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选文体”惹的祸?

 


 


     “自选文体”惹的祸?


 


邓木辉 


 


 


 不知老师们是否像我一样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学生越来越不会写记叙文了!我连续几年上高三语文,多年来一直有一个相当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学生不愿写记叙文。因为,无论是每次月考还是自己搞的作文训练,只要允许“自选文体”,学生绝大多数都写议论文。这大概不是我一个人的偏执感受与主观臆断,广州市教育局教研室的李月容先生经过科学研究也“所见略同”,得出了与我完全一致的结论——他在《遵循规律,有效备考——2009年广东高考语文〈考试说明〉解读及备考对策》(《语文月刊》2009年第3期)一文中指出,广东省2008年高考作文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文体单一:议论文占91.8%”。


 学生为什么不愿写记叙文?是不会写还是不感兴趣?是什么原因导致不会写?以前,我对这些问题关注不够;最近的一次作文训练触痛了我,使我不得不深入思考这些问题。


 我校高三年级语文学科今年所用的高考复习资料是湖南邓传辉先生主编的《学海导航》,我最近的一次作文训练,以该书作文训练第5节“内容充实  材料丰富”中的两个题目为作文题目,但我提出了不同的要求。该书的两个题目是:


 1.请以“意外”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要求:①角度自选;②立意自定;③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2.以“心灵与自然”为题写一篇文章,立意自定,文体自选,不少于800字。


 两个题都是无材料命题作文,无审题障碍,学生写作不会离题,如果允许自选文体,一般都能顺利完成;尽管有表达的高下之别,但完成质量的区分度不会很好。基于这样的认识,也为了强化学生的文体意识,我将要求变换为:第1题写记叙文,写为其他文体不合格;第2题写议论文,写为其他文体不合格。考虑到学生文体常识欠缺(平时有学生问我:“什么叫记叙文?”“什么叫议论文?”)及很少写记叙文的情况,我对学生写记叙文的糟糕情况还是有所预料的,故在指导写作时说:写记叙文要有比较完整的要素交代,要有比较具体的过程叙述,要有比较生动的细节刻画……尽快如此,批阅情况还是惨不忍睹!写“心灵与自然”的,都写议论文或者议论性散文,全都符合文体要求;写“意外”的,有一半以上不是记叙文,谈的大都是“意外的难免”“意外的作用”等等,用的都是议论文的套路——提出观点——举例证明——点题总结。讲评时问几个不符合文体的学生:你到底记了一件或几件什么事?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记叙文是学生从小学三四年级起就开始练习写作的文体,按理是他们比较熟悉的文体。十多年前我教初中语文,那时初中作文教学重视练记叙文,学生相对擅长的是写记叙文,最为困难的是写议论文。记得有一年我参加全市中考评卷并担任语文科组长,还就学生写议论文差的情况写成质量分析发表在地区教学刊物上(《福泉市ˊ99中考(预考)语文Ⅱ卷质量分析》,《黔南教育》1999年第3期)。然而,不知从何时起,学生作文情况已大大改变:不仅不会写记叙文,而且不知道什么是记叙文!


 学生为什么不愿写记叙文?是不会写还是不感兴趣?是什么原因导致不会写?经过思考,我认为主要原因有:


  1.多年允许“自选文体”。高考作文允许考生“自选文体”,其初衷是最大限度地为考生提供写作空间,让各类考生都能发挥特长。这本来是极富人性化的举措。但“自选”是把双刃剑,有其利也有其害,且“利”逐渐变为“害”。多年来,高考作文允许“自选文体”,使学生“掌握”了高考作文的“规律”:会写一种文体就可对付,擅长一种文体就可“优胜”!这种“一招鲜,吃遍天”,不必担忧“文体变天”的心理,必然会导致教师急功近利,不愿“浪费时间”去搞扎实的文体训练,也必然会导致学生不愿进行多种文体的写作练习。试想:既然有直奔目标的“捷径”,谁愿走迂回曲折的“弯路”?既然有省时省力的“好事”,谁愿做费时费力的“坏事”?


  2.多年考材料作文。材料作文的出现有其必然性、合理性。材料作文的主要功能是防止猜题押题,也具有设置情境、激活思维的作用。但材料也是把双刃剑,有其利也有其害。相对于无材料命题作文,材料作文(包括材料话题作文、材料命题作文、材料自拟题作文)的审题难度大得多,它要求读懂材料,在材料的含义及范围内立意;否则离题。为避免离题嫌疑,学生往往用议论的语言点名材料的含义,选择议论文体(包括议论性散文)表达自己的立意;而不大用相对含蓄的记叙文体,因为记叙文体表达不够直接,往往写了相当多的篇幅还没有表达出吻合材料含义的意思,甚至所叙述的故事完全偏离材料含义,导致离题。无论是高考作文还是平时作文,符合题意是“基础等级”最基本的要求;作文一旦离题,即便内容充实、构思严谨、语言通畅,得分也都只能在及格分以下。而平时作文,只要是写材料作文,总会有相当多的离题作文,且离题者未必只是差生,常常有年级前10名之内的优生。对此,我同样有非常深刻的感受,曾撰写文章呼吁降低审题难度(参见《高考作文:莫让学生“猜哑谜”》,《中学语文教学》2009年第6期)。


  3.教学急功近利。可以说,高中教学是“悠悠万事,高考为大”!且不说高三,即便是高一高二,都紧扣高考教学,直奔高考目的。比如:测验用与高考题型完全一样的卷子,无论平时作文还是考试作文,差不多都是清一色的给材料“三自作文”(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题目),不愿“不务正业”偏离高考另搞一套,自然也就不愿搞多体练习的文体训练。到了高三,情况更为惨烈,每周一考都用与高考题型完全一致、“非常规范”的高考模拟卷,而且是全校统考统改,学生写的老师改的也都是清一色的给材料“三自作文”。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师又有多少闲暇去搞文体训练?哪敢“不务正业”偏离高考去搞文体训练?


  4.中、高考盲目“接轨”。如果中、高考没有“接轨”,如果初中语文教学没被考试异化,能进行扎实的文体训练,那么,学生作文情况也许不会如此糟糕:不知道记叙文,不会写记叙文!然而,不知是高考指挥棒的作用实在巨大还是别的原因,我注意到,多年来,中、高考已经“接轨”,中考作文同样是给材料“三自作文”!这也导致初中作文教学“克隆”高中作文教学,不搞文体训练。这就难怪学生不会写记叙文。


 “不愿写”与“不会写”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因为“不愿写”,所以“不会写”;因为“不会写”,所以“不愿写”。循环往复,周而复始。然而“不愿写”与“不会写”都还只是现象,其共同原因是:高考作文多年不变,都是材料作文且允许“自选文体”。题型不变,便于师生掌握规律,便于教学训练应考;但也容易使教学目光短视,急功近利。我曾就此写过一篇《新课改呼唤高考语文题型创新》的文章,呼吁“取消《考试说明》,变换考试题型”(原载《教学与管理》2007年第5期,人大书报资料中心的《中学语文教与学》2007年第8期全文转载)。当然,学生不会写记叙文,也许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绝非我以上粗浅的见解所能概括。抛砖引玉,就教方家。

《“自选文体”惹的祸?》有6个想法

  1. 今天,我在家读到《“自选文体”惹的祸》,听邓先生说“学生越来越不会写记叙文了!”我感到十分“意外”,“心灵”不禁一颤: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学生是越来越不会写议论文和应用文(有不少大学生连一张借条、一封手机短信都不会写)了!不久,我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因为在我看来,学生越来越不会写记叙文也罢,不会写议论文也罢,都是很“自然”的事。我这样一想,便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去做我该做的事去了。至于学生会不会写作文的事,就让邓先生一个人瞎操心去。最后,我还是想劝邓先生一句:你这种作法也太落后了,《人民教育》去年不是已请徐江先生出来教会大家:语文教学必须“超越文本体式的约束,走向哲学思维”。你怎么就不听《人民教育》和徐江先生的话呢?[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应试不止,问题依旧!没有操心,只有无奈!先生的《从嗜学到厌学》也揭示类似问题,恐怕也有诸多无奈吧![/quote]

  2. 作文,只要表达自己的观点,读者读了后有思考,有点收获,不管什么文体不文体的?[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常见文体,恐怕还是应该会写吧![/quote]

  3. 应试不止,问题依旧!没有操心,只有无奈!先生的《从嗜学到厌学》也揭示类似问题,恐怕也有诸多无奈吧!

  4. 小丁学习了![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学习”不敢当,互相切磋,共同提高。[/quote]

  5. 高三必须重视文体教学,我支持![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