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由于……使”及相关问题

 


    再谈“由于……使”及相关问题


 


邓木辉


 


笔者认为,“由于……使”等句子有语病(参见拙文《我看“由于……使”》,《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第3期)。对此,程贯珠老师有不同看法,他在《约定成俗,承认现实》(《中学语文教学》1999年第2期)一文中认为,这种句子表达不产生歧义,使用无别扭之感,生命力极强,已约定成俗,应当承认现实,摘掉这类句子“患病”的帽子。老师还举出几例来表明其“生命力强”:


①由于骄傲,使他听不进不同意见。


②由于保守思想的影响,使这里的人们长期不能脱贫。


③由于天气闷热,使人们无法入睡。


④由于长期坚持锻炼,使他的身体非常健壮。


⑤通过学习,使我们提高了认识。


⑥经过反复实验,终于使我们弄懂了有关道理。


⑦在不断探索中,使他逐步摸清了规律。


老师原先也是把此类句子看作病句的,只是后来因为这类句子出现太多,才主张承认现实,摘掉其“患病”的帽子,并提出了两条具体的理由。


理由之一:老师认为,这类句子是合乎语法的。其中①②为单句,谓语“使”的主语出现在句前状语里,承前省略。这样的解释欠妥:句子省略的成分必须是可以补出的,且补出后句子仍然通顺;既然以上句子的主语“承前省略”,那就应当可以把它补出来。但补出则为:


*由于骄傲,骄傲使他听不进不同意见。


*由于保守思想的影响,保守思想的影响使这里的人们长期不能脱贫。或者:


*由于骄傲,由于骄傲使他听不进不同意见。


*由于保守思想的影响,由于保守思想的影响使这里的人们长期不能脱贫。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像“话”,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语用效果。


至于③④句,老师认为可看作复句:③句的前一个分句是“天气闷热”,后一个分句是“使人们无法入睡”,谓语“使”的主语是“天气闷热”,承前省略;④的前一个分句“长期坚持锻炼”的主语是“他”,蒙后省,后一个分句“使他的身体非常健壮”,谓语“使”的主语是“长期坚持”,承前省。但是,这样的“省略”也是无法将其省略的成分补出的,试看:


*由于天气闷热,天气闷热使人们无法入睡。


*由于长期坚持锻炼,长期坚持锻炼使他的身体非常健壮。


这也不成“话”。


老师之所以认为“由于……使”等句子无语病,还因为他觉得这类句子表达上不产生歧义,使用上无别扭之感。诚然,这类句子一般不产生歧义,不妨碍理解,因为人有较强的受错纠错能力和抗干扰能力,这正如人们在口语交际中常常用有病用语来交际而基本上不妨碍理解一样;但有无歧义还不能作为判断句子有无语病的主要标准,因为有的歧义句是没有语病的。至于使用有无别扭之感,则会因人而异:知道这类句子有语病的,肯定会有别扭之感;反之,也许没有别扭之感。


理由之二:老师认为现在通行的不少语句是不合逻辑不合语法的,但无需规范无需修改。所举的例子有“搭配不当”的“吃食堂”“打扫卫生”和“重叠不当”的“开开心心”。其实,这三个例子并非不合逻辑不合语法,而是完全可以进行语法归类和语法解释的:“吃食堂”可以看作动宾关系或动补关系(笔者主张看作省略介词“于”的动补关系,但主流观点是看作动宾关系。参见《语文建设》的相关讨论),“食堂”是“吃”的处所,并非一定要理解成“吃”的对象;“打扫卫生”可以看作动宾关系,将“卫生”看作指代“打扫”的对象,也可以看作动补关系,将“卫生”看作“打扫”的结果(在理解和归类上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开心”作形容词使用,正应该按形容词AABB的重叠形式重叠为“开开心心”。用它们来类比“由于……使”“通过……使”等误用介词缺少主语的病句,是不合适的。当然,通行的交际用语肯定有的是不合语法不合逻辑的,似乎也无需规范无需修改,但用它们来类比“由于……使”“通过……使”等误用介词缺少主语的病句,也是不合适的。


这样看来,老师的理由还不能成立。


“由于……使”等句式的语病是很明显的,我们不能因为使用的人多而“承认现实”,摘掉其“患病”的帽子。“患病”的句子之所以泛滥通行,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规范的力度不够。“由于……使”等病句在国家级传播媒介中出现,在知名学者的著作中出现,也不足为奇,因为任何人都不是全才,他们往往由于认识态度、使用习惯等而难免有误,规范标准大可不必为尊者讳,更不应因为他们地位高名气大而把不规范的当做规范的。


这还涉及到规范的一个原则问题:能不能把约定俗成作为规范的主要标准?笔者认为,看一个用语有无语病,不能从其使用频率来判定,而要看它在形式和意义上是否经得住推敲,是否符合一定的语言规则,因为任何用语都从属于一定的语言系统。比如二三十年代许多作家的作品,所用的不少词句是不符合现在的规范标准的,而当时大家都这么用,不能说不是当时的语言现实,不能说没有约定俗成,但按现在的规范标准,不允许再那样用了,即便是一代文豪鲁迅的作品,入选中学语文教材也还是要做些技术处理。前几年,广告用语中滥用成语,商场店铺及商品包装中滥用“洋语”,这也是当时的语言现实。针对这种情况,尽管有人也主张“承认现实”,但更多的人主张“治理污染”“清除垃圾”,如国家语委主任许嘉璐发表了《新时期说老话题:继续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健康而斗争》,呼吁大家规范语言(见《求是》1995年第18期)。正是这些呼声,使广告中滥用成语的现象大为减少,“洋垃圾”也被清除不少。看来,有病用语即便已多到约定俗成的程度,也不能“承认现实”,摘掉其“患病”的帽子,因为约定俗成充其量只能作为规范标准参考的一个因素,而不能作为规范标准的全部内容;如果只以出现数量多少为判断标准,恐怕无所谓规范可言了。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1999年第12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