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等级”当休矣

 

   “发展等级”当休矣

 

                 邓木辉

 

 

 近几年,高考作文评分标准规定了“基础等级”与“发展等级”,且“发展等级”的分值由当初的10分变为现在的20分。这一规定的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鼓励考生写出有“发展等级”的文章,或者是对写出“发展等级”文章的考生给予高分,不埋没其写作才能。然而,“发展等级”的规定并不科学,并不符合阅读评价的实际,更不利于中学作文教学,使中学作文教学出现诸多弊端。“发展等级”当休矣。

 一、“发展等级”的规定不科学

“发展等级”有4个构成要素:①深刻(透过现象深入本质,揭示问题产生的原因,观点具有启发作用);②丰富(材料丰富,形象丰满,意境深远);③有文采(词语生动,句式灵活,善于运用修辞手法,文句有意蕴);④有创新(见解新颖,材料新鲜,构思新巧,推理想象有独到之处,有个性特征)。文章的风格及内容多种多样:有的朴实,有的华丽,有的浅白,有的典雅,有的直露,有的含蓄,有的爱用生词新句,有的爱用家常语言,有的表达深刻的思想哲理,有的抒写平凡的生活情趣……它们各有其美,各有其存在价值,我们不应该扬此抑彼。比如:朱自清的《背影》与《荷塘月色》,可以分别看作朴实与华丽两种风格的代表作,哪一篇更具有“发展等级”?按以上的几点规定,大概是《荷塘月色》吧,因为它极有文采!用以上的规定来对照,《背影》似乎没有“发展等级”:从内容看,它表达的“父爱”主题是陈旧的;从用语看,它运用的是朴素的家常语言;没有深刻的说理,也看不出材料有多丰富形象有多丰满。然而,我们能说《背影》不是好文章吗?或者说,它没有《荷塘月色》美吗?显然不能这样看!也许有不少人认为《背影》比《荷塘月色》更美呢!再如:与汉赋及魏晋散文相比,唐宋“古文运动”中的散文要朴实得多,然而,我们能说它不如汉赋及魏晋散文吗?显然也不能这样看!苏轼在《与侄书》中说:“凡文字,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彩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其实不是平淡,乃绚烂之极也。”在苏轼看来,“绚烂”只不过是少小作文的低级境界,而“平淡”才是“渐老渐熟”的高级境界。当然,这是苏轼的一家之言,我们大可不必奉为准则,大可不必扬“平淡”而贬“绚烂”,但苏轼的话至少表明:平淡朴实也是美!而以上“发展等级”的构成要素中,“有文采”是构成要素之一,平淡朴素则不能登其“大雅之堂”,这样的规定是不科学的。再说,文章的表达形式由表达内容及交际对象决定,有的应该平淡朴素,有的应该典雅含蓄……

 二、“发展等级”不符合阅读评价实际

 我们平时阅读,并不区分一篇文章中哪些是“发展等级”,哪些不是“发展等级”;也不区分不同文章哪些有“发展等级”,哪些没有“发展等级”;更不以有无“发展等级”来评价它是否算好文章。没有这个必要!阅读,无非是为了提取信息(当然还有其它目的),无需关注阅读材料有无“发展等级”。学生阅读也是如此。而且,在学生的整个中小学阶段,他们的阅读从来没进行过关注有无“发展等级”的训练,因而他们对什么是“发展等级”大多不甚了然。可见,“发展等级”不仅不符合阅读实际,而且与阅读完全脱离关系。

 三、“发展等级”不利于中学作文教学

 更成问题的是:“发展等级”正使中学作文教学偏离正确轨道!作文教学的根本之路在于引导学生观察生活、感悟生活、增加积累,培养其观察、感悟、认识的能力。观察、感悟、认识的能力提高了,积累增加了,解决了“有米下锅”的问题,就容易写出内容充实、见解深刻、感情真挚的好文章;反之,只能胡编乱造、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哗众取宠。因此,作文教学要着重培养学生观察、认识、感悟的能力,要在内化其基本功上下工夫。然而,自从有“发展等级”的评分标准,为获得“发展等级”的高分,中学作文教学完全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不再走培养学生观察、感悟、认识能力的“笨路”,而走追求浮华、翻新形式、投机取巧的“捷径”。通常的做法是:为追求内容“创新”,鼓励学生写科幻故事等不熟悉的领域,而对身边的人和事漠然视之;为追求文体“创新”,鼓励学生写童话体、寓言体、戏剧体、实验报告体等不熟悉的体裁,而对记叙、说明、议论等常见体裁不屑一顾;为追求形式“创新”,不管有无必要,是否贴切,每篇作文总要求学生写一段“题记”;为追求“有文采”,使文章具有“视觉冲击力”,总要求学生堆砌排比句、比喻句,罗列古诗文,乱用似通不通、华而不实的生词新句……作文评价也是“扬华贬朴”:写得华丽花哨的,给高分;写得朴实平淡的,给低分。这种做法已经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后果:由于追求内容“创新”,关注新奇领域,忽视对现实生活的观察、感悟、认识,学生这方面的能力十分欠缺;由于追求文体“创新”,忽视常见文体,学生大多对记叙、说明、议论等常见文体写不好,而对童话、寓言、戏剧等“创新”文体也写不像;由于重形式,轻内容,也由于缺少观察、感悟、认识的能力,学生作文大多无具体内容,无真情实感,通常是一些胡编乱造、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哗众取宠、内容平淡、形式花哨之作……总之,“发展等级”正使中学作文教学远离朴实,走向浮华,偏离本真。

 面对“发展等级”,师生多有无奈。以上指出的种种错误做法,师生并非都愿意这样做,但为了获得“发展等级”的高分,又必须这样做!这是多么的无可奈何!在应试教育的环境里,让学生提高应试“成绩”,这不仅是教师的责任,更决定着学生的命运,你能不追求“发展等级”吗?

 总之,“发展等级”的规定不科学,不符合阅读评价的实际,更不利于中学作文教学,“发展等级”当休矣。

 

 (原载《中学语文》2006年第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