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华文风,根在评价

 

    浮华文风,根在评价

 

邓木辉

 

 

 对浮华文风,很多人深恶痛绝,许多语文教学刊物都曾开辟专栏进行讨论,从各个方面揭示了浮华文风的形成原因。但浮华文风非但没有止息,反而有越吹越猛之势。对此,《中学语文教学》2010年第1期的“深度关注”又以专栏形式,刊发了王俊鸣老师的《“三股文”的兴起与作文教学的导向》及管然荣、任海霞老师的《经世致用文  为时为事著——当前考场浮华文风探源》,对浮华文风进行猛烈批评,对形成原因予以深刻揭示。读后颇有共鸣,忍不住也说几句。

 笔者认为:浮华文风,根在评价。尽管遭受严厉抨击,浮华文风非但没有止息,反而有越吹越猛之势,其根本原因和直接原因就在于:注重浮华的评价标准没有改变。

 对形成浮华文风的浮华作文,笔者把它叫做“套话作文”。本文所说的“套话作文”,是指语言浮华、结构呆板、最近几年颇为流行的一种“新八股文”。其语言浮华主要表现在:多引古诗文,多用排比句、比喻句,语句铺陈而无气势,辞藻华丽而无内涵。其结构呆板主要表现在:铺成排比的开头——罗列名人的主体——铺成排比的结尾,有时还有一个穿靴戴帽的“题记”与“后记”。这种“套话作文”最近几年十分流行,走进书店,翻开“优秀作文”“满分作文”之类的东西,差不多都是这种货色。

 这种文章最初在高考作文中出现,的确很有“视觉冲击力”,很能吸引眼球,令人耳目一新,因而被认定为“有文化底蕴”,被评定为“优秀作文”甚至“满分作文”。于是,有所谓的“满分作文”“作文秘笈”“作文宝典”之类的“应试秘方”极力推荐、大肆炒作;于是,这种作文大行其道,不仅仅出现在高考作文中,而且出现在整个中小学平时训练的作文中。须知:中小学平时训练的最终目标是高考呀!

 然而,这种千篇一律的东西出现得太多太滥,自然会引起人们的反感。大家不免会反思:文章难道篇篇都要这样写?千文一面,谈何创新?“旧八股”尚且摧毁,“新八股”岂能放任?再精美的食物也会令人倒胃,何况“新八股”还远远谈不上精美!于是,尽管有人还有不同看法,还为“华丽”“套作”辩护,但这种“新八股”似的“套话作文”,已引起更多人的反感和警惕,差不多成了众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于是,许多语文教学刊物如《语文建设》《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等开辟专栏讨论“套话作文”,刊出了许多分析“套作”原因、提出“防套”对策的文章。讨论中,有人指出“套话作文”根在作文命题“过于文学”,认为华丽花哨的作文命题使作文的奢华文风登峰造极,使明艳、虚浮、散乱的“落花流水式”文章大行其道,使很多考场作文的语言已“文学”得“不像话”,主张“高考作文命题要与‘高考’相匹配”(王连明:《高考作文命题要与“高考”相匹配》,《语文学习》20091期);有人指出“套话作文”根在阅读教学,认为阅读教学以读带写的教学模式导致学生过分模仿,认为“阅读是吸收,写作是倾吐”的阅读教学理念导致学生“倾吐”时“套作”,认为“注重个人反应、个性解读,是摆脱文本遮蔽、避免套话作文的良策”,主张改革阅读教学(潘新和:《“套话作文”根子也在阅读教学》,原载《语文学习》200811期,《语文建设》20091期摘录转载)……这些文章从各自关注的领域提出看法并分析论证,很有见地,笔者完全赞同。但笔者还认为,评价是导致“套作”与“浮华”的根本原因与直接原因,还需给予关注,加以讨论。故本文提出“‘浮华作文’,根在评价”的观点,打算从评价的角度谈谈看法,主张“完善评价防‘套作’”;抛砖引玉,以期讨论更加深入,“防套”更有成效。

 这里所谈的评价包含两层意思:评价标准;评价现状。

 先谈评价标准。 多年来,高考作文评分标准规定了“基础等级”与“发展等级”,且“发展等级”的分值由当初的10分变为现在的20分。这一规定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鼓励考生写出有“发展等级”的文章,或者是对写出“发展等级”文章的考生给予高分,不埋没其写作才能。然而,“发展等级”的规定并不科学,它不符合阅读评价实际,它不利于中学作文教学(故笔者主张废除“发展等级”,参见拙文《“发展等级”当休矣》,《中学语文》2006.3)。按现在的规定,“发展等级”有4个构成要素:①深刻(透过现象深入本质,揭示事物内在的因果关系,观点具有启发作用);②丰富(材料丰富,论据充足,形象丰满,意境深远);③有文采(用词贴切,句式灵活,善于运用修辞手法,文句有表现力);④有创新(见解新颖,材料新鲜,构思新巧,推理想象有独到之处,有个性特征)。这里只就“有文采”的规定谈谈看法。将“有文采”列入“发展等级”而未将与之相对应的“朴实有意蕴”列入“发展等级”,这样的规定不科学。因为,文章的风格及内容多种多样:有的朴实,有的华丽;有的浅白,有的典雅;有的直露,有的含蓄;有的爱用生词新句,有的爱用家常语言;有的表达深刻的思想哲理,有的抒写平凡的生活情趣……它们各有其美,各有其存在价值,我们不应该厚此薄彼,重“文采”而轻“朴实”。比如: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与《背影》,可以分别看作华丽与朴实两种风格的代表作,哪一篇有“发展等级”?按以上规定,只能是《荷塘月色》,因为它极有文采!按以上规定,《背影》没有“发展等级”,因为它表达的是陈旧的“父爱”主题,它运用的是朴素的家常语言,它没有表达深刻的哲理,也看不出材料有多丰富形象有多丰满。然而,我们能说《背影》不是好文章吗?或者说,它没有《荷塘月色》美吗?显然不能这样看!也许有更多的人认为《背影》比《荷塘月色》更美呢!再如:与汉赋及魏晋散文相比,唐宋“古文运动”中的散文要朴实得多,然而,我们能说它不如汉赋及魏晋散文美吗?显然也不能这样看!苏轼在《与侄书》中说:“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乃绚烂之极也。”在苏轼看来,“绚烂”只不过是少小作文的低级境界,而“平淡”才是“渐老渐熟”的高级境界。当然,这是苏轼的一家之言,我们大可不必奉为准则,大可不必扬“平淡”而贬“绚烂”;但苏轼的话至少表明:平淡朴实也是美!而在以上“发展等级”的构成要素中,“有文采”是构成要素之一,平淡朴素则不能登其“大雅之堂”,这样的规定是不科学的。再说,文章的表达形式由表达内容及交际对象决定,有的应该平淡朴素,有的应该典雅含蓄……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讲的也正是这个道理。而如果我们不顾文体特点和交际需要,不管写什么都追求文采——都堆砌排比比喻,都引用古文古诗,都罗列名人事例……这,必要吗?这,像话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上有所好,下必效焉。”这里的“上”指评价标准的制定者,“下”指一线教师及学生。既然“上”已将“有文采”列入评价标准的“发展等级”而不允许“朴实有意蕴”登其“大雅之堂”,“下”自然要“投其所好”“求长避短”,拼命追求“文采”而避免“朴实”,以便达到“发展等级”,获得高分。须知:“高分”不仅标志着教师的教学“成绩”,更关系到学生的切身利益啊!于是,一本本指导学生追求“文采”夺取高分的《满分作文》《作文秘笈》《作文宝典》之类的“应试秘方”大为畅销,一篇篇指导学生追求“文采”显示“文化底蕴”的大谈其谈“巧堆排比比喻”“巧引古文古诗”“巧用名人事例”“巧写开头结尾”等等的“应试论文”纷纷发表,一堂堂指导学生追求“文采”苦攀“发展等级”高峰的应试作文课连连进行,一篇篇语言华丽、结构呆板、言之无物、华而不实的“应试八股文”犹如“满园春色关不住,枝枝红杏出墙来”!更为荒唐的是,有的老师为使学生得到“有文采”的“发展等级”高分,居然给学生出歪招、指歪路,还美其名曰“科学备考”。前不久,有两名外省的“专家”到某处(恕不言明)搞“科学备考”的高考辅导讲座,居然无所忌讳地说:在有限的高考时间里不可能写出优秀作文,所谓“优秀作文”全都为抄袭之作,学生想获得高分必须背“优秀作文”,以便高考时改头换面,巧妙嫁接;还说一篇“优秀作文”至少要讲述三个名人事例、引用三句名人名言,学生如果不能讲述和引用就要学会瞎编名人事例和名人名言,假冒是某某外国名人所作所说(说抄袭和冒充阅卷老师一般不会发现,还会佩服学生知识面宽、功底深厚!),以显示自己文章“有文采”“有文化底蕴”;还告诉学生如何在开头结尾堆砌排比、比喻,以显示自己的文章“有文采”……打着“科学”的旗号,兜售“伪科学”的货色,可见“发展等级”的“有文采”如何使人为了“投上所好”而抛弃良知,学会虚假,甚至丧心病狂!

 再谈评价现状。评价标准将“有文采”列入“发展等级”而未让“朴实有意蕴”登其“大雅之堂”,使得作文评价重文采而轻朴实。无论是高考阅卷还是平时模拟考试或者作文批改,都对语言华丽者给高分,对语言朴实者给低分。这一情况在全国高考评卷、地区统考评卷等集体评卷中表现尤为突出,因为集体评卷时间紧张,快速进行,教师对学生作文往往来不及细看。在这样的情况下,语言华丽者哪怕华而不实、内容空洞,但因有“视觉冲击力”,容易吸引阅卷教师眼球,受到青睐,获得高分;语言朴实者尽管有不少是有情趣、有意蕴、内容充实的佳作,但因缺少“视觉冲击力”,且其情趣意蕴又需慢慢阅读仔细领会方能读懂感知(比如表达含蓄的记叙文、散文)而阅卷教师通常又做不到这一点,常得低分。这是不少教师鼓励学生追求华丽避免朴实的重要原因,也是不少教师谆谆告诫学生多写观点鲜明的议论文少写表达含蓄的记叙文或散文的重要原因,也是考场作文议论文多记叙文少的重要原因。被媒体披露并引起关注的2007年江苏高考作文评卷对一篇朴实作文的给分情况,就足以说明以上分析并非杜撰:一篇语言朴实而内容充实的作文,最初只得36分,后经评卷组长何永康先生发现,最终竟获54分!在几十万份考卷中被发现,这篇作文是幸运的,这个考生是幸运的,然而,幸运的降临实在具有偶然性,情况类似而未获幸运的肯定还有不少!这样看来,高考作文阅卷不知有多少“冤假错案”啊!如果我们正视现实,如果我们毫无顾虑——顾虑考生和家长质疑评卷信度,顾虑社会有负面看法——我们应该敢于承认这一点。

 平心而论,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上述着重谈及的评价标准规定不科学的原因外,还有一线教师不得已而为之的原因。在平时训练中,因为评价标准将“有文采”列入“发展等级”而将“朴实而有意蕴”排除在外,为获得“发展等级”的高分,教师不得不要求和鼓励学生追求文采而避免朴实;学生积累有限认识有限,教师时间有限精力有限,不得不急功近利投机取巧,鼓励学生在形式上套用模仿追求文采,只求“形似”而不求“神似”(“形似”易求而“神似”难求),教给学生一些“改头换尾”“嫁接组装”“巧妙套用”的“应试绝招”(如要求学生背诵“美文”,以便考试时巧妙“拿来”),尽管他们对这种“组装生成”、华而不实、千篇一律的“新八股文”也十分反感。在集体评卷中,因为任务繁重时间紧张,教师不得不快速扫描一目十行,关注文采关注形式,对有“视觉冲击力”的文章慷慨给分,而对“外貌朴素”语言朴实内容充实但缺少“视觉冲击力”且难以快速感知的文章吝啬给分。还有惯性使然的原因。大家都习惯了“套话作文”的操作套路,要改变做法也不大容易。这也是“套作”之弊早被认识而“套作”之法仍然流行的一个原因。当然,还有教师认识上的原因,有的教师将华丽等于丰富、将朴实等于干瘪,只知“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不知“修辞立其诚”“文胜质则史”,故确实认为华丽绝对胜过朴实,因而出乎本心地要求和鼓励学生追求华丽避免朴实。但这种情况比较少,更多的是被评价标准牵着鼻子走,不得已而为之。因此,要防治“套作”,措施之一是取消“发展等级”(它还有别的弊端),至少要取消“有文采”;或者修正“发展等级”,将“朴实而有意蕴”列入“发展等级”。这样,“套作”之风,或许可息。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2010年第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