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宾语,还是补语?

 


  是宾语,还是补语?


 


        邓木辉


 


 


 前几年,语法界就所谓“动宾带宾”现象在《语文建设》上进行了广泛的讨论。讨论中,有的认为动宾式动词“除去少数有特定意义的而外,一律不能再带宾语”(邢公畹:《一种似乎要流行开来的可疑句式》,《语文建设》1997.4);有的认为“动宾动词带宾式比不带宾语的原式信息更突出、意义更鲜明、语言更简练,因而它能成为一种流行开来的句式”(华玉明:《试探动宾动词加宾语流行的根由》,《语文建设》1997.1);有的认为“汉语的动宾动词并非‘一律不能再带宾语’,而是要看是否满足了这样两个条件:①具有带宾语的语义要求;②具有较高的词话程度”(刘大为:《关于动宾带宾现象的一些思考》,《语文建设》1998.13两期))。此外,汪惠迪(新加坡)、丁喜霞、原雪梅、王大新、罗昕如、高更生、刁晏斌等也撰文在《语文建设》上参加讨论,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尽管他们的的观点各不相同,但他们推论的前提相同,即都认为下列用语现象是“动宾带宾”:投资内地、迁址浦东、葬身海底、落户清华、取信天下、移家青岛、钟情歌剧、进军歌坛、造福西藏、任职财政部、登陆上海滩、过境新加坡、建功内蒙古、捐资希望工程、存款外国银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扬威经济建设主战场……以上短语的结构类型是“动++宾”还是“动++补”?即以上短语动宾式词语后面的部分是宾语还是补语?有必要作些探讨。


 首先,从意义上看,上述短语动宾式词语后面的部分有补充说明作用,表示动作行为涉及的处所、对象等,而不是动宾式词语的支配对象。如“扬威经济建设主战场”,其中的“经济建设主战场”是“扬威”的处所而不是“扬威”的支配对象;动词“扬”支配的对象是“威”而不是“经济建设主战场”,它们之间无语义搭配关系;“扬”先与“威”在语义上组合搭配,然后才与“经济建设主战场”发生语义关系,表示“扬威”于哪里或在哪里“扬威”,做处所补语的“哪里”,显然有别于作宾语的“谁”或“什么”,它不是动作行为的支配对象而是动作行为的补充说明。


 其次,从形式上看,以上短语均可看作动宾式词语后面省略了介词“于”,而毫无疑问,如果将“于”补上,“于”与后面的词语组成介宾短语,而一般语法著作规定,介宾短语在动词前作状语,在动词后作补语,因而以上短语均应看作动补短语。那么,短语是否省略介词“于”可否看作同一形式呢?比较“投资内地”与“投资于内地”、“迁址浦东”与迁址于浦东”、“葬身海底”与“葬身于海底”……均看不出它们的短语类型有什么不同,也没有一本语法著作讨论、指出过它们的短语类型有什么不同。而且,我们对以上短语的理解,在潜意识里总是先将省略的“于”补上,把它们与没有省略“于”的形式同等看待,这样,理解才得以进行,且只有这样,理解才得以进行。如“捐资希望工程”只有看作“捐资于希望工程”而不能看作其它,“扬威经济建设主战场” 只有看作 “扬威于经济建设主战场”而不能看作其它……理解才得以进行(根据具体的语言环境,“于”又分别理解为介词“给”“在”“到”等)。既然如此,将以上短语动宾词语后面的部分看作补语,即将以上短语看作动补短语,应该是有充分理由的。在古汉语中,这种省略“于”的动补短语比较常见,如出使匈奴、遁迹空门、立雪程门、逐鹿中原、出兵函谷、弃尸荒野、作礼天空、持檄池州、赐教脉象、订婚黄氏……这里摘引的只是“动++补”式,至于“动+补”式则更多,不再摘引。那么,以上短语“于”的省略与古汉语中类似短语“于”的省略有何关系呢?根据刁晏斌对“‘动宾式动词﹢宾语’的历史考察”(《也谈“动宾式动词+宾语”形式》,《语文建设》1998.6),这种所谓的“动宾带宾”且省略“于”的现象,古今汉语虽略有断档,但仍是一脉相承。这就告诉我们:现代汉语的这一用法,其实正是古代汉语的这种用法的延续或演变,因而应该认定以上短语动宾词语后面的部分是补语,以上短语是动补短语而不是动宾短语。


 当然,动宾式词语后面的部分到底是宾语还是补语,不能一概而论,因为无论是古代汉语还是现代汉语,“动++宾”和“动++补”的现象都普遍存在。如何区别判断呢?笔者认为要注意两点:①动宾式词语的凝固程度(即词化程度)。如果短语中的动宾式词语凝固性强,经常作为一个动词使用,那么,它后面的词语可能是宾语;反之,可能是补语。试比较“祝福大家”与“造福人类”:“祝福”凝固性强,经常作为一个动词使用,故“大家”应该看作“祝福”的宾语;“造福”凝固性较差,结构较松散,较少单独作一个动词使用,一般看作动宾短语,故“人类”应该看作“造福”的补语。②动宾式词语后面可加什么虚词。可加“了”而不能加“于”,它后面的词语是宾语;可加“于”而不能加“了”,它后面的词语是补语。再比较“祝福大家”与“造福人类”:“祝福了大家”通顺,而“祝福于大家”似不够通顺;“造福于人类”通顺,而“造福了人类”似不够通顺。故“大家”应该看作“祝福”的宾语,“人类”应该看作“造福”的补语。当然,有的既可加“了”又可加“于”,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为什么可以用加虚词“了”或“于”的办法区分动宾式词语后面的成分呢?原因在于:“于”是介词,它可以与后面的词语组成介宾短语作前面动词的补语;而“了”是助词,它没有这种语法功能。从语义的角度看,“于”后面的词语对动词有补充说明作用,而“了”后面的词语是动词的支配对象。运用以上区别标准,可以认定“起草文件”“出台政策”等是动宾短语,而“落户清华”“移家青岛”等是动补短语。还须提及:补语前面的部分即“动+宾”部分称为“动宾式词语”较好,而称为“动宾式动词”则不够恰当,因为它有可能是动宾式动词,也有可能是动宾式短语,如“祝福”与“造福”。


 本文的分析还可以引出以下话题:①语法分析不能光考虑语法形式,还要考虑词语意义,要兼顾语义搭配关系具体情况具体分析;②分析语言现象要有历史发展观点,要看到“今”是“古”的延续或演变,故可用对待“古”的标准对待“今”,分析标准要一以贯之;③所谓“动宾带宾”现象不仅有历史渊源关系,而且有逐渐流行趋势,其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其有待研究的未知领域越来越大,故《现代汉语》教材要对它有足够的重视和反映。


 


 

《是宾语,还是补语?》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