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要使用顿号

   


    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要使用顿号


 


邓木辉


 


 


最新《标点符号用法》早颁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111230联合发布,于201261日起施行)且明确作出规定:“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若有其他成分插在并列的引号之间或并列的书名号之间(如引语或书名号之后还有括注),宜用顿号。”1


《标点符号用法》是国家规范标准,具有法定权威性,一切书面语运用本应严格遵守,刊物及教科书等尤应模范遵守。然而,尽管最新《标点符号用法》已颁布施行两年多,但或许因为宣传不够,我们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目前,无论电子媒体还是纸质媒体(甚至法规文件),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的顿号使用仍然非常混乱:有的用,有的不用。这不仅有碍观瞻,而且有损祖国语言的纯洁与规范。有感于此,笔者撰写此文,呼吁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理由如下:


一、发展趋势:“不用”顿号是方向


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顿号使用的趋势看,不少刊物及教材有一个从“用”到“不用”的发展趋势。比如: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的复印报刊资料《中学语文教学》,以前刊发的是复印转载稿件,保留了稿件在首发刊物的排版情况,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有的用了顿号,有的不用顿号;而改名为《中学语文教与学》(现又分刊为《初中语文教与学》《高中语文教与学》)后,转载文章重新排版,坚持了统一的体例,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一律不用顿号。即便首发刊物用了顿号,转载重新排版时也会将顿号删去。比如《语文学习》2009年第5期刊载的韩雪屏《追求语文课程知识体系内部的联贯》一文中的一个句子:“‘言语活动’、‘言语作品’、‘言语现象’、‘言语规律’、‘言语教育’等术语已成为他们从事语文课程研究和教学实践改革的共同范畴了”,2原载稿在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了顿号,而《中学语文教与学》2009年第9期转载时已删去了顿号;再如《语文学习》2009年第5期刊载的王雷《迟早要被他们逼疯》一文中的一个句子:“什么《青菜》、《长城》、《乡土情结》、《话说知音》之类,或幼稚浅薄,或矫揉作态,甚至充斥着无知妄说,让人无法容忍”,原载稿在标有书名号的并列词语之间使用了顿号,而《中学语文教与学》2009年第9期转载时已删去了顿号。


先看刊物


10年前的《中学语文教学》,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基本上是使用顿号的。如:


1.孔子的“创立私学”、“有教无类”。(陈军《我们的眼光瞄准什么》)3


2.《中国教育报》、《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之友》、《语文报》、《语文周报》等单位派人到会祝贺,并报道大会盛况。(一石《泰山脚下的盛会》)4


而现在,《中学语文教学》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早已不使用顿号。


2009年前的《语文月刊》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基本上是使用顿号的,而2010年后的《语文月刊》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基本上不使用顿号(偶有违反是校对之误)。如:


3.“宿愿”“夙愿”与“素愿”(2010.3目录)


4.语文课中的《论语》《孟子》《离骚》《史记》等先秦经典……(郑时龄《我的语文观》,《语文月刊》)5


此外,10年前的《中学语文》《语文世界》《语文建设》《语文教学通讯》等,基本上都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的,而现在都不用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语文学习》长时间严格坚持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而从2014年第3期起,已经严格执行最新规范标准《标点符号用法》,不再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


再看教材


人教版小开本教材,所有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都用了顿号。如:


5.生活方式改变了,坐具产生了,“椅子”、“凳子”等字眼也就产生了。(吕叔湘《语言的演变》)6(p87)


6.古代只有“几”、“案”,都是很矮的。6(p87)


7.【洪亮吉】清代经学家、文学家……著有《春秋左氏传》、《湖北江全传》等。(马南邨《杂文四则》注释)7(p99)


8.联合书目反映几个图书馆藏书的情况,如《全国中文期刊联合书目》、《全国丛书综录》等。(陈宏天《打开知识宝库的钥匙——书目》)


而人教社的大开本教材,无论是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审查通过的各册高中《语文》教材还是之前的教材,以及现在的新课标教材,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都不使用顿号(偶有违反,是校对之误而非体例混乱)。


可见,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是否用顿号,就以上列举分析的刊物及教材看,过去全都要“用”,现在全都“不用”;从“用”到“不用”的发展趋势表明,方向是“不用”


二、标号功能:有的标号也停顿


从标号的功能看,有的标号也有点断停顿的作用。标点符号分为点号和标号一般认为,点号的作用在于点断停顿(也表示语言层级),标号的作用在于标示标明。《语文学习》等过去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严格使用顿号,大概认为引号书名号等标号不表停顿,需用顿号表停顿。但事实上,不少标号也有点断停顿的作用。如省略号、破折号、连接号等。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省略号无论是在句中还是在句末,无论是表列举未完还是表说话断断续续不连贯,都要停顿;破折号无论是在句中还是在句末,无论是表注释说明还是表语意转折、语意跳跃,都要停顿,更不要说表声音延长;不少连接号也要停顿,如“团结——批评——团结”。


既然省略号、破折号、连接号等有点断停顿作用,那么,引号或书名号也应该有这种作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也应该有停顿。事实上它们的确有这种作用,因为,引号书名号标示标明的语言片段具有相对独立性,连用的引号或书名号标示标明的是几个具有相对独立性的语言片段,而我们无论是说话还是朗读,都要在相对独立的语言片段之后有所停顿,情形正如我们读一句诗或一个句子,总会在具有相对独立性的词或短语后有所停顿,哪怕其间没有点号。再说,连用的引号或书名号标示标明的是语言片段最小的并列层级,之间不用顿号也不会使语言层次不清。因此,《语文学习》等过去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表停顿没有必要,而《中学语文教学》等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丝毫不影响表达的清晰精准。


三、表达效果:不用顿号更精准


从不用顿号的表达效果看,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有一定的淡化、模糊作用,可避免一些纠缠不清的难以精准解说的问题。比如:“古代只有‘几’、‘案’”与“古代只有‘几’‘案’”,“《青菜》、《长城》、《乡土情结》”与“《青菜》《长城》《乡土情结》”,停顿处理有无区别?是否意味着前者加顿号比后者不加顿号停顿时间要长?多久算长多久算短?如何精准量化恰当体现?这些,恐怕无法清楚说明,全凭个人灵活处理。再如:《中国语文》中有这样一个用例:“在诸家切韵音系的学说里,‘覃’、‘谈’、‘寒’、‘桓’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是一等韵;至于两两之间的关系则大异,‘覃’‘谈’为咸摄的一等重韵,‘寒’‘桓’是山摄的一等开合韵,从这一点来说,‘覃’‘谈’和‘寒’‘桓’是不具备平行性的两组韵。”8“‘覃’、‘谈’、‘寒’、‘桓’”之间加顿号而“‘覃’‘谈’和‘寒’‘桓’”之间不加顿号,理由何在?恐怕难以言说。再说,这也许是《中国语文》为尊重作者表达所作的处理,而过去的《语文学习》等是不会这样处理的,会毫无例外地在所有连用引号之间加顿号,以避免有“标准混乱、体例不一”之嫌;而统统加顿号,似乎又有违作者表达意图。真是两难!可见,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统统使用顿号,看似精准,实则呆板,未必符合作者表达原意,也不符合语用实际,而如果有的用有的不用,又显得标准混乱、体例不一;而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淡化用与不用的区别,看似模糊,实则精准,可避免一些纠缠不清的难以精准解说的问题,符合语用实际。


四、写作校对:不用顿号更方便


从简洁方便的需要看,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相对简洁方便。毫无疑问,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用顿号,表达简洁方便。比如《语文教学之友》中有这样一个用例:“在段落之间,安排一些句式比较接近的句子或者安排‘不仅……而且……’‘……尚且……何况……’‘……,可是……’‘然而……’等复句形式……段尾安排总结性的词语,如‘由此可见’、‘显而易见’、‘综上所述’、‘因此’、‘所以’等。9连用引号之间不用顿号,显然要比使用顿号简洁方便得多(顺便指出:同一段话有的连用引号之间不用顿号而有的用,理由何在?)。当然,这里主要看是否必要: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不必要,不该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如果使用标示语言层级和停顿时间长的其他点号如逗号分号,十分必要,必须要用。另外,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无论是作者写稿还是编者审稿校稿,都十分方便省事,因为此时的顿号稍不注意就会弄丢弄错。不影响表达而简洁方便,避免失误,何乐而不为


此外,有人认为,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可保证卷面美观避免“满纸黑枣子”的视觉缺憾。我认为这一理由也成立,限于篇幅,不再展开。


既然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有诸多好处,而使用顿号不仅无助于精确化表达与理解,而且有诸多害处(影响美观、增添麻烦、导致失误),那为什么要在并列引号及书名号之间使用顿号呢?既然最新《标点符号用法》已明确规定“标有引号的并列成分之间、标有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通常不用顿号”,那为什么我们要在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使用顿号呢?因此,笔者呼吁: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使用顿号!


注释


1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标点符号用法》(GB/T 15834—2011S.北京:中国标准出版社,2012.


2]韩雪屏. 追求语文课程知识体系内部的连贯[J.语文学习,2009,(5.


3]陈军. 我们的眼光瞄准什么[J.中学语文教学,1995,(10.


4]一石. 泰山脚下的盛会[J.中学语文教学,1995,(10.


5]郑时龄. 我的语文观[J.语文月刊,2010,(10.


6]吕叔湘. 语言的演变[A.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六册)[C.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 .


7]马南邨. 杂文四则[A.人教版高中语文(第六册)[C.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 .


8]鲁国尧. “颜之推谜题”及其半解(下)[J.中国语文,2003,(2.


9]向志国. 让汉语文语言“明亮”起来[J.语文教学之友,2005,(3.


原载河南《语文知识》2015年第7

《标有引号或书名号的并列成分之间不要使用顿号》有2个想法

  1. 我能从邓老师的文章中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谢谢您!
    现在,很多语言文字表达方面的规范和要求都很少了。比如文中谈到的标点符号的使用,央视字幕上的“的”“地”“得”字的混用。我想,其中大的原因应该说是:语文文字运用根本路径尚未找谁,很多人就没有多大心事留意各种语言文字运用小路上的风景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