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与思的求索

 

湖北《大家教育周刊》对邓木辉的报道

 

 

邓木辉:勤与思的求索

 

本报记者 高士林

 

在教育这块园地里,他已辛勤耕耘三十多年,专门从事中学语文教学也有二十多年。他原先只是个小学教师,现在任教于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当他回顾这三十多年来的教书生涯时,他不无感慨地说:“这么多年来,如果还算多少有点进步有点成绩的话,那么,我要说,这首先当归功于一个‘勤’字。因为,我深信:天道酬勤!”他叫邓木辉——

 

    读书,成就教师梦想

 

 邓木辉出生于偏僻乡村的农民家庭,童年和少年时光在“文革”中煎熬读过。那时,几乎无书可读,成天只背“红宝书”和“老三篇”,“毕业”后还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小学生。在“戴帽”初中混了两年,同样没有课本,同样无书可读,“毕业”后也算不得一个合格的初中生。

“戴帽”初中毕业,回家务农6年,家里除了生产队发的四卷“毛选”,再也没什么书可读,于是他只好将“毛选”中较为浅显的篇目翻了一遍又一遍,哪怕似懂非懂。有一年,亲戚送给他一本《毛泽东诗词》和一本《鲁迅诗》,他如获至宝,反复阅读,以至其中很多篇目至今还能背诵。后来,邓木辉经常向亲戚朋友借书读。白天劳累一天,晚上在煤油灯下再看到夜深人静。

那时,饥渴的心灵犹如枯焦的禾苗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旱,他多想得到雨露的滋润啊,多想能够上学读书啊!然而,在那个红色恐怖的年代,这无疑是异想天开!

恢复招生考试那年,他凭着一份执着与勤奋,考上了中师。当时,中师同样没有课本,他们所学的一点语基知识和几篇古文都靠老师抄在黑板上讲解。这样,他们所学并不系统,也并不扎实,且只学一年就下去顶课(那时学校师资紧缺)。中师毕业后,邓木辉被分配在一所偏僻的小学教初中(那时小学有“戴帽”初中班)。就这样,他这个经过短期“速成”而算不得合格的中师生,走上了“戴帽”初中的讲台,做了一名真正的老师。因为当时各学校师资紧缺,他先后教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等课程。

 饱受过冬天的严寒,更珍惜春天的温暖。特殊的遭遇与经历,使邓木辉对这份得之不易的教师职业倍加热爱与珍惜,因而时时有搞好工作的勤奋与热情,工作中他除了时时都保持满腔的热情之外,还有比别人更勤奋的态度。然而,“教然后知困”,先天的不足与现实教学所需之间的矛盾使邓木辉在教育教学中捉襟见肘。他懂得,仅靠对工作的热情与勤奋的态度并不能解决现实问题。于是,他勤奋学习,以弥补不足。中师毕业几年后,他的中师同学有人考上西南师大,在高等学府深造,这令他好生羡慕!当时,他心目中便萌生了一个愿望,争取有朝一日也能走入高等学府的神圣殿堂。

 

    求知,丰厚多彩人生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不久黔南教育学院招收小学教师进修,邓木辉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考试。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以优异成绩考上了黔南教育学院,走进了进修中文大专的课堂。在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外国文学等课程中,面对老师开出的要求自读的长长书目,邓木辉简直闻所未闻,更不要说有所猎涉。他自知功底浅薄,因而时时提醒自己:珍惜时间,努力学习。他说,他在黔南教育学院进修期间,每每走进学院的图书馆犹如刘姥姥走进大观园,面对见所未见的满格满壁的图书,深感自己犹如文盲!它如同进入了书的海洋世界,于是,开始广泛阅读中外文学、教育学、哲学、社会学名著。最大限度地把时间与精力投入学习,最终以还算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时被评为优秀学员)。

毕业后在一所乡镇中学教语文,那时,他仍然深感知识功底欠缺。于是,在年近不惑之时,他又参加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本科自学考试。凭着一如既往的执着与勤奋,他一边认真教书,一边有效利用工作之余自学,两年后取得了本科毕业文凭;而此时,我已经是中学高级教师。

 教学难免会碰上问题与疑难。碰上问题、疑难怎么办?一种态度是绕开它,不管它;一种态度是研究它,攻克它。“勤”字使邓木辉对待疑难采取第二种态度。

 有一段时间,中学语文教学比较重视语法教学,而当时正值语法教学内容十分混乱之时,这种混乱这不仅表现在教学资料的说法上,而且表现在语法内容的考试上。作为一线教师,邓木辉对此深有感触,并经常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尴尬。面对“混乱”怎么办?各种说法孰是孰非?如何对学生自圆其说?这些问题引起了他的思考。

在认真思考的基础上,邓木辉写了篇《应该消除中学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的论文,以贵州省黔南州学期统考语文试卷中的两道语法题为引子,列举了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分析了造成混乱的主要原因,指出了混乱导致的负面影响,呼吁消除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当时,除了《中学语文教学》,他手里没有其他语文教学刊物,他只好将写好的稿件投寄《中学语文教学》。不久就接到用稿通知,随后又收到稿件样刊,第一篇论文就被刊出,这让邓木辉喜出望外,倍受鼓舞,我兴趣大增!

 

教研,提升自我能力

 

 “由于……使”及其类似句式,几乎每天见诸各种媒体。1995年,这类句式引起了邓木辉的思考,他觉得这类使用频率极高的句式误用介词缺少主语(也可看作句式杂糅),应该加以规范。经过长时间思考和搜集用例,1997年,他写了篇《我看“由于……使》的文章,该文发表后,引出了山东宁阳一中程贯珠老师的一篇商榷文章《约定俗成,承认现实》以及邓木辉针对程老师文章的另一篇商榷文章《再谈“由于……使”及相关问题》。然而,或许是人们习惯成自然,或许是有人对这类句式有不同看法,这类句式至今依旧高频使用,畅行无阻。当然,在高考试卷中,这类句式绝对被认定为病句!

 2000年,邓木辉调到高中教语文,这时,他才深深地感受到初、高中语法内容不衔接给教学带来的极不方便及对学生造成知识缺陷的严重危害。

于是,他根据教学的切身感受,写了《从教学衔接看中学语法教学》、《对语法教学的几点思考》及《语法教学与阅读写作及相关问题》等文章,引起了教育界极大的反响与关注。

 勤于思考使邓木辉正视了问题与疑难,并一一将所思所想用文章表达了出来。

 2005年,他上了两届高三毕业班;而短短的两届高三毕业班教学,已经使他对高考语文的僵化题型及高三语文(事实上不仅仅是高三语文)的应试教学深感忧虑。经过深入思考,他撰写了《新课改呼唤高考语文题型创新》一文,列举了考点琐细、题型僵化给急功近利的应试教学带来的种种弊端,呼吁取消琐细考点,变换考试题型。文章刊发后,被权威的人大书报资料中心全文转载。 

 邓木辉认为,无论是传统观念还是新课改理论,都认为教书、读书、写文章是教师成长的基本途径。对此,邓木辉深以为然。因此,在教学之余,他除了钻研教材及教参,我还会阅读一些业务书刊,对感兴趣的内容还会搞点摘抄;经常写他钻研教材、阅读书刊及教育教学中的一些思考与感悟。他说:“如果说,这样做最初多少有些出于为评职称的功利,那么,现在纯粹是习惯使然,兴趣使然。自觉这些做法使我有所获益;如果不是这样,我今天肯定还在‘原地踏步’。而要做到这些,需要一个‘勤’字支撑。”

因此,邓木辉由衷深信:天道酬勤!当然,人的成长并不仅靠一个“勤”字,还需天资聪颖。他说:“我天资平平甚至笨拙,虽然还算勤勉、勤奋却所获甚微羞于言说。对此,我有自知之明。但我相信勤能补拙,故始终愿以‘勤’字为引领,在漫长修远的语文之路苦苦求索。”

 【人物档案】

邓木辉  全国优秀教师,贵州省特级教师,贵州省教育名师。先后教过小学语文、初中语文、高中语文等课程。对作文教学、语法教学、语言规范、教材规范等有所关注,注重以研促教和“下水”示范,在各级刊物发表教学论文100余篇。被评为贵州省黔南州优秀科技人才并享受黔南州政府特殊津贴。现为贵州省福泉中学教师。

 

原载《大家教育周刊》2013年第50期总第101期“名师”栏目,由该刊记者高士林老师采访报道

 

 

《勤与思的求索》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