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遗憾的“荫翳”

   


    令人遗憾的“荫翳”


 


 


邓木辉


 


 


 


在电脑打字普及导致许多人常写错别字的大背景下,中央电视台举办“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这对促进国民重视汉字书写、提高汉语素养等,无疑具有重大意义。然百密一疏,有所缺憾。2013913日晚播出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其中听写的一个词语,播音老师读为yīn yì,标准答案为“荫翳”,参赛选手写为“阴翳”,评委老师评定为“也算对”。这未免令人遗憾。


那么,yīn yì到底该写成“荫翳”还是“阴翳”?或者,两种写法是否都可以呢?这要以国家规范标准为判断依据。


我们知道,19851227,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广播电视局联合颁布了国家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该表对“荫”进行了审音,并明确规定:“荫yìn(统读)(‘树荫’‘林荫道’应作‘树阴’‘林阴道’)。”依据这个规定,“荫”是统读字,没有阴平调,只有去声调,不能读为yīn,只能读为yìn。因此,教材用“阴翳”而不用“荫翳”,如《醉翁亭记》中的“树林阴翳”。规范程度颇高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虽然对“阴翳”“荫翳”都有收录,但指出了它们的区别:“【阴翳】yīn yì,(名)树阴;阴影。△一缕不祥的阴翳掠过心头。跟‘荫翳’不同”;“【荫翳】yìn yì(动)遮蔽,△林木荫翳。跟‘阴翳’不同”。由此可见,根据播音老师的读音及《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yīn yì应写为“阴翳”而不能写为“荫翳”。


当然,最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未将“荫”看作统读字,恢复了“荫”读yīn的“合法地位”,给它标注了yīnyìn两个读音,并在yīn下收录了“荫翳”“阴翳”两个词(在yìn下未收“荫翳”),且把“荫翳”作为主要词条(“阴翳”解释为“同荫翳”)。这或许是播音老师读yīn yì而标准答案为“荫翳”的“依据”。评委老师在注意到《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存在的情况下之所以认定“阴翳”的写法“也算对”,大概也是以《现代汉语词典》为依据,并为了调和《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与《现代汉语词典》的矛盾与抵触,采取了折中的办法。然而,我认为:国家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权威性大于工具书及教科书,辞书编纂、教材编写乃至一切场合的汉语言运用都应严格遵守。或许,《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还不完善,还需修订,但目前对有关异读、统读的字词读音,在《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尚未修订与废止的情况下,我们判断对错的标准只能是现行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这正如其他法律法规,或许并不完善,但一经颁布就应严格执行,修订后又按新的规定执行。因此,我认为,在中央电视台为提倡规范而举办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这样的场合,将yīn yì的标准答案规定为“荫翳”,将选手书写的答案“阴翳”认定为“也算对”,都是令人遗憾的,因为这些都有违国家规范标准。


出现失误的原因可能有:①命题老师无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存在,完全以《现代汉语词典》为准,模糊了“阴”“荫”的读音及用法区别;②命题老师注意到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存在,本意是听写“阴翳”yīn yì而误将答案搞成了“荫翳”;③命题老师以《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为准,本意是听写“荫翳”yìn yì而播音老师误读成了yīn yì;④评委老师将《现代汉语词典》的不规范注音及有些人的不规范用法当作了规范用法(故说“也算对”。其实,评委老师应根据《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的规定及播音老师的读音,指出标准答案错误而认定选手答案“完全对”)。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有违现行规范标准,很不应该,令人遗憾。


再谈点相关话题:


关于“林阴”“树阴”该不该用为“林荫”“树荫”等,前两年的所谓“教材‘林阴道’用错”事件曾引发中华语文网等展开热烈讨论(参见中华语文网博文《林阴道,没有错》《意犹未尽说“林阴”》等,http://dengmuhui.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52495314.html)。讨论中,南师大古典文献学与汉语言文字学专业特聘教授黄征先生的结论是:“阴”与“荫”是古今字关系,“阴”是祖宗,“荫”是孙子,“林阴道”是原始正统用法,“林荫道”是后起从俗用法,应以“林阴道”用法为规范。(参见《“林阴道”写法不为错  汉代前只有“林阴”》。来源:《扬子晚报》;亦见2011527搜狐新闻:http://news.sohu.com/20110527/n308676838.shtml;亦见当时其他网络媒体)退一步说,即便理据上莫衷一是,各执一端,但既然国家颁布了规范标准《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就应该严格遵照执行。因为,颁布规范标准的目的之一正是为了解决纷争、规范用法与统一用法;否则,规范标准没有必要制定与颁布。


 


2013年9月14日


 


刊载于《语言文字报》第763期,2014年1月22日第2版“规范 应用”“纠错”栏目


 


附:我在语文出版社“在线答疑”的提问与回复



























问题标题: 以什么为规范标准
提问人: 邓木辉
问题内容: 《现代汉语词典》对许多统读字仍爱按“旧读”注音(如:期、骑、荫、胜……),与《异读词审音表》相抵触,造成语用混乱(如“中国汉字听写大会”将“阴翳”的答案搞成“荫翳”)。
请问:当《现汉》注音与《审音表》抵触之时,以什么为规范标准?我个人认为《审音表》权威性高于《现汉》,当《现汉》与《审音表》抵触之时,应以《审音表》为准。对吗?
提问时间:[2013-9-25 10:50:22]
回复人: 章承董
回复内容: 邓老师:
您好!《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是由国家语委、原国家教委、原广播电视部审核通过并公布的,规定“文教、出版、广播等部门及全国其他部门、行业所涉及的普通话异读词的读音、标音,均以本表为准”,它属于国家语言文字规范标准的层面。而词典、字典,一般是由学者(或学术机构)编写,由出版社编辑加工并出版的,不同的词典、字典,因编者的学术观点不同,对某些问题的处理会有不同。您所提到的《现代汉语词典》是一部很有影响的优秀工具书,但它并不能完全代表语言文字规范标准。
回复时间:[2013-9-26 17:07:39]


 

《令人遗憾的“荫翳”》有6个想法

  1. 我也在关注汉字听写大赛,但没有邓老师这样细心,还写成了论文!并问节日好![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随便写写,没有作用。[/quote]

  2. 《现代汉语词典》与《审音表》说法不一致,原因是《现代汉语词典》的编撰者不负责任,我们应该给商务印书馆写公开信,让他们给天下一个说法。不然还得乱下去。[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严老师好!
    不能说他们不负责任,但可以说他们蔑视法规,固执己见。他们之所以坚持自己的做法,大概因为他们对《审音表》有不同看法。问题是,谁也没有公然违法的权力,除非不知有法。[/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