![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
    类似的问题的确很多,但有人不以为然!我觉得,规范标准应该遵守,特别是工具书的编写以及权威媒体的语言运用;否则,规范标准真没必要制定。有人对规范标准有不同看法,认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不必搞什么“规范”。显然,“存在的”未必都“合理”;如果“合理”,老师就没必要给学生改病句啦![/quote]

  3. 向邓老师致敬!您严谨治学的精神令我钦佩不已!我们语文教师理应成为规范语言文字的排头兵![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只为避免两难尴尬罢了。[/quote]

  4. 今天新浪网、腾讯网等讨论苏教版教材将“林荫道”用为“林阴道”是用“错”了,可见对《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宣传不够,也可见《现代汉语词典》不遵守规范标准的负效应之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