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语文需引导学生亲近文本

 


  真语文需引导学生亲近文本


 


邓木辉


 


 


我认为,语文学习其实很简单,只需亲近文本,无需花哨的形式。这一想法倒不是源于目前《语文建设》《语言文字报》等开展的“真语文”大讨论(当然,讨论促进了我的思考,深化了我的认识),而是源于自身的学习经验和多年的教学实践,也源于我对多年司空见惯的追求花哨形式的“非语文”的反思。


于是,当2010年《语文世界》“纪实关注·语文人物”栏目向我约稿,并要求我同时提交表明自己教学理念的一纸题词时,我毫无迟疑地写下:“与文本‘亲密接触’是语文学习的根本途径,引导学生亲近文本是语文教学的不二法门。” [1]是的,在我看来,语文学习其实很简单:就是与文本“亲密接触”,就是多读多思,亲近文本,走进文本;因此,语文教学应引导学生亲近文本,甚至,引导学生亲近文本是语文教学的不二法门。现在想来,这句题词颇有些“真语文”的内涵与味道。


语文学习之所以要亲近文本,是因为只有亲近文本,才能学有所得。不要说较高层次的理解需要亲近文本,走进文本,反复咀嚼,涵泳体味,就是一般层次的理解,也需要亲近文本,走进文本。否则,学无所得。无论何种层次的理解,只需亲近文本用心阅读即可,无需花哨的形式。相反,花哨的形式不仅无助于理解,甚至会妨碍理解。


联系我们自身的学习情况看,平心而论,我们如果能学有所得,难道不是与文本“亲密接触”的结果吗?无论阅读纸质书籍还是阅读电子文章,不是需要反复阅读,用心体会,亲近文本,走进文本,才能读有所获吗?这里的潜台词是:教师的语文学习不需要花哨的形式,只需要老老实实用心阅读即可。


既然教师的学习情况如此,人同此心,事同此理,学生的学习情况何尝不是这样呢?平心而论,学生学一篇文章,如果能学有所得,无不是与文本“亲密接触”,反复阅读,用心体会,亲近文本,走进文本的结果。这里的潜台词是:学生的语文学习也不需要花哨的形式,只需要老老实实用心阅读即可。因此,语文教学应安排足够的时间,引导学生或诵读品味,或默读思考……舍此,将事倍功半。


亲近文本方能学有所得,教师的“教”注意到了学生的“学”的这条规律,并且充分尊重这条规律,教学中安排充裕的时间让学生亲近文本走进文本,采用恰当的方法引导学生亲近文本走进文本,教学才可能有效甚至高效。相反,教师如果没注意到学生学习的这条规律,或者虽然注意到了这条规律,但为了赶时髦而不尊重这条规律,而采用花哨的形式,追求表面的热闹,不安排较充裕的时间让学生亲近文本走进文本,不采用恰当的方法引导学生亲近文本走进文本,教学就可能低效甚至无效。


事实上,教学不尊重这条规律,为赶时髦而采用花哨形式,追求表面热闹,以致妨碍学生亲近文本,这样的课并不少见。比如:


形式主义的“合作探究”。示范课及评优课,为体现新课改的“合作探究”,为追求观赏性的热闹好看,一定会安排“合作探究”这一教学环节。我们通常见到的情形是:还没让学生默读完或者朗读完一遍课文,教师就提出问题让学生“合作探究”;教师一声令下,学生叽叽喳喳;三两分钟后教师就让学生回答问题。学生没有充裕的时间读书,没有走进文本,没有静思默想,没有自主探究,能“合作探究”什么?探究质量如何?教师让学生回答问题,学生虽然也能说上几句,但通常理解肤浅,深度不够,质量不高。平心而论,如果安排三两分钟让教师进行这样的“合作探究”,教师没有走进文本,没有静思默想,又能探究些什么?又能说出些什么?因此,针对这种现象,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这样的“合作探究”质量不高,好看而不管用,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合作探究”,要么给足时间,要么大胆舍弃——哪怕抵触新课改![2]然而,安排足够的时间让学生默读文本走进文本,这又是示范课评优课等十分忌讳的事情,因为让学生长时间默读,会使课堂显得很“静”而不热闹不好看(虽然管用实在)。于是,有人为示范课评优课的热闹形式辩护:不热闹的课谁愿听呀!然而,我始终认为,宁愿要管用实在的“静”,也不要华而不实的“闹”。或许有人还会这样说:我让学生课前预习了呀,课堂上不必安排时间让学生再读文本。然而要知道:在学生课业负担普遍过重的情况下,且不说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课余时间能够去读,且不说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自觉性真会去读,即便有,过多地占用其课余时间,不也加重了他们的课业负担了吗?


过多过滥的“现代技术”。现在,随着办学条件的改善,一般的教室都有多媒体投影,都能即时上网获取音像资源,因此,不要说示范课及评优课少不了会用多媒体等“现代技术”,就是一般的常规课也少不了。于是,名家的诵读视频代替了教师的本真范读,网络的影视资源代替了教科书的纸质文本,漂亮的多媒体投影代替了教师的朴素板书。于是,学生只听名家朗诵而听不到教师的范读,因为教师通常会以自己读不好为借口而不范读;学生多看影视而少读课文,因为课堂很少安排默读诵读环节;学生多看多媒体投影而少见教师板书,因为教师多用投影代替板书。且不说示范课及评优课,因为这些课毕竟要示范要获奖,似乎不用多媒体就不能示范不能获奖,追求花哨的形式或许无可厚非;然而,不少常规课也过多过滥地依赖“现代技术”,且有越演越烈之势啊。王旭明先生是非常赞赏贾志敏老师的没有精美的课件,没有动听的音乐,也没有眼花缭乱的画面,没有煸情的话语”的真语文课的,因而“郑重建议全国语文教师少用或不用PPT、录音录像以及各种道貝,只用嘴和粉笔黑板,让语文教学回归语和文。” [3]孙绍振先生更是从理论层面详尽阐述了画面、声音有局限性,不能靠视觉听觉手段替代阅读品读文本的深刻道理。[4]笔者无意否定恰当运用多媒体等“现代技术”的必要性;恰恰相反,笔者认为多媒体等“现代技术”的恰当运用有其进步性、合理性及必要性,因为它有诸多优越性,如形象直观、漂亮美观、方便快捷等。但多媒体运用确实有一个合理取舍的问题。我们稍作留意就会发现:教师如果投影过快,学生就会看不过来;教师如果投影过多,学生就会记不下来;学生如果多看影视资料,就会减少阅读纸质文本的兴趣;教师如果依赖多媒体,就会钝化范读板书的能力;等等。恰当的做法是:应让多媒体等“现代技术”仅仅作为教学的辅助手段,而不是主要凭借;可用可不用,尽量不用;应在学生阅读文本走进文本的基础上用,而不是本末倒置,喧宾夺主。


华而不实的“活动体验”“活动”有广义狭义之分,本文所谈的“活动”指课堂教学中学生的表演、展示等狭义活动。“活动”是新课改的重要理念之一,且新课改理念的“活动”多指狭义“活动”;因为新课改理念大多是“西化”的产物,其“活动”是为了“体验”与“建构”,是基于杜威“做中学”理论而提出的。贯彻新课改理念是自上而下的“政府行为”,有强大的舆论导向。在这种强大的舆论导向下,目前国内公开课的主流形式是“活动”。这正如江苏省教育学会课堂教学研究中心主任严华银先生所指出:目前国内公开课的主流课型是展示表演课,多为学生热热闹闹的活动,少有学生静思默想的阅读。[5]不仅公开课,常规课搞“活动”的也不少。某市教育行政部门曾经组织骨干教师到杜郎口取经,在全市推广其课堂教学模式。我听过一节效法杜郎口模式的常规课:其中的一个环节,教师要求学生将预习成果“展示”在黑板上(教室四周有便于展示成果的黑板),以便大家共享;学生的“展示”,无非是将教材注释或者教辅资料中的词语解释、生字注音、作者介绍等抄在黑板上。这个教学环节是低效甚至是无效的:首先,学生板书的字体较小字迹潦草(因时间仓促),不能让全班都看得清楚,不能达到共享的目的;其次,用视觉手段展示,速度太慢,信息量小;再次,这样的展示只不过是简单的抄写,没有理解的深度,没有思维的创新,没有独特的体验(且不说掌握知识是否都需要体验),几乎没有知识的构建。这样的“活动”完全没有必要;而之所以采用,完全是为活动而活动,为展示而展示,为模式而模式,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其实,真要让学生掌握这些内容,只需让学生亲近文本,看看课本注释或教辅资料就行。不少课堂中的表演、展示等“活动”,虽不能说完全滑稽搞笑,但大多肤浅低效,远不如朴素形式的亲近文本静思默想有效。或许正因为如此,某市大力推广的杜郎口教学,一个学期就寿终正寝。


加重负担的“学案教学”。据说,为确立新课改的“学生中心”理念,抛弃传统教学的“教师中心”理念,不少地方用学案取代教案,推广学案教学。然而,学案取代教案没有必要,因为名称的改变并没有解决问题,学案仍是由教师或教研人员编写,本质上还是教师视角教师中心。目前学案名称繁多:学案、导学案、固学案……但无论名称如何变换,本质并没有改变:学案就是练习册!教学少不了练习,学案作为练习册本来无可厚非;问题是,学案的练习量普遍过大——每篇课文动辄两三页甚至更多。而且,学案教学的模式通常是“先学后教”或者“先做后教”,或者叫“作业前置”,而这挤占了学生的课余时间,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试想:要求学生课前完成有大量练习题的学案,该占用他们多少课余时间?其课业负担该有多重?作为老师,于心何忍?更成问题的是,学生用大量时间完成学案,又有多少时间去亲近文本走进文本?学案教学的弊端,王家伦、张长霖二位老师的文章《语文学案,教育改革中的一个怪胎》有详尽而全面的分析[6]。或许正因为存在这些弊端,大家纷纷效法的杜郎口中学早已正式宣布取消学案教学。[7]


花哨形式还有一些,限于篇幅,不再谈及。而仅就这些,足以说明时髦而花哨的形式有碍学生亲近文本,与真语文相悖。


什么叫真语文?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我的理解是:在内容取向上,真语文的教学内容应是真正的“语文”内容,而不是“泛语文”,更不是“非语文”,不能种了别人的田而荒了自己的地;在方法选择上,真语文的教学方法应适合于真正地学语文,应该是朴实本真的,而不是华而不实的。因此,我认为真语文需引导学生亲近文本,因为亲近文本既指学习内容指向语文,也指学习方法取法朴实。


 


参考文献:


[1] 邓木辉.天道酬勤——我的一点经历和感悟J].语文世界(教师之窗),20106.(封二)


[2] 邓木辉.评课之后话语文J].中学语文(教师版),20107-8.


[3] 王旭明.终于,听了堂真语文课J].语文建设,20127-8.


[4] 孙绍振.真语文拒绝“豪华包装”J].语文建设,20134.


[5] 严华银.回归真实:语文课堂教学的一条出路J].中学语文教学,20104.


[6] 王家伦,张长霖. 语文学案,教育改革中的一个怪胎J. 中学语文教学,20126.


[7] 崔其升.杜郎口中学为何取消导学案J.神州·校长,201212.


 


原载《语文建设》2013年第7期。刊出时压缩了正面论述的部分内容,标题亦改为“真语文应摒弃的四种教学形式”

《真语文需引导学生亲近文本》有5个想法

  1. 引导学生亲近文本,学习内容指向语文,学习方法适宜语文。朴实本真!

    愚(鱼)以为:
    朴素形式的亲近文本静思默想有效,真切的语文活动体验也有效呵。

    实用中的语文,美学中的语文不矛盾的。
    邓老以为呢。

    敬请您批评指正http://liyanhua.blog.zhyww.cn/archives/2013/201381820838.html

    [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感谢小鱼老师关注!
    恰当的“活动”是有效的,我针砭的是徒有形式、华而不实的“活动”。“活动”是为了“体验”与“构建”,而我认为,很多知识的学习是无需“活动体验”的,识记理解就行;随着年龄的增加与年级的升高,“活动体验”所占的比重会越来越少。这些意思,我在拙文《语文学习,光一个“活动”不行》》《聆听与静思:不可或缺的活动》等中已有表达,欢迎浏览探讨。
    小鱼老师是才女,博文屡屡荣登首页头条,由衷祝贺![/quote]

  2. 邓老师此文我在《语文建设》看到了。《语文建设》发起的“真语文大讨论”真带劲,特别是第7期,几乎占去杂志的一半篇幅。[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语文建设》与《语言文字报》发起“真语文”讨论很有必要,因为目前中小学语文课堂确实有许多“假语文”与“非语文”。[/quote]

  3. “亲近文本”和“走进文本”是否应该换一下位置?不“走进”,“亲近”何来?这是我个人的阅读体验,与你交流。

    另,邓老师对“过多过滥的‘现代技术’”的批评,我深有同感,因为我发现我会对课件产生依赖,甚至可以偷懒。由于年轻,我很担心这样会影响自身成长,所以,不做课件快一年了:这样很多东西都得逼着自己记下来,对文本细节的解读都得内化充分了才敢登讲台。[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用这样的排列顺序,我不是随意的。我的理解是:先“亲近”,再“走进”。类似于先培养“亲近”的感情,才能深入阅读,走进文本。[/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