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

 


  《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


——兼谈“旧体诗·新体诗·现代诗”的内涵外延及诗的分类


 邓木辉


我国是诗的大国,诗在我国文学发展史上源远流长,灿烂辉煌。因此,各种语文教材都精选了大量诗歌。教诗学诗,免不了要涉及一些诗的基础知识,如诗的分类,诗的名称等。然而,在现行教材及有关工具书中,诗的分类和提法较为混乱,以致有的名称术语内涵模糊,外延不清。如旧体诗”“新体诗”“现代诗等的内涵及外延就不清楚。
   
先看工具书的表述(均摘自《简明语文知识词典》,湖北人民出版市,1983年版):
   
旧诗:又称旧体诗。我国古代的诗歌体裁,包括古体诗、新体诗和近体诗,主要指五言、七言律诗和五言、七言绝句其名称是作为五四新文学运动产生的“新诗”的对立物出现的。(163页)
   
这个表述告诉我们:旧诗即是旧体诗,其名称作为五四新文学运动产生的新诗的相对物出现,主要指律诗和绝句(按:还应包括词和曲),其所以,是指形式。
   
新诗又称现代诗。与旧体诗相对而言,一般是指五四新文学运动以后产生的新体诗,包括现代格律诗、自由诗、散文诗等。(223页)
   
这个表述告诉我们:新诗即是现代诗,也即是五四以后产生的新体诗,其名称作为旧诗(旧体诗)的对立物出现,其所以,是指形式(但为什么要包括现代格律诗呢?)。
   
以上表述讲清楚了这样一些意思:旧诗等于旧体诗新诗等于新体诗等于现代诗旧体诗不等于新体诗不等于现代诗
   
以上表述存在这样一些混乱:①“现代格律诗内涵不清楚:是指闻一多等人提倡和创作的新格律诗呢,还是指现代人用旧形式写的律诗、绝句和词呢?②“”“分类标准不统一:时而用形式标准,着眼于形式,说律诗、绝句等是旧体诗,自由诗、散文诗是新体诗”“现代诗;时而用作者年代标准,着眼与作者年代,说现代格律诗新诗”“新体诗”“现代诗。由以上表述可以推出两个截然相反、根本对立的结论:旧体诗不等于新体诗、现代诗;旧体诗等于新体诗、现代诗!岂不荒谬?
   
再来看教材的说法:
   
原人教版高中语文小开本教材(必修本)第四册有一个现代诗歌鉴赏单元知识和训练,开头有这么一段话:现代诗歌的主流是新诗。新诗是1919年五四新文学运动时期创始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体诗。我国古典诗歌如唐代的律诗和绝句、宋代的词、元代的散曲等等则可称作旧体诗。在现代诗人中也有用旧体诗来反映现代生活和思想感情的,这些诗也是现代诗歌。这段话关于新体诗”“旧体诗”“现代诗等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不清楚的,因而内容表述的逻辑是混乱的。如:现代诗歌的主流是新诗,暗含着其非主流旧诗,也即是说现代诗歌中有新诗也有旧诗。那么,这里的”“是如何界定的呢?从新诗是1919年五四新文学运动时期创始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体诗我国古典诗歌如唐代的律诗和绝句、宋代的词、元代的散曲等等则可称作旧体诗看,”“之分是着眼于形式。然而,什么是现代诗歌?它与新体诗”“旧体诗是何关系?从现代诗人中也有用旧体诗来反映现代生活和思想感情的,这些诗也是现代诗歌看,它着眼于诗人年代和诗作内容,未着眼于形式,现代诗旧体诗”“新体诗不是用同一标准划分出来的类别。同一段话,分类标准不统一,时而用形式标准,时而用内容标准和作者年代标准,逻辑混乱,令人莫名其妙,也就让人无法搞清现代诗旧体诗”“新体诗之间是何关系:包含关系?交叉关系?并列关系?同一关系?教材将现代人用旧体诗形式写的诗歌看作现代诗歌,也许是因为这些诗歌未严格讲究格律;然而,也有严格讲究格律的呀,这种诗也是现代诗歌?教材将现代人写的诗歌统统看作现代诗歌,也许是因为这些诗歌反映了现代生活和思想感情;然而,也有反映古代生活的呀(如咏史诗),何况思想感情也难分古代”“现代呀!教材将现代人写的诗歌统统看作现代诗歌,也许是因为作者是现代人;然而,根据这个标准来分类有意义吗?当然,我们有时也根据作者年代去指称文学作品,有古代文学作品”“现代文学作品的说法,然而,这里的古代文学作品”“现代文学作品的内涵和外延是清楚的,即泛指一定时期内各类文学作品的总称,没有丝毫的形式特征内涵。现代诗歌则不同,从工具书新诗又称现代诗的定义看以及人们的观念习惯看,”“现代的内涵指其形式特征而并非作者年代。教材的问题在于:”“现代的内涵时而指形式特征,时而指作者年代及作品内容,分类标准不统一,逻辑混乱。


老教材如此,新教材如何呢?


人教社出版的高中语文课本,无论是2000年秋季开始使用的课本(试验修订本,未标有“审查通过”字样),还是2003年秋季开始使用的课本(左上角标有“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2年审查通过”字样),都将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编入现代诗歌单元,且2000年版的课本还有这样的提示:毛泽东诗词是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现代诗歌(第三册第一课),说法与老教材如出一辙,即仍然以作者年代和诗作内容作为划分标准,一点未顾及古典诗词形式


新课标教材似乎有所变化,但提法不够明确,处理不够到位。“经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2004年审查通过”的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1,仍将《沁园春·长沙》编入现代诗歌单元,其单元提示为:“这个单元主要学习现代新诗。新诗是五四前后才出现的。新诗的‘新’,是相对古典诗歌而言,‘新’在用白话写诗,摆脱古典诗词严整格律的束缚,比较适合表达现代人的思想感情。……这里选录毛泽东的一首词,正好可以与新诗进行比照。”这个提示语没有毛泽东诗词是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现代诗歌的说法,与之前的表述有所不同。我认为,提示语表达了这样一些意思:①强调了新诗的内涵及形式特征,即“新诗的‘新’,是相对古典诗歌而言,‘新’在用白话写诗”;②就选录毛泽东《沁园春·长沙》的编辑意图作了说明,即“与新诗进行比照”。既然选录《沁园春·长沙》是为了“与新诗进行比照”,那它肯定不是新诗不是现代诗,否则,何以比较?总之,课标教材的单元提示可以让我们得出结论:《沁园春·长沙》不是新诗不是现代诗。


然而,以上对新课标教材这一提示语的解读,只是我的主观臆断,不一定符合编辑意图。我猜想,教材长期将《沁园春·长沙》编入现代诗歌单元是事出有因:或许有编辑将《沁园春·长沙》认定为现代诗歌。今年暑假,人教社高中《语文》执行主编顾之川先生来我州搞新教材培训,我向他请教《沁园春·长沙》是不是现代诗歌的问题,他就认为是现代诗歌,其理由是“现代人所写,反映现代人的思想情感”。现在,不知人教社教材编者是否有大体统一的看法,是否基本认定《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但因为课标教材仍将其编入现代诗歌单元(尽管是作为自读篇目编入且单元提示中有“这个单元主要学习现代新诗”的提示),更因为过去的教材一直将其编入现代诗歌单元且有毛泽东诗词是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现代诗歌的说法,师生们一般都将《沁园春·长沙》看作现代新诗。比如:我的“《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的观点就不为本组教师认可,他们的观点是“《沁园春·长沙》是现代诗”,理由是《沁园春·长沙》长期编入现代诗歌单元且教材曾经有毛泽东诗词是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现代诗歌的明确提法,而认为新课标教材提示语的变化不足以说明“《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因为没有“《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的明确提法。看来,新课标教材提示语的说法还不够明确,处理还不够到位。或许,教材仍将其看作现代诗?


 我认为,那些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诗词,还是应从形式着眼,称旧体诗好,不宜称现代诗,因为按工具书的说法和一般人的观念、习惯,是把新诗看作现代诗,即把五四后出现的那种形式自由,不拘字数、句数、平仄等的新体诗看作现代诗的。既然是旧体形式,何现代之有?现代诗歌中的现代,应从形式着眼而不应从作者年代和诗作内容着眼。如果以作者年代为分类标准,五四前的看作旧诗”“旧体诗,五四后的看作新诗”“现代诗,这样的划分没有丝毫意义:未揭示”“不同的形式特征。如果以内容为分类标准,划分出来的类应该是抒情诗、叙事诗、哲理诗,而不应是旧诗、新诗、现代诗。再说,诗作表达的内容情感,”“难以截然分开:《诗经》中的《氓》、乐府中的《孔雀东南飞》等表达的爱情内容和爱情情感,现代诗不表达这样的内容和情感?
   
我们知道:作为文学作品四大样式之一的小说,按题材内容分为历史小说、现代小说……按语言形式分为文言小说、白话小说……作为文学作品四大样式之一的戏剧亦然:按题材内容分为历史剧、现代剧……按表演形式分为话剧、歌剧、舞剧……都不按作者年代分类,即并不因为作者是现代作家而将其作品统称为现代小说、现代戏剧……而同样作为文学作品四大样式之一的诗歌,为何要按作者年代,将现代作者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诗歌叫做现代诗歌呢?


毛泽东把自己的诗词看作旧体诗。他在《给臧克家和各位同志的信》中说:“遵嘱将记得起来的旧体诗词,连同你们寄来的八首,一共十八首,抄寄如另纸,请加审处。这些东西,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贻误青年……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题材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显然,这18首旧体诗包括《沁园春·长沙》;而他将自己的旧体诗词与新诗对比,让我们看到他的诗词不是现代新诗。


文学刊物的征稿启事也是将“现代诗歌”与“古体诗词”并列使用的,如《“读书杯”全国诗歌大赛征稿启事》——“征稿体裁:现代诗歌、古体诗词、散文诗均可。”


总之,《沁园春·长沙》是旧体诗词,不宜看作现代新诗。
   
诗还是按以下分类好些:
   
按内容:抒情诗、叙事诗、哲理诗
   
按形式:旧体诗——古体诗(四言、五言、七言、杂言、骚体、乐府、古风)、近体诗(律诗、绝句)、词、曲;新体诗——自由诗、散文诗
   
这样分类,每次划分标准统一,一以贯之,划分彻底,合符逻辑。


    (刊载于《语文月刊》2013年第11期)

《《沁园春•长沙》不是现代诗》有6个想法

  1. 新诗最主要的特征是在使用白话上,至于形式倒是其次。[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是这样。
    好久没讨论了。你认为现代人写的旧体诗词是现代诗吗?[/quote]

  2. 同意邓老师的观点,我们知道《沁园春》明显不同于《死水》《相信未来》等诗歌的重要特征就是形式——曲牌、字数。[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是的。一般人使用“旧体诗”“新体诗”是基于其形式特征的区别。如果以作者年代为诗歌的分类标准,无助于人们区别诗歌体裁。[/quote]

  3. 既然关键在于使用的语言,就应该以语言为群分标准。再加上新诗的形式是没有确定的,酒瓶装新酒是可以的,只要作者使用的是白话(现代汉语)就可以。现代人写的旧体诗词,要看是不是严格遵守了旧诗词的格律要求,如果遵守了可以归入旧体诗词的创作,如果只是徒具旧体形式,使用的却是白话,又不合乎旧体格律的那些创作,是应该算做新诗的。

    现代诗这种提法本就具有歧义,而用新诗则未必有,因为前者夹杂了历史分期的概念,而后者是从诗歌本身特征出发的,更准确一些。[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我所理解的“语言”指体裁形式的语言,不是指单个的词语或句子。诗歌按表达形式分类,恐怕要立足于体裁形式,而立足于单个的词句难以划分。比如,近体诗有语言典雅的,有语言质朴的,但因为都用“近体诗”形式(如讲究平仄对仗等),都归为近体诗,并不将语言质朴者归为“现代诗”;同理,现代人用“旧体”形式写的诗词,尽管语言质朴通俗,恐怕仍应归为“旧体诗”,不能算作现代诗抑或新体诗。[/quote]

  4. 引一个现代诗人康白情对新诗的定义作为参考:“新诗所以别于旧诗而言。旧诗大体遵格律,拘音韵,讲雕琢,尚典雅。新诗反之,自由成章而没有一定的格律,切自然的音节而不必拘音韵,贵质朴而不讲雕琢,以白话入行而不尚典雅。新诗破除一切桎梏人性底陈套,只求其无悖底精神罢了。”[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提供资料。[/quote][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提供资料。[/quote]

  5. 这是分类方法的不同造成的误解。诗歌的分类有多种,从作者的年代划分为两类:古代诗与现代诗。从诗歌的格律划分:古体诗与新体(现代)诗。而有一些人把这两种分类糅合在了一起,因此,才有“毛泽东诗词是用古典诗词形式写成的现代诗歌”这样的说法。
    愚以为,无论从形式还是从语言上看,把《沁园春长沙》称为古体诗比较恰当。[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名称使用是为了区别特征。我觉得,“现代诗”如果指形式特征有别于“旧体诗”的“新体诗”,它的使用是必要的;如果不区别形式特征,纯粹指“现代人写的诗”,我觉得它的使用不必要。因此,我觉得以作者年代为分类标准划分出所谓“现代诗”毫无必要,因为这无助于区别诗体特征。这就是我主张现代人写的旧体诗应称为“旧体诗”而不应称为“现代诗”的理由之一。[/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