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误用两则

 


   词语误用两则


 


邓木辉


 


一、朱民“炙手可热”?


 


 


 2010年第7期《世界知识》所载《国际金融机构的又一个中国身影》(简称《身影》)一文的开头写道:“去年10月以来,朱民一直是国内外财经媒体炙手可热的人物。”这个倒叙式的开头激起了我的探究欲:“朱民”何许人也?为何“炙手可热”?


文章详细介绍道:“当时,时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的朱民调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坊间盛传这是为其进入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管理铺路。果然,2010224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正式任命朱民为IMF总裁特别顾问。”看罢这些介绍,方才恍然大悟:原来,“朱民”是中国金融界的一名财经顶尖级人才,因其能力突出,原先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等重要职务,之后被“IMF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正式任命朱民为IMF总裁特别顾问”。


然而,看后令人大惑不解:如此“朱民”,为何要将其说成“炙手可热”呢?“炙手可热”语出杜甫《丽人行》:“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比喻权势极大,气焰极盛。“炙手可热”是贬义成语,规范用法只能用于贬义语境,如:“十年动乱中,一些不学无术、厚颜无耻之徒投靠了‘四人帮’,一个个成了炙手可热的权贵。”《身影》对“朱民”没有半点贬低,反倒是赞赏有加(确实,如此“朱民”,值得赞赏!),怎么可以说其“炙手可热“呢?



 


二、“丧尽天良”还“不耻”?


 


 


  2010年第3期《文史天地》所载《皇帝扒灰丑史》一文的开头写道:“俗称公公与儿子的妻子通奸叫扒灰,也写作爬灰,都为同一意义。在民间这种行为属乱伦,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耻行为,令人憎恶。”看后令人大惑不解:“扒灰”既然是“丧尽人间天良”“令人憎恶”的乱伦行为,怎么又是“不耻行为”呢?难道“丧尽天良”还“不耻”?


稍加推敲后猜测,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大概是:“扒灰”“是丧尽人间天良的不齿行为”!该用“不齿”而用为“不耻”,一字之差,表达的意思及情感却有天壤之别!因为:“不齿”即不愿提起(齿:挂齿;说到),表示极端瞧不起,如,为人所不齿,不齿于人类;“不耻”即不以为耻,不感到羞耻,如,不耻下问。(参见《现代汉语规范词典》)


无论何人,只要他(或她)稍有羞耻感,都会认为“扒灰”这种丧尽天良的乱伦行为是“不齿行为”,都会对其深恶痛绝,而不会认为其“不耻”!否则,实在是厚颜无耻!


《文史天地》是贵州省政协办公厅主办的一份史料翔实、可读性强、影响深远的重要刊物,对其写稿不可不慎,当然,编辑也要把好校对关。



 

《词语误用两则》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