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幸福师生


    做幸福师生

邓木辉

当下,一些校长提出“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这颇有远见,也十分难得。

“做幸福师生”,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然在当下中国,要想做到却殊为不易。因为,愈演愈烈的应试教育,已经扭曲了学校的教育教学,使广大师生几无幸福可言。

央视等权威媒体广泛报道的河北衡水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等“高考工厂”创造“高考神话”的做法——最大限度地压缩师生休息娱乐时间,最大限度地扩张师生工作学习时间,最大限度地进行题海战术操练,对师生进行“全方位立体式无缝管理”,这不是个例,而是当下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只不过一般学校由于生源差等因素没有取得衡水中学、毛坦厂中学那样的“辉煌成就”,没被媒体“关注”罢了。这种“全方位立体式无缝管理”,使师生疲于奔命,连起码的休息娱乐时间都成了奢求,连起码的睡眠时间都无法保障,有何幸福可言?虽然学习本来是艰苦的,但艰苦也应个限度,超过了这个限度,那就是对人的摧残,那就是对生命的践踏。有的学校在教学楼醒目处设置一米见方的永久性励志标语“玩命苦读,放飞理想”,不少班级在黑板上方张贴“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励志标语等(还有更雷人的,不再举例更多高考雷人励志标语参见http://image.haosou.com/i?src=360pic_normal&q
),折射出学校的办学理念与师生的工作学习状况,好悲壮!然而,“苦读”至于“玩命”,“理想”能够“放飞”?“苦读”丢了性命,“理想”何处“放飞”?同理,“只要学不死”,只要一息尚存,“就往死里学”,以玩命为代价,这是怎样的“苦学”啊!这种情况很类似卡夫卡《变形记》中人(格里高尔变甲虫的情形,人已被异化,有何幸福可言?

因此,在当下中国,一些校长提出“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颇有远见,十分难得。

当然,更重要的不是提出了什么理念,而是取得了什么成效。笔者认为,要想让“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变为现实,需要客观条件,更需要主观努力。

客观条件主要指社会评价与环境氛围。当下,评价一所学校办得好坏的唯一标准是升学率,甚至是重点率;对普通高中,评价其办得好坏的唯一标准是一本率,甚至是升入211985与北大清华的人数。升学率高就是好学校,重点率高就是好学校,一本率高就是好学校,考入211985与北大清华人数多就是好学校;反之,就是不好的学校。这就是当今学校办学的环境氛围。社会评价不应以升学率论英雄,不应以一本率论英雄,不应以考入211985甚至考入北大清华的数量论英雄,因为各校的办学条件不一样,生源质量不一样,用同一个标准来评价不同的学校不合理、不科学;而应以是否执行《课程标准》、是否规范办学行为、是否具有办学特色等来评价学校。如此,评价标准正确,方能营造正常的环境氛围,有了正常的环境氛围,方能正常学校的教育教学活动,方能使“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变为现实成为可能。

当然,如何评价学校是别人的事,是社会的事,大环境教育行政部门管不了,学校更管不了。

但教育行政部门及学校需要作出自己的主观努力。按应有要求,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应加大行政和执法力度,要求和督促学校严格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杜绝周末及寒暑假补课,杜绝加班加点,限制题海战术,减轻学生负担。周末及寒暑假补课,年年禁止但禁而不止,常遭诟病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学校总会偷偷摸摸年复一年地进行。这除了“为完成升学指标而迫不得已”的原因,也有“和尚动得我动得”“别人补得我补得”的原因,更有“别的学校补自己不补会吃亏”的原因。其实,学校组织的有偿补课就是廉价家教,相对于教师的健康,那点低廉的报酬真没有吸引力,教师大都不愿意、不乐意,但为了完成升学指标而迫不得已,况且,学校强制要求,教师身不由己。只要每一所学校都不补课,大家的竞争环境相对公平,公立学校组织的有偿补课一定会销声匿迹,绝不会死灰复燃(当然,私立学校及教师个体的补课一定会如火如荼,因为补课需求旺盛)。至少,上级教育行政部门不要给学校下升学指标,因为学校的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大都被迫于完成升学指标,师生疲于奔命、苦不堪言都是缘于完成升学指标。

“做幸福师生”,校长尽到主观努力,亦可有所作为。如果校长真有远见,立足于人的发展(这不仅是新课改的重要理念,也是传统教育的重要理念,更是先哲的思想精华与教育智慧之一),敢于提出并践行“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莫管应试疯狂,我自岿然不动,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杜绝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减轻师生负担,相信师生一定会有幸福感,“做幸福师生”庶几可以成为现实。当然,这过于理想化了,可能暂时完不成升学指标。在应试疯狂的大环境中,校长能兼顾“完成升学指标”与“做幸福师生”就不错,尽可能执行《课程标准》、规范办学行为就不错,尽可能减少加班加点与题海战术、减轻师生负担就不错。但这是“带着镣铐跳舞”,苦中作乐。因此,真要做到“做幸福师生”,最好是没有升学指标,让教育教学在一种较为常态、较为自然的状态下进行。

然而,这在当下中国是奢望。故一些校长提出的“做幸福师生”的办学理念颇有远见,十分难得。校长改变不了大环境,但校长在自己的学校还是可以“我的地盘我作主”,在践行自己的办学理念方面有所作为的。我们期待“做幸福师生”成为现实。

 

原载湖北《大家教育周刊》第17期总第168期“论道”栏目,2015年9月30日)

 

《做幸福师生》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