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喜的变化

 


  可喜的变化


 


  ——评新《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的注释处理


 


邓木辉


 


笔者注意到:2012年《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的注释处理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长期以来,刊物注释体例比较混乱:有的用GB/T 15835-1995《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规定》中所规定的“引文标注体例”;有的用GB/T7714-2005《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文后参考文献著录规则》中所规定的“著录规则体例”;有的则是“著录规则体例”与“引文标注体例”等的杂糅,可称为“杂糅体例”。笔者认为,混乱有碍理解、运用与观瞻,于是在2010年写了一篇《刊物注释分析》(后改为《几种语文教学刊物注释分析》,以下简称《分析》)的文章,呼吁规范注释体例。


《分析》搜集的用例多为2009年以前《语文建设》《语文月刊》《语文学习》《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与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等的用例。《分析》写成后,首投《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编辑回复说:“我刊没有发表此类稿件的相关栏目,建议投《编辑之友》。”于是,将《分析》转投《编辑之友》。很快,编辑回复说:“拟留用,请勿他投。”后来,主编提出修改意见:要我用点别的刊物的用例,不要只用语文教学刊物的。我觉得主编的修改理由不成立:语文教学刊物大致反映了各种刊物的注释处理情况,同样很有说服力,为何不可以单用语文教学刊物的用例呢?于是,放弃了修改,自然《分析》也就没能刊发。


多年来,由于注释体例混乱,各家刊物的注释处理很不一样。比如:同样是交代引文出处,有的采用随文注释,有的采用文末注释,有的采用页脚注释,有的采用页旁注释;同样是文末注释,有的使用术语“注释”,有的使用术语“参考文献”(或“参考资料”“文献索引”),有的什么术语也不用,直接在文末列出注释内容。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分析》已有详细列举,本文不拟一一谈及,只就《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的注释变化略作列举与分析。


之前的《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交代引文出处一般用文末注释,且用杂糅体例。如笔者发表于该刊2009年第6期的《不应忽视“教教材”》,其注释处理为:


参考文献:


1 林富明《“用教材教”的基础是“教教材”——谈语文教学内容的规定性》,《语文学习》2007年第11期。


2 张心科《夏丏尊、叶圣陶的语文教科书选文教学功能观评析——兼说“教教材”与“用教材教”》,《中学语文教学》2008年第5期。


注释位置是文末注释,注释用语是“参考文献”,注释体例是杂糅体例。我的原稿用文末注释且用引文标注体例,即序号数字用“1.2.”,注释内容未用字母标明文献性质(期刊用J,著作用M,等等),文献加书名号,句号用汉语标点。刊发稿将我原稿的序号数字“1.2.”修改为“1][2]”,用的是著录规则体例;但其余部分仍保留了我的引文标注体例。


现在的《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交代引文出处一律用随文注释,文末再也没有所谓的“参考文献”“参考资料”“文献索引”等,注释大都用著录规则体例。如该刊2012年第5期刊发的《在“人”“文”观照中体会散文情感》,其注释处理为:


……正如王荣生教授所说:“建立学生与‘这一篇散文’的链接关键是引导学生往‘散文里’走。”(李海林,王荣生.散文教学要从“外”回到“里”[J].中学语文教学,2011(2).)王教授所说的“散文里”包括文本和语言。……


引文出处用随文注释,注释用著录规则体例,且用不同字体标明。


也有不用著录规则体例而用引文标注体例的。如该刊2012年第5期刊发的《读,然后知味》,其注释处理为:


林语堂先生认为,“读书须先知味。这味字,是读书的关键。所谓味是不可捉摸的,一人有一人胃口,各不相同,所好的味亦异。所以就必须先知其所好,始能读出味来。”(林语堂《论读书》)阅读教学就是教会学生读书,引导学从文本读出味道来。


引文出处用随文注释, 注释体例用引文标注体例——或许原稿如此,否则看不出何以如此处理;仍用不同字体标明注释内容。


编辑对注释的处理,体现了一种编辑思想和理念,绝不是率性而为。因此,为保持体例一致,编辑一般会将不符合其刊物体例的注释加以修改。如笔者发表于该刊初中刊2011年第7期的《名师成长管窥》,原稿用的是文末注释且用著录规则体例,而刊发稿修改为随文注释且用引文标注体例。且看:


原稿正文第一段:


近读《中国语文人》[1],在敬佩“中国语文人”的同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思考:名师是怎样炼成的?


原稿文末注释:


参考文献:


 [1] 张蕾,林雨风.中国语文人[M].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而刊发稿修改为:


近读《中国语文人》(张蕾、林雨风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6月出版),在敬佩“中国语文人”的同时,总会情不自禁地思考:名师是怎样炼成的?


当然,这是2011年《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初中刊的注释情况,2012年有所不同。


笔者认为,新《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的注释处理更合理、更科学、更便于写稿读稿,更富于人文关怀


同样是交代引文出处,不用随文注释而用文末注释的,有的刊物用“注释”,有的刊物用“参考文献”“参考资料”“文献索引”等,有的用“注释及参考文献”,有的什么都不用,直接用序号列出引文出处,这绝不是汉语表意的丰富性(可用不同术语指称同一事物)所致,恰恰相反,它反映了某种混乱和无奈:到底是“注释”呢还是“参考文献”“参考资料”呢?不好认定。或许正因为不好认定,有的刊物干脆什么术语都不用,直接在文末用序号列出引文出处,如2012年的《中学语文教学》。而如果用随文注释,就可避免这种为难、尴尬与混乱。可见,随文注释更合理、更科学


笔者认为:交代引文的出处,应当属于“注释”,最好用随文注释,如果用文末注释,需先在正文中标明序号,然后在文末依次列出;交代全篇涉及的文献,应当属于“参考文献”,不必也无法在正文中标明序号,只需在文末的“参考文献”下按一定顺序列出即可。笔者注意到:2012年的《语文建设》,交代引文出处大都用随文注释且用引文标注体例;用文末注释的,先在正文中标明序号,然后在文末的“注释”下依次列出,也用引文标注体例;文末所有“参考文献”下列出的参考文献,均未在正文中标明序号,也用引文标注体例。这样处理,与笔者的看法及主张吻合(拙稿《分析》曾投《语文建设》)。 


采用随文注释,作者不必在正文中标明序号,不必跳页(文末注释一般要跳页)在文末列出注释并注意注释内容与正文序号的对应关系,行文相对方便;读者不必跳页阅读就知道注释内容(文末注释一般要跳页阅读),阅读相对方便。可见,随文注释更富于人文关怀


基于以上理由,笔者认为新《中学语文教学参考》高中刊的注释处理变化可喜,值得为其喝彩!

《可喜的变化》有2个想法

  1. 这个变化,一直没有留心;先生真是有心人!
    说到注释,确实没有规范、统一。有时撰稿,因为各编辑部有自己的规定,只好按章办事。[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体例规范了,才方便遵守。[/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