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时代

 


   想读书而难得书读


——我的学生时代


邓木辉


 


我的学生时代不堪回首,因为在文革中煎熬度过,想读书而难得书读。


满打满算,我总共读书十年:小学五年,初中两年,中师一年,教育学院进修两年。教育学院进修,已经是当老师六年之后的事了,算不得一般意义上的学生时代。因此,我从教之初的实际学历只有八年,充其量只是半个小学生,小半个初中生,小半个中师生。


我之所以还算半个小学生,是因为读完三年级才遭遇文革。三年级前就读的那所乡村点校,只有一个民办老师并实行“复式教学”(三个年级同在一个教室上课),但有语数课本,教学秩序正常。四五年级到大队完小就读。文革开始了,四年级虽有课本,但印好的好些课文被涂抹覆盖不让学习。五年级没有课本,只有《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选集》。学校越来越乱,基本上不能正常上课,即便小学生也经常被叫去参加批斗会,有的同学还因说错话被批斗。这时每天上学,父母千叮万嘱提心吊胆,自己规规矩矩沉默寡言:怕言行失当被批斗。这样,自然学不到什么,我只能算半个小学生。


后来在公社的“戴帽”初中“毕业”,但也只能算小半个初中生。初中两年只有三本书:《语文》《数学》《农基》。《语文》《农基》学过什么不记得啦,只记得《数学》学到一元一次方程与平行线,还没有现在初一上学期的内容多。每学期要放两星期农忙假,在校期间经常是半天学习半天劳动(学校有土地);自然,所有学生还经常被叫去参加群众大会。这样,初中“毕业”也只能算小半个初中生。


 初中毕业后,因家庭成分不好不能升学,不到十五岁的我只能回家务农;一干就六年半,直到恢复招生考试。


 在繁重的劳动中,我瘦弱的身体和疲惫的身心无时不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摧残与煎熬,但求知的欲望始终不曾熄灭。我多想读书啊!然而,家里除了生产队发的“毛选”别无读物。于是,“毛选”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有一年,五舅送我一本《毛泽东诗词》和一本《鲁迅诗》,我如获至宝反复阅读,以至其中很多诗篇至今还能背诵。后来,“戴帽”初中有课本了,我借来数理化自学。白天劳累一天,晚上在煤油灯下居然能看到夜深人静。有两年,我为生产队烤烟,虽然晚上要添煤加火,影响睡觉,但白天可添一灶煤,看一会书,无异于得了个读书学习的好机会。有一段时间学校评《水浒》批宋江,我到学校借来了《水浒》,也看了些评《水浒》批宋江的文章;还借阅了《金光大道》《敌后武工队》《鲁迅杂文选》《鲁迅小说书信选》。总之,能借阅的都借阅了,虽然似懂非懂。当时十七八岁,正是学习的最佳时间,记忆力好,理解力强,看过的小说大都记得情节,连深奥难懂的鲁迅杂文也有所理解。可惜在当时的最佳学习时间里,无法借到更多的书,正所谓“好(hào读书而不好(hǎo)读书”。当时读书兴趣浓,时间利用可谓见缝插针。晚上读书点煤油灯,父母无钱买煤油,也怕影响我的身体,经常叮咛我不要看得太夜深。当初读书,仅仅因为想读,并不因为读书有什么好处。文革中,谁又看得到读书的“光明前途”呢?然而,或许就因为那时读了点书,我居然能在恢复招生考试的当年考进一所中师。


 虽然考上的是一所两年制中师,但我只能算小半个“速成”的中师生。恢复招生考试的当年,考试时间是在冬季,入学时间是第二年三月。推迟了一个学期入学,又由于师资紧缺提前一个学期下去顶课,实际学习时间只有一年;再加上当时百废待兴,中师没有课本,所学并不系统(所学的几篇古文还是老师抄写在黑板上的)。因此,我只能算小半个“速成”的中师生。


 就凭这点学历,我走上了教育岗位,走上了公社“戴帽”初中的讲台。由于师资紧缺,我在公社“戴帽”初中先后教过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等课程;浅薄功底与教学要求的矛盾可想而知,教学的捉襟见肘可想而知。因此,我那时有一个强烈的愿望:能有机会进修多好!


 终于,当地教育学院招生,我考进了教育学院进修中文大专。在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外国文学等课程中,面对老师开出的要求自读的长长书目,我简直闻所未闻,更不要说有所猎涉;走进教育学院的图书馆,面对馆藏的壁壁图书,我犹如刘姥姥走进大观园。自知功底十分浅薄,因而时时提醒自己:珍惜时间,努力学习。由于尽到了努力,各科成绩还算优异,毕业时被学院评为优秀学员;独立撰写的作为结业作业的古汉语论文深获古汉语老师赞赏,他鼓励我充实内容后投稿,力争发表。我当时功力不够,没能做到;但牢记嘱托,在教了一轮的高中语文教材后,终于写成《高中<语文>通假字术语运用分析及建议》,投寄《中学语文教学》,被汪大昌老师看中,发表在该刊2007年第2期上。


 当时进修,读书的大好时光已被耽误,记忆力大不如前,何况仅凭在校两年的学习,又能学到多少?对自己的浅薄始终有自知之明,这使我对自学成才者十分敬佩和羡慕。于是,我又下定决心:参加自考,在自考这所没有围墙的大学里,继续充实,继续圆梦。于是,我199510月走进自考考场;两年后考完了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的所有课程(由于信息不通,还多考了两门),获得毕业证。然而我深知:学海无涯,我并非已经“毕业”。


 我的学生时代不堪回首,因为在文革中煎熬度过,想读书而难得书读。但在那漫长而黑暗的日子里,我总是出于本能尽量借点书读。著名作家柳青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诚哉,斯言!我在非常艰难的岁月里尽量借点书读,或许是走好了人生之路的重要几步?回首过去,我想,如果不是那时尽量读了点书,我肯定不能在恢复招生考试的当年考上中师,肯定不能走上教育岗位,肯定是另外的人生轨迹。现在,我任教于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忝列全国优秀教师、贵州省特级教师、贵州省教育名师;而这,应该说,得益于那时读了点书读,当然,也离不开之后的继续读书。


 


 


学生读后感


 


让读书为我们插上翅膀


——《想读书而难得书读》读后


贵州省福泉中学高一(16)班  胡靖竺


 


今年是我读书的第十个年头,与老师读书的时间大致相当;但与老师读书的情况大不相同。现在读书条件很好——有明亮的电灯,有丰富的读物,有繁多的资料,有方便的网络……但繁重的课业负担使我曾经对书望而生畏。现在,读了老师介绍自己学生时代的文章,感受老师的现身说法,聆听老师的谆谆教诲,我对读书又有了新的认识:让读书为我们插上翅膀。


老师给我们上课之前,我不曾感知语文课可以让人快乐。在小学与初中,语文课便是笔记课,手抄得酸疼;老师的语文课不是这样。第一节课,他首先对我们语文学习提出目标,但只有简单的四个字:通顺规范;然后讲了具体要求和办法,其中一点就是勤写随笔多读书。他常提醒我们:不要为考试而读书,不要只读应试书;而要为精神愉悦而读书,而要多读喜欢的书。为培养我们读书的习惯,让我们体会读书的快乐,他每周为我们开一节阅读课,让我们在阅读课上静静地读,享受精神的愉悦;阅读课上,他也常捧着莫言的小说,投入地读着。受他的感染,我们爱上了读书。阅读课让我体会到了读书的乐趣。


老师对我们说:语文学习其实很简单,不用看太多的应试资料,而要注意点滴积累,培养读写习惯。他要求我们写日记,写随笔,最初我不习惯,慢慢尝到甜头。刚进高中的第一次作文是材料作文,得了一个偏离题意的分数,我好沮丧,因为以为自己很笨;老师教给我读懂材料、根据材料含义立意的方法。后来读书多了,练笔多了,作文有了起色,语文有了提高:期末统考,我考了全年级语文第一名。这得益于邓老师培养了我良好的读写习惯。


老师曾说:“每当我走进图书馆,就觉得自己是个文盲。”初听这话,我以为老师故作谦虚。现在我懂了,老师这么说,既是真情流露,也有良苦用心:鼓励我们多读书。是啊,学海无涯,学无止境,我们应该多读书,让读书为我们插上翅膀。


由衷感谢邓老师,是他让我明白了读书的好处,体会了读书的快乐,让读书为我的成长插上翅膀。


 


与书为伴,追梦前行


——读《想读书而难得书读》有感


贵州省福泉中学高一(16)班  龚瑶瑶


 


 初见老师是在去年金秋九月的第一天。第一节语文课,老师走上讲台作了自我介绍,我这才认识他。他站得直直的,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挺斯文;青丝间夹着几丝银发,写满岁月的沧桑;他面容慈善,态度和蔼,情绪乐观,精神饱满:这就是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其实,我在初中时对邓老师就有所耳闻,只是未曾有缘认识,不曾知道他竟如此遭遇坎坷却追求执着,一生与书为伴,一生追梦前行。


 十年文革,地狱般的日子,老师不幸碰上了。无学可上,无书可读,只有繁重的体力劳动和痛苦的身心煎熬。虽看不到读书的“光明前途”,但老师出于本能,酷爱读书,尽量读书。于是,他将生产队发的“毛选”读了一篇又一遍;于是,他千方百计地借书来读。如此执着,为了什么?或许,社会污浊,他为了找一块人间净土?或许,身心煎熬,他为了寻一份精神慰藉?或许,生活乏味,他坚信书中有梦?这些,我无从得知,只在心里对他暗暗佩服——不仅佩服他的执着,他的坚韧,更佩服他为追求梦想逆势而行。


 有人说:“敢于逆势而行的人,不是足够愚蠢,就是异常强大。”对我而言,老师肯定是后者。可想而知,在那样一个看不到一丝光亮的年代,那个时刻手捧着书的少年该遭多少冷眼与唏嘘。然而,他却在自己的阅读世界里享受丰盛的精神盛宴,用行动证明读书可以获得愉悦,可以沉迷梦境。或许,在午夜入梦的时刻,他在享受书中的美味,享受着精神的愉悦。然而,这样一个过程充满艰辛。


 有人说:天才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上百分之一的天赋。虽然老师不是天才,但他洒下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捧读着老师追忆学生时代的文字,犹如翻阅着他青少年时代的人生书页。翻阅这份只有2000多字的薄薄书页,感觉每一个字都朴实地诠释着他对梦想的渴望与追寻。


 与书为伴,追梦前行,这是对老师的准确概括,不也是对我们的有益启示吗? 


 


原载《语文世界》学生版2013年第5期。应约而写


 


相关链接:http://www.qikan.com.cn/reader3/Original.aspx?issn=1005-3778&year=2013&issue=5 



   

《我的学生时代》有6个想法

  1. 书已挂号寄出,请邓老师查收,不过书还有几处错误。呵呵。同时盼望邓老师谢谢书评哦。[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
    拜读之后,一定写点读后感。[/quote]

  2. 教育类优秀期刊,国家级,省一级。三号齐全,面向全国发行,中国知网全文收录。 责任编辑:陈建斌 QQ:406409568 电话:13641141156
    投稿邮箱:chenjianbin2007@126.com
    诚邀各地实力组稿,代理。

  3. 唉,邓老师年轻时是无书可读,我们这些所谓的“80后”呢,是有书不好好读。惭愧。因为自己是个没有知识的“知识分子”而惭愧。[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你每年订阅那么多刊物,读书够勤奋的啦。[/quote]

  4. 2013年下半年征稿通知!!!

    《新课程》《新课程学习》省一级教育类期刊,《现代阅读》《高中数理化》国家一级教育类期刊。
    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正规刊物,中国知网 全文收录,三号全,全国公开发行。
    《少年素质教育报》知网全文收录,订阅报纸,可免费刊登校园新闻稿件。
    责任编辑:
    程耀东(身份可以核实)

    联系方式:【手机】13041136186 【QQ】366861001

    投稿邮箱: chengyaodong2008@126.com
    http://user.qzone.qq.com/366861001/blog/1370128459

  5. 我的学生时代虽然较长(从小学算起到大学计16年),可是与邓老师相比起来似乎逊色得多平淡得多,想必是读书读痴了,也没有读通透。
    让我说的话,还是缺少生活体验。谁说挫折只能摧毁人!现在我对邓老师更加敬佩了!向您学习!
    谨祝端午节快乐![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闫老师客气了,谢谢光临!祝端午节快乐![/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