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写作后记


 


<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写作后记


邓木辉


在我的印象里,《沁园春·长沙》是旧体诗。发现教材将其认定为“现代诗”是在2001年——那是我开始上高中语文的第二年。对此,我写了篇《旧体诗·新体诗·现代诗》的商榷文章;或许因为人微言轻,文章未能在公开发行刊物发表(只在地区内部刊物《黔南教育》发表)。但我始终对教材的认定有不同看法。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了语文出版社网站的“在线答疑”,于是,我在“在线答疑”中提问:“现代人写的诗都是现代诗?《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同时将拙文旧体诗·新体诗·现代诗》贴在“在线答疑”栏里。之后得到了语文出版社专家南宝顺老师的明确答复:“同意您的观点:那些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诗词,还是应从形式着眼,称旧体诗好,不宜称‘现代诗’。”南老师非常热情,瞩我将稿件发到他的邮箱,由他推荐给语文出版社主办的《语言文字报》,争取正式发表。但后来南老师告诉我:“已经得到语言文字报的回复了,他们觉得人教版教材中没有明确提出《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慎重起见,不刊发您的文章。”后来,我又就《沁园春·长沙》的体裁问题请教现行人教版高中《语文》必修1的编委唐建新老师:“人教版《语文》必修1将《沁园春·长沙》编入‘现代诗歌’单元;请问:您们认为《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吗?”唐建新老师答复说:“关于诗词的体裁划分,从古自今历来有多种意见和标准。最后是以写作的时代来划分,包括人教版1992年版教材中的知识短文,就专门讲述了此问题,即现代人写的新诗、格律诗、古风以及词曲,都统统叫做现代诗,而不叫古代诗也就是说,现代诗包括了现代的律诗绝句古风词曲等,不能够狭隘地理解为现代诗仅仅是现代新诗等一种体裁。”


以上情况表明,大家对诗歌的体裁认定,看法不尽一致。南宝顺老师认同我的看法,即“那些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诗词,还是应从形式着眼,称旧体诗好,不宜称‘现代诗’”;《语言文字报》编辑大概也认可我的看法,因为他们没刊发我的文章,是因为“他们觉得人教版教材中没有明确提出《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而不是我的看法不成立;顾之川与唐建新两位人教版教材的编委不同意我的看法,他们认为“现代人写的新诗、格律诗、古风以及词曲,都统统叫做现代诗”……


然而,顾、唐两位老师的认定标准与他们所编的高中《语文》必修1“现代诗歌”单元的“单元提示”似不和谐:“这个单元主要学习现代新诗。新诗是五四前后才出现的。新诗的‘新’,是相对古典诗歌而言,‘新’在用白话写诗,摆脱古典诗词严整格律的束缚,比较适合表达现代人的思想感情。……这里选录毛泽东的一首词,正好可以与新诗进行比照。”既然“这个单元主要学习现代新诗”,那“次要”学习的又是什么呢?想必“主要”是针对“次要”而言吧?既然“新诗的‘新’,是相对古典诗歌而言,‘新’在用白话写诗”,那为何《沁园春·长沙》又算“现代新诗”呢?既然“选录毛泽东的一首词,正好可以与新诗进行比照”,那同为新诗又“比照”什么呢?


以上情况还表明,人教社高中《语文》必修1“现代诗歌”单元的“单元提示”不明确。由同一个“单元提示”,我“臆断”出《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教材对过去的说法有所修正;而《语言文字报》编辑解读出“人教版教材中没有明确提出《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结论截然相反,这是“单元提示不明确所致。如此莫衷一是,一线教师如何取舍,如何引导学生“比照”?“比照”什么?——内容?形式?作者年代?


然而,直至目前,我仍然坚持我的看法:《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而是旧体诗。因为以作者年代为分类标准毫无意义,丝毫无助于学生比照区别“旧体诗”与“新体诗”(即“新诗”“现代诗”。下同);因为人们使用“旧体诗”这一称谓,是将其作为“新体诗”的对立概念而提出的,是着眼于它与“新体诗”的不同形式而言的。比如毛泽东的说法——他在《给臧克家和各位同志的信》中说:遵嘱将记得起来的旧体诗词,连同你们寄来的八首,一共十八首,抄寄如另纸,请加审处。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题材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比如文学期刊的征稿启事——《读书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征稿体裁:现代诗歌、古体诗词、散文诗均可。


 


 

《《<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写作后记》有4个想法

  1. 邓特级:我刚才两个贴子校对有误,请删除。《沁园春·长沙》属于现代诗中的旧体诗词或古体诗词,《水浒传》是古代白话小说,《逼上梁山》是现代古装戏。您对照着想一下。13056337653[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张老师好!
    我知道认可“现代诗”称谓“合法性”的依据是作者年代标准。但工具书及人们使用这一称谓一般是指它的形式特征而不是作者年代(您可以参阅我前一篇博文引用工具书说法的部分)。人教版老教材的问题是:时而用形式标准,时而用作者年代标准,这就造成了混乱。新教材的问题是提法不够明确:同一个“单元提示”,我“臆断”出它修正了之前的说法;《语言文字报》认为它没有说《沁园春》是现代诗。我的观点是,根据作者年代分类出来的所谓“现代诗”无助于人们区别诗体,徒增混乱,毫无存在的价值。[/quote]

  2. 我赞同邓老师的说法。是“旧体诗”还是“现代诗”当由语言形式决定,而不是作者所处的年代。如施耐庵虽活在古代(元末明初?),但他所写的《水浒传》毫无疑问应该算是白话文;而现代人陈寅恪的大部分著作,只能归类为文言文。只此一例,已经很明白了。[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所谓“现代诗”,人们是将其作为“新体诗”来使用的。其所以“新”“现代”是指其形式,也应该只能指形式。故作者年代意义上的所谓“现代诗”,无助于区别诗体,违背绝大多数人的约定俗成,徒增混乱,毫无必要。[/quote]

  3. 邓老师:什么时候成立“语文工作室”了?提携后进,任重道远呀。[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博客换个名称,没有官方背景。
    以文会友,自娱自乐。[/quote]

  4. 邓老师:什么时候成立“语文工作室”了?提携后进,任重道远呀。[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博客换个名称,没有官方背景。
    以文会友,自娱自乐。
    欢迎交流。[/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