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短札五则

 


       语文短札五则


 


                  邓木辉


 


 


  一、“承包”与“批发”


 


 谢质彬先生在《动词的方向性和方向的一致性原则》(《语文建设》2001年第7期)一文中认为,有的动词有方向性,使用时要注意它本来表示的方向性和实际表示的方向性的一致,否则,用法错误,如“承包给”、“批发来”,“给”与“承包”的方向性不一致,“来”“与”“批发”的方向性不一致,用法错误。笔者认为,谢先生的观点还可商榷。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表方向性的动词,不少具有指代性,使所表示的事物具有某种性质。如“承包”,它不仅表示“去承包”“承包得”之义,还表示“承包的”之义。同理,“批发”不仅表示“去批发”“批发去”之义,还表示“批发的”之义。当它们表示“XX的”之义时,具有指代作用,这时,可以说成“承包给”“批发来”。如:


  1.农村的土地承包给了农民。(不一定非要说成“农民承包了土地”)


  2.这些货是批发来的吗?(不一定非要说成“这些货是别人批发给你的吗?”)


  3.这些货买批发价格多少?买零售价格多少?(“批发”“零售”具有明显的指代作用)


 “承包”指土地以什么样的形式给农民,“批发”指商家以什么样的形式得到商品,12句的“承包”“批发”也具有明显的指代作用。


 这种用法大概可以看作“词的活用”吧,而无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这种用法太多了。


 


  二、从“不必要的浪费”谈起


 


         不必要的浪费”常被看作有病用语:浪费还有“必要”和“不必要”的区分吗?类似的,“十月一日的国庆节”也被看作有病用语:中国的国庆节除十月一日之外难道还有别的?


 这样的评判似乎很有道理。但且慢下结论,让我们看看下面两例:


  1.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2.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播音员、节目主持人和影视剧演员、教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普通话水平,应当分别达到国家规定的等级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


 对例1,我们不能理解为普通话有两种:a .全国通用的普通话;b .不是全国通用的普通话。而只能理解为“普通话是全国通用的”。对例2的理解则不同,不能理解为“播音员……是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的”,而只能理解为:有的播音员……以普通话作为工作语言,有的不是(如外语播音员、外语教师)。


 由以上的分析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定语的作用有两种——有的表修饰,使中心语具有定语的性质,如1;有的表分类,把中心语限制在定语表示的那一类,如2。这样看来,“不必要的浪费”使用正确,因为这里的定语只修饰不分类。有很多定语不能按分类来理解,来对举它的反面情况;否则,很多定语恐怕不敢用。 


    


  三、是“晨讯体育”还是“体育晨讯”


 


 某省电视台早间新闻有个小栏目叫“晨讯体育”,初看栏目名,不知何意,待看过节目内容,方知报道的是体育消息,原来是“体育晨讯”!


 早间报道的体育消息,为何不叫“体育晨讯”而叫“晨讯体育”呢?大概是为了标新立异吧。标新立异未尝不可,但要遵循语言运用规则。那么,“晨讯体育”是否符合语言运用规则呢?不。我们知道,汉语词与词之间的组合关系有5种:主谓、动宾、动补、偏正、并列。“晨讯体育”是哪一种呢?都不是。“体育”不对“晨讯”进行陈述,它们之间不是主谓关系;“晨讯”不是动词,“体育”也不是它的支配对象,它们之间不是动宾关系;“体育”对“晨讯”没有补充说明作用,它们之间不是动补关系;“晨讯”与“体育”之间不能加“的”,它们之间不是偏正关系;“晨讯“与“体育”不是并列地放在一起,它们之间也不是并列关系。其实,它们之间是“正偏关系”,即“体育”修饰“晨讯”,“晨讯体育”要表达的意思也是“体育晨讯”!但是,汉语中的偏正关系能表达为“正偏关系”吗?“我的书”能表达为“书的我”吗?显然不能!这样看来,“晨讯体育”的用法不规范,应改为“体育晨讯”。


 我们知道,语序是汉语最重要的语法手段之一,词与词的组合有的不能调换语序,有的虽然能调换,但调换后语法关系和短语意义已经发生了变化。“体育晨讯”是不能调换语序的那一类。


 近年来,为盲目标新立异,很多用语不符合汉语的使用规则。如:中国教育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叫“奇趣大自然”(其实是“大自然奇趣”),某市级电视台有一个栏目叫“视野西部大开发”(其实是“放眼西部大开发”)……这些,破坏了汉语的纯洁和规范。


 


 四、由“离男”想到的


 


 有人撰文批评王同亿的《新世纪现代汉语词典》胡乱拼凑词目,叫人莫名其妙,如用“离男”作为“离婚男女”的简称(见《谁来规范辞书出版》,《人民日报》20011017日)。


 的确,这样的简称离开了具体的语言环境或未作说明,确实令人莫名其妙。谁知“离男”“离女”是什么意思?然而,时下这样的简称很流行。笔者随便摘录几例:


 三高:世界三大著名男高音(CCTV-1  2001623日)


 一中:一个中国原则(CCTV-4  2001625日)


 民调:民意调查(CCTV-4  200172日)


 职便:利用职务之便(福建电视台  2001830 日)


 体彩:体育彩票(云南电视台  2001105日)


 律考:律师资格考试(福泉电视台  2001628日)


 这些简称简则简矣,但离开具体语言环境,谁知它们是什么意思?如“一中”,人们一般以为它是一所中学,谁知是指“一个中国原则”!


 在口语交际中,偶尔使用简称无可厚非,,而这些“简称”随便见诸媒体甚至编入辞书,实在有失严肃!简称应该是约定俗成的,它同全称一样,能准确表达信息,不影响交际。显然,以上“简称”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故不能算简称,只能算乱称!


 语言是发展变化的,它要求表达经济,但更要求规范准确,不影响交际。这样看来,还是少一些“离男”为好。


 


 五、“还看今朝”中的“还”怎么读?


 


 一次,听一节上毛泽东《沁园春·雪》的公开棵,课堂上播放了朗诵这首词的光碟,碟中将“还看今朝”的“还”读为huan 。无独有偶,有一次看CCTV-3的一个节目,一个著名的朗诵家朗诵毛泽东的这首词,也将“还看今朝”的“还”读为huan 。后来看CCTV-3中的《唐之韵》,也注意到朗诵者都将表达副词义“再、又”等的“还”读为huan 。这样的读法让我颇感意外,因为“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义时我们都读为hai


 那么,“还看今朝”中的“还”该怎么读?查《新华字典》《新华词典》《词海》等,“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还须、还得”等义时都读为hai ,只有作为动词时才读为huan 。查《汉语大字典》,“还”作为副词表达“再、又”等义时读hai ,但加括号注明旧读huan 。看来,“还看今朝”等中的“还”读huan 是依据“旧读”。


 “还看今朝”等中的“还”该不该依据旧读读为huan 呢?笔者认为:不该。理由如次:首先,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今天,“旧读”与“推普”抵触。其次,现代人对“旧读”并不都清楚(包括语音学专家)。再次,如可“旧读”,整首词都应“旧读”,为何光“还”字“旧读”?再次,某些“旧读”字,有关规范标准已按今音“统读”(如:胜、思、骑……),“旧读”有按今音“统读”的发展趋势。


 当然,一个字该不该“旧读”,这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不能一刀切、绝对化。如“乡音无改鬓毛衰”之“衰”、“远上寒山石径斜”之“斜”,为了押韵,它们该按“旧读”分别读为cui xia 。但“还看今朝”中的“还”不属于这种情况,故只应读hai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