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



    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




邓木辉




教育信息化是指在教育中普遍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开发教育资源,优化教育过程,以培养和提高学生的信息素养,促进教育现代化和均衡发展的过程。[1] 它以开发微课、慕课、翻转课堂等课程资源,凭借互联网远程传播,让学生在线自主学习为主要特征。


教育公平是指国家对教育资源进行配置时所依据的合理性的规范或原则;这里所说的“合理”是指要符合社会整体的发展和稳定,符合社会成员的个体发展和需要,并从两者的辨证关系出发来统一配置教育资源。[2]教育公平是人们享受教育服务、奠定发展基础的公平,涉及到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是人们发展提高、缩小差距的重要手段,对保障社会公平、构建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教育公平是一个历史范畴,也是当今社会的一个热点问题。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经济与文化发展水平不一样,甚至差距还很大。毫无疑问,由于这些因素,我国目前还谈不上教育公平。比如:就教育设施和师资水平看,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不一样——发达地区教育设施好,师资水平高,欠发达地区教育设施差,师资水平低;就教育普及的情况看,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不一样——发达地区早已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正在普及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十五年教育,高考录取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而欠发达地区刚刚普及九年义务教育,远远谈不上普及十五年教育,高考录取率仅百分之五六十甚至更低[3]


于是,除了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搞“结对子帮扶”外,有人主张用信息化促进公平化,通过教育信息资源的共享来实现教育公平。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所搞的“智慧教育”,上海圆创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所搞的“圆创教育”等,其理念与目的之一就是用信息化促进公平化,通过教育信息资源的共享来实现教育公平,许多大学及其他教育机构等研发的在线学习课程资源微课、慕课、翻转课堂等也是如此。


教育信息化与教育公平化有关联吗?教育信息化能促进教育公平化吗?或者说,教育信息化能实现教育公平吗?笔者的看法是:有关联、有作用,但作用有限。


教育信息化的优点是能缩短甚至消除空间距离,能让空间广阔的地球变为“地球村”,能让不同地域空间的人快速享受同一教育信息资源,能在一定程度上优化教育信息资源、促进教师专业成长、促进教育现代化。教育信息传递以互联网为平台、为依托,教育信息化能促进学校的互联网等硬件建设,改善学校的办学条件。这些,是教育信息化不容否定也不容忽视的优点。当然,不言而喻,教育信息化要以经济发展为支撑。假定经济发展足以支撑教育信息化所需的硬件建设,但即便教育信息化了也还谈不上教育公平化,或者说,即便教育信息化了也还谈不上实现了教育公平。


教育信息化的互联网学习的突出特点是在线学习与自主学习。在线自主的互联网学习,使学生有机会独自面对和获取海量的网络信息:教学的与非教学的,优质的与劣质的,有效的与无效的,健康的与不健康的……学生面对如此众多的海量信息,要择善而从,要为我所用,要选择教学的、优质的、有效的、健康的信息而屏蔽和去除非教学的、劣质的、无效的、有害的信息,这需要学习智慧,更需要自控能力;否则,将会被泥沙俱下的海量信息所淹没,所误导。因上网而被不良信息引入歧途甚至犯罪道路的绝非个例!或曰:设置局域网、净化信息源,问题不就解决了?然而,在互联网联通且无人监管或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学生就那么自觉、规矩地接受局域网内的健康的信息?这大可怀疑。在微机室所上的信息课,尽管有教师在场监管,还是有学生偷偷摸摸见缝插针地聊QQ或者上网获取别的信息,何况学生在线自主学习?


在线自主的互联网学习存在一个不可否认的问题是:教师“不在场”。因为是学生凭借互联网“自主”学习,所以教师“不在场”;而教师“不在场”,也就谈不上监管。当然,远程教师是“在场”的,然而,他(她)只管传授而不能监管。既然是学生自主学习,学生完全可以“我的地盘我做主”。但如果缺乏学习智慧与自控能力,就有可能出现上文谈到的“自主”获取不良信息的情况。


当然,互联网学习也可以不完全由学生自主,而可以由任课教师统一组织在教室观看远程视频,接受优质教育信息资源。这保证了接受信息的有效与健康,但同样有无法避免的问题:授课教师(指视频发布者)“不在场”。因为授课教师“不在场”,教学现场变为冰冷的人(学生)机(授课设备)关系,学生机械的、被动的聆听讲解与接受知识(假设学生都自觉认真),不能现场互动,不能及时生成,不能质疑解惑……这种机械被动的“传授——接受”式教学模式,其效果会大打折扣。当然,学生可以在观看视频后向在场的任课教师提出问题,但要知道,现场的任课教师与视频发布教师的认知不会一样,解答不会一样,效果不会一样;何况,解答不是及时的、互动的,效果同样会大打折扣。


在线互联网学习还有诸多问题,如时空条件限制、视听技术限制、视听作用限制、视听依赖性、知识碎片化等,这些,笔者在《“翻转”热的冷思考》[4]中有详细分析,此不赘述。


在生产力诸要素中,人是最活跃的因素,人比技术更具有潜力与优越性。教学需要师生共同“在场”,以便实现即时互动与课堂生成。课堂上的任课教师,即便他(她)的专业素养不如视频教师,但他(她)在课堂现场上课比远程视频授课具有更多的优越性:心灵情感的、肢体语言的、即时互动的、现场监管的……教学对象千差万别,教学个性异彩纷呈,课堂生成随机发生,智慧火花稍纵即逝……这些,都需要师生共同“在场”,抓住机会,及时捕捉,绝不是一个互联网所能代替,绝不是一个信息化所能解决。


总之,教育信息化还不能实现教育公平,解决教育公平问题最根本的途径是解决欠发达地区的教育投入与师资培养问题。


注释


[1]http://baike.haosou.com/doc/5552299-5767408.html(好搜百科)


[2]http://baike.haosou.com/doc/5409485-5647507.html(好搜百科)


[3]http://edu.sina.com.cn/gaokao/2013-08-27/1755393440.shtml (新浪教育)


[4]邓木辉.“翻转”热的冷思考[J]. 教学月刊,2015(4).


附相关信息一则:《福泉市举行智慧教育试验区启动大会暨区域间教育高位均衡发展研讨会》http://www.gzfqedu.cn/Item/749.aspx


(原载湖北《大家教育周刊》2015年第20期总第171期“论道”栏目,201511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