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通假字术语运用分析及建议

 


    高中《语文》通假字术语运用分析及建议


 


邓木辉


 


 


 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审查通过的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以下谈及均为该版教材,简称教材),用术语”“注释的通假字共121个。长期以来,教材通假字注释术语运用十分混乱;新版教材仍相当混乱,亟待完善。 
  


  一、术语运用分析


        1.“通”“同”混用,用法随意。教材通假字术语运用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通”“同”混用,用法随意,一点也看不出有区别意义的作用。如:同样是表动作完成的句末语气词“已”(相当于“了”),在《种树郭橐驼传》及《齐桓晋文之事》中被注释为“已通矣”,而在《烛之武退秦师》中被注释为“已同矣”;同样是表形容词“仔细”意思的“孰”,在《廉颇蔺相如列传》中被注释为“孰通熟”,而在《邹忌讽齐王纳谏》中被注释为“孰同熟”;同样是表动词“返回”意思的“反”,在《屈原列传》中被注释为“反通返”,而在《触龙说赵太后》中被注释为“反同返”;同样是表“法网”意思的“罔”,在《齐桓晋文之事》中被注释为“罔通网”,而在《报任安书》中被注释为“罔同网”……教材大多数通假字注释术语用“通”(103个),少数通假字注释术语用“同”(18个);有全篇基本上用“通”而偶尔用“同”的:如《烛之武退秦师》中有注释的通假字共4个,其中3个用“通”,1个用“同”;有全篇基本上用“同”而偶尔用“通”的:如《勾践灭吴》中有注释的通假字共7个,其中6个用“同”,1个用“通”;有全部用“通”的(大部分篇目),也有全部用“同”的(少部分篇目);二册全册用“通”,而其余册次“通”“同”混用。教材时而用“通”,时而用“同”,似乎是想有所区别,然而又看不出有何区别,因为表达同一词性同一意义时也时而用“通”时而用“同”。因此,只能说:“通”“同”混用,用法随意!


 2.异形词时而用“通”,时而用“同”,时而用“也写作……”或“也作……”。如:“忳郁邑余侘傺兮”(《离骚》)中的“郁邑”被注释为“郁邑通郁悒”,“零丁孤苦”(《陈情表》)中的“零丁”被注释为“零丁通伶仃”;而“俾倪,故久立与其客语”(《信陵君窃符救赵》)中的“俾倪”被注释为“俾倪同睥睨”。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郁邑”与“郁悒”、“零丁”与“伶仃”、“俾倪”与“睥睨”为三组异形词,现在这三组异形词的规范词形均分别为后一个。教材时而用“通”时而用“同”,也无区别意义和用法的作用。高中《语文》6册教材,对双音节异形词用“通”“同”术语注释的只有以上三个,更多的却注释为“也写作……”或“也作……”。如:“杯盘狼籍”(《赤壁赋》)中的“狼籍”,被注释为“狼籍:凌乱。也写作狼藉”;“引决自裁”(《报任安书》)中的“引决”,被注释为“引决,也作引诀”……有的单音节异形词,也用“也作……”形式注释。如:“住几个乞儿饿莩”(《哀江南》)中的“饿莩”,教材注释为“饿莩:饿死的人……莩,也作殍”……


 3.有的通假字不用“通”“同”术语注释,直接用本字注释。如:“其为时止十有一月耳”(《五人墓碑记》)中的“有”,教材注释为“有,又”;“曷其有极”(《祭十二郎文》)中的“曷”,教材注释为“曷,何”;“而后乃今培风”(《逍遥游》)中的“培”,教材注释为“培,凭”……


 4.其他情况。有的用“古同……”的形式注释,如“罔,古同网”(《湘夫人》);有的用“这里同……”的形式注释,如“那,这里同挪”(《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些注释中的“古”“这里”多余。试想:大凡需要注释的通假字用法,肯定是指具体语境中的古代用法,不存在“今同”问题,不存在不顾语境而“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问题。这种情况不如只用术语“通”或“同”注释简捷省事,且能与大部分通假字所用术语统一。


 以上情况表明:语文教材通假字注释术语运用十分混乱。


 二、两点建议


 高中《语文》教材通假字注释术语运用十分混乱,这不利于学生准确掌握知识,不利于学生中学阶段的学习,也不利于他们今后的学习深造。因此,应该规范通假字注释用语。为此,笔者不揣浅陋,提出两点建议:


 1.用不同术语表示不同类型的字,用同一术语表示相同类型的字。


 语文教材中的所谓通假字,实际上主要包括了三种类型的字(这里不讨论繁简字):


 ⑴异体字(或异形词)。所谓异体字(或异形词),是指同一个字词有几个不同的字形而它们的音义相同。如“泪”与“淚”、“灾”与“災”、“喻”与“谕”、“遍”与“徧”、“咏”与“詠”、“暖”与“煖”、“线”与“線”、“够”与“夠”、“甜”与“甛”、“炎”与“炏”、“郁悒”与“郁邑”、“伶仃”与“零丁”、“睥睨”与“俾倪”……它们之所以产生,是因为文字由不同的人所造,造字方法有所不同,不同区域的人用字情况有所不同。异体字(或异形词)应该分两种情况运用术语:①一种字形(或词形)为现在的规范用法而其余字形(或词形)为不规范用法的,使用术语“现在写作”,表示“现在写作”的是规范用法,其余的为淘汰用法(不规范用法)。如:“淚”,现在写作“泪”;“俾倪”,现在写作“睥睨”……②几种字形(或词形)同时使用,尚未认定一种为规范用法而其余为不规范用法的,使用术语“也写作”,表示几种用法都可以。事实上,一般工具书及教材注释很多时候也是这样使用术语的。如:“趋舍:……又写作趣舍”,“零丁:……又写作伶仃”;(均摘自王力等编著,蒋绍愚等增订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下同)“豫备:现在写做预备”,“钉:现在一般写做盯”。(均摘自高中《语文》二册《祝福》注释)何为规范用法,何为淘汰用法,应以《异体字整理表》、《异形词整理表》及《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等为依据。异体字、异形词太多,徒增使用负担,应该最大限度地规范一种用法,淘汰其余用法。


 ⑵古今字。所谓古今字,是指同一个字词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不同的字形。如:“说”与“悦”、“臭”与“嗅”、“然”与“燃”、“反”与“返”、“辟”与“避”、“竟”与“境”、“弟”与“悌”、“田”与“畋”、“孰”与“熟”、“责”与“债”、“知”与“智” ……它们之所以产生,一般是为了减轻文字过重的表义负担,也为了适应文字表义精确化的需要。比如“说”,最初同时表达“说话”“喜悦”等意义,后人为了减轻它的表义负担,同时也为了使表达精确化,变换了形旁,另造了“悦”,让它专门表达“喜悦”之义。“今字”相对于“古字”,主要是变换或者添加了形旁。古今字可以使用术语“同”,表示“同”前为“古字”,“同”后为“今字”。如:“说”同“悦”;“臭”同“嗅”……对于古今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中有明确注释,用“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来标明其古今关系。如:“共:……供给……这个意义后来写作供。”在以上摘录的所谓通假字中,《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用“这个意义后来写作……”来标明古今关系的字有35组(不计重复),它们是:共—供、说—悦、句—勾、帅—率、取—娶、免—娩、孰—熟、反—返、希—稀、从—纵、景—影、内—纳、道—导、章—彰、尊—樽、厌—餍、父—甫、莫—墓、采—彩、闵—悯、羞—馐、敛—殓、冯—凭、直—值、耶—爷、形—型、田—畋、与—欤、罔—网、责—债、案—按、指—旨、坐—座、决—诀、乡—向。而这些字,教材大多使用术语“通”。


 ⑶通假字。何为通假字,学术界有所谓“本无其字的通假”和“本有其字的通假”之分。“本无其字的通假”,指该用的字还未造出,借用别的字来代替,如借用本来表“毛发”意义的“而”来作连词,借用本来表“兵器”意义的“我”来做人称代词……“本有其字的通假”指该用的字“本有其字”,而由于仓促用字、时髦习惯等原因,借用音同音近的字来代替,如用“蚤”代“早”、用“亡”代“无”……本该要用的字叫“本字”,用来“代替”的字叫“通假字”。不管是“本无其字的通假”还是“本有其字的通假”,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通假字”与“本字”一般没有意义上的联系。这是它们与异体字、古今字最大的区别。因而通假字注释应该使用不同于异体字、古今字的注释术语,可以使用术语“通”,表示“通假字”与“本字”只是临时具有意义上的“通用”关系。如:“蚤”通“早”;“亡”通“无”……对于通假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中也有明确注释,用术语“通”来表示。如:“知:……通智。聪明,智慧……”在以上摘录的所谓通假字中,《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用术语“通”来注释的有37组(不计重复),它们是:知—智、政—征、餔—哺、耆—嗜、无—毋、颁—斑、輮—煣、有—又、距—拒、蚤—早、振—震、已—矣、说—脱、泮—畔、归—馈、离—罹、纫—韧、讌—宴、鎞—篦(不是“篦—鎞”)、辩—辨、销—消、机—几、飨—享、裁—才、翼—翌、陇—垄、盖—盍、卒—猝、由—犹、剔—剃、以—已、摩—磨、失—佚、庭—廷、缪—穆、僇—戮、质—贽。以上每组字,大多数前者为通假字,后者为本字,只能理解为“前”通“后”;但也有“互通”的,如“辩”与“辨”、“以”与“已”。教材中的所谓通假字,多数是真正的通假字,少数是古今字及其它。这也许是教材对所谓通假字注释多用术语“通”的原因,但遗憾的是“通”“同”混用,而没能区别不同类型的字。假如认为不必区分,不如通通用“通”。


上表中有的字,一般认为是通假字,但《古汉语常用字字典》未用术语“通”注释,而是直接列出义项,如“要:……邀请……”,即认为它本身具有“邀请”义,不必与“邀”相通。这些字是否为通假字,《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大概另有看法。这些字有15个,它们是:歠、要、生、倍、卻、不、而、曷、蓐、匪、沽、浡、施、枪、不(字义见附表)。


   2. 编写知识短文,介绍有关知识。


 用不同的术语注释了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学生对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有了一定程度的感性认识,还需使其认识进一步深化,以便他们对这些知识有一定程度的理性了解。因此,有必要编写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的知识短文,从理论上介绍一些有关的知识。这样,学生不仅识记了相当数量的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而且还了解了相关理论,能从理论、事理上区别这些不同类型的字。这不仅有利于中学阶段所有学生的学习,而且有利于大学阶段文科学生的学习;这不仅是搞好学习的需要,而且是提高素养的需要。应该看到: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大学教育将逐步普及,享受大学教育的人将越来越多,而教材编写应该尽可能考虑中学阶段和大学阶段的衔接。然而,多年来,各个阶段的教材衔接不是很好,很多知识的学习在大学阶段几乎是从零开始,如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知识,语法、逻辑知识……编写知识短文是语文教材的常用做法。比如:学习了多篇现当代小说,会编写一个《现当代小说鉴赏》的知识短文;学习了多篇古代小说,会编写一个《古代小说鉴赏》的知识短文;学习了几篇《红楼梦》节选的课文,会编写一个《曹雪芹与〈红楼梦〉》的知识短文;学习了几篇《史记》节选的课文,会编写一个《司马迁与〈史记〉》的知识短文;学习了鲁迅的《阿Q正传》,会编写一个《鲁迅的生平与创作》的知识短文……总之,只要教材重视,只要教材认为有必要,都会对有关知识的学习编写知识短文,以使学生对有关知识有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如果教材对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知识的学习给予应有的重视,也应该编写有关的知识短文,总结介绍有关的知识,以使学生对这些知识有比较全面深入的了解。


 教材对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作淡化及模糊处理,没使用不同的术语来区分,没编写知识短文介绍有关知识,也许有以下考虑:①学生缺乏相应的接受能力,淡化及模糊处理,可降低难度;②有的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区分还不十分清楚,淡化及模糊处理,可回避问题。笔者认为,学生在中学阶段学习的其它知识,其难度要大得多。且不谈其它学科,仅就语文学科来说,好多知识的学习,其难度远远大于学习了解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如:对有的课文内容的理解,对有的课后问答题的思考,对诗歌、散文、小说的鉴赏,对文言文实词、虚词及词类活用的掌握,对高考卷中的字音字形辨析、成语运用辨析、标点运用辨析、句子正误辨析,等等,其对思维要求的深刻性及对识记掌握的繁难性,远远大于对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的常识性掌握!中学语文教材中的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总共不过二三百个(高中一百多个,计重复),数量不多,初中阶段有了感性接触(借助术语运用识记不同类型的字),高中阶段有些理性认识(借助知识短文了解其不同特点),识记掌握应该不太困难。笔者还认为,即便有的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的区分还不清楚,也不应该影响对认识清楚部分的准确介绍。可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办法:认识清楚的,准确介绍;还不清楚的,模糊介绍。事实上,教材对好多知识的介绍就采取了这种办法,如文体划分……


 总之,中学语文教材对异体字、古今字、通假字注释,用不同的术语区分,并介绍有关知识,不仅必要,而且应该。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2007年第2


 

《高中《语文》通假字术语运用分析及建议》有1个想法

  1. “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4年初审通过”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1)》(人教版)似乎在纠正之前教材的错误处理,已经对古今字、通假字用不同术语注释,进行了区分。如:对古今字,“说”同“悦”;对通假字,“蚤”通“早”。这是好现象。——邓木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