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然”能否用在主语前?

 


 


  “固然”能否用在主语前?


 


 邓木辉


 


我校高三年级最近举行了一次月考,是与贵阳的一些学校联合举行的,所用的试卷为江西金太阳教育研究院语文研究所编制的《贵州省百所重点中学高三诊断性联合考试语文试卷》,其中的语病题为:


3.下列各句中,没有语病的一句是


A.   我蓦然醒悟,固然宁静是一种美,难道喧哗不也是一种美吗?书斋生活、田园生活未免有点清净,有点单调,换个眼光,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生活异常美丽起来。


B.    孙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法律规定,公民拥有对自己财物进行处分的权利,只要在不损坏国家、集体和他人的利益不管怎么处置都不构成犯罪。”


C.   公民的道德水平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高低的重要标志,在新的社会发展阶段,公民道德建设能否取得成效,直接影响着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历史进程。


D.   达芬奇召开发布会对央视的报道与公众的质疑进行回应,但是发布会却变成一场“闹剧”,这与达芬奇不敢面对公众的态度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评分标准所给的参考答案为C。其理由是:A句语序不当,关联词“固然”应在“宁静”之后;B句介词赘余,应删去“在”;D句结构混乱,应将“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改为“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我认为,BCD都有语病,而A句可以看作没有语病。BD的语病如参考答案所述,不再讨论;C的语病是“高低”赘余,因为“公民的道德水平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表意清晰、结构完整,无需加上“高低”。加上“高低”表达不简练,因而“高低”是多余的。


做客观题,老师们一般会教给学生这样的答题方法:在试题不严密、答案不唯一(客观题常常如此,特别是科技文阅读客观题)的情况下,选择正确答案要有相对性意识,要用排除法。即:要求选择“正确的一项”就选择相对正确的一项,要求选择“错误的一项”就选择错得最明显的一项;对“正确的一项”拿不准,通过排除错误的选项来确定正确的选项,对“错误的一项”拿不准,通过排除正确的说法来选择错误的说法。用这样的思维方法做以上语病题,在BCD都有明显语病的情况下,可以将A看作没有语病。


这里的关键在于:“固然”能否用在主语前?一般来说,关联词的使用要遵守这样一条位置规则:几个分句的主语相同,关联词要放在主语后;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关联词要放在主语前(参见拙文《也谈关联词的位置——兼谈规范标准的普适性》,《中学语文》2009年第11期)。但“固然”比较特殊,即便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也常常出现在主语后,以致不少人认为,“固然”不能用在主语前。然而,“固然”并非不能用在主语前。比如,华东师范大学中西语言哲学研究会陈嘉映教授的一篇语言学论文《约定用法和“词”的定义》(《外语学刊》20074-5期)中就有三个用例:


1.语素是比单词低一级的音义结合体,固然,多数语素本身就是单词,但也有些语素不成其为单词。


2.一个明显的问题是,意义怎样分解为单位呢?固然,意义是可以分析的,然而,分析不见得是把一样东西分解成较小的部分、分解为要素,例如把三角形分析为由三条线段组成的封闭图形,其中“三”“封闭”“图形”等显然不是比三角形更小的意义单位。


3. 固然,“强”和“大”都是自由形式,而且“强大”也就意味着“强而大”,但“强而大”或“大而强”却不能说成“大强”。


以上三个用列出自语言学教授的一篇语言学论文,频率不可谓不高,用法不可谓不正确。仅此足以说明:“固然”可以用在主语前。


语用规范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一般认为,判断是否规范的标准,一是理据标准,二是约定俗成标准。符合理据标准的,肯定是规范的;符合约定俗成标准的,肯定也是规范的,哪怕积非成是(当然,不能将“约定俗成”泛化,认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否则,无所谓规范可言。况且,有的“存在”因不符合理据而不见得会约定俗成。)用以上的标准来对照,“固然”用在主语前是规范用法。


首先,“固然”用在主语前都并非绝无仅有的用法。不要说一般人粗糙的口语会这么用,即便是语言学教授精致的书面语也这么用,可见已经约定俗成。


其次,“固然”用在主语前有特殊的语用效果。相对于“固然”用在主语后,“固然”用在主语前有舒缓语气、强调内容的作用。试比较:


4.你的意见固然很重要,但别人的意见也要认真听取。


5.固然,你的意见很重要,但别人的意见也要认真听取。


4句的“固然”用在主语(“你的意见”)后,表达一般化,没有强调“固然”的语用效果,语气相对急促。第5句的“固然”用在主语前,表达有所不同,有强调“固然”的语用效果,语气相对舒缓。试将陈嘉映教授三个用例的“固然”调在主语后与原句进行比较,同样可以得出以上结论。


再次,“固然”用在主语前符合理据标准。以上谈到,一般来说,关联词的使用要遵守这样一条位置规则:几个分句的主语相同,关联词要放在主语后;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关联词要放在主语前。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固然”用在主语前正符合这样一条规则,即符合语言运用的理据标准。


“固然”与“虽然”“诚然”语义相似用法相似。“固然”表 “确实如此”“本来如此”等,首先承认某种事实,然后引出并强调转折内容,用在让步兼转折的复句中(以上用例的“固然”都与转折连词“但是”“然而”配对使用);“虽然”表“虽是如此”“即使如此”(古汉语用法)等,首先承认和假设某种事实,然后引出并强调转折内容,用在转折或假设复句(古汉语用法)中;“诚然”表“果真如此”“确实如此”等,首先强调某种事实,然后引出并强调转折内容,用在转折复句中。语义的相似决定了它们用法的相同,即都要遵守关联词使用的位置规则。当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时,既然“虽然”“诚然”要用在主语前,与之语义相似用法类似的“固然”为何不可以用在主语前呢?


总之,无论从语用事实看还是从理据标准看,“固然”都可用在主语前。


 


(刊载于《中学语文》教师版2012年第3期)

《“固然”能否用在主语前?》有6个想法

  1. 语言哲学和语言学分属两个不同的研究领域。以语言哲学学者的文字作为例子当然可以,但引申为他这样用是合乎语言学规范的表现则在力度上有不够的嫌疑。另外,兄的分析只重在“固然”的连词用法上,未涉及“固然”的副词用法,亦似不够透彻。找了几篇相关的论文,供兄参考。

    http://115.com/file/e6dd6gcj#
    固然_的多角度分析及教学探讨.rar
    http://115.com/file/dnggn896#
    论让步连接成分_固然_.nh
    http://115.com/file/cl77l2se#
    “固然”的语义分析及篇章功能.pdf

    阅读器下载
    http://www.cnki.net/software/xzydq.htm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
    语言哲学和语言学肯定是两个既相关又不同的学科。然而,不管他是语言哲学家还是语言学家,他用汉语写的论文——无论是哲学论文还是语言学论文,肯定要遵守汉语的运用规则,肯定有汉语运用的一些规律性特点,因而其用例毫无疑问能说明语言运用的问题。何况,语言哲学和语言学都有研究“语言”的共性,其研究者至少在“语言”这一点上还算是或大或下的“家”。其实语言交际的经济性原则决定了语言交际大多使用模糊概念,时时处处都用精确概念,交际几乎无法进行。
    拙文只探讨“固然”能否出现在主语前的问题,其他问题不在讨论范围。[/quote]

  2. [quote]以上三个用列出自语言学教授的一篇语言学论文,频率不可谓不高,用法不可谓不正确。仅此足以说明:“固然”可以用在主语前。[/quote]
    我的质疑主要在“用法不可谓不正确”上,而且“仅此”则未必足以说明。所谓“他用汉语写的论文——无论是哲学论文还是语言学论文,肯定要遵守汉语的运用规则,肯定有汉语运用的一些规律性特点,”中,“肯定”过于充满预设的味道——因为他是语言哲学家,所以不会用错语言,故而我们应该相信他使用的每一个词语都是正确的,都是符合语言规律的。这让人觉得之所以相信他不是因为他语言用得合乎标准,而是因为他的身份是语言哲学教授。
    更何况,“固然宁静是一种美”中的“固然”后无标点,陈嘉映的“固然”后都有逗号,这种区别用意何在?
    且参考答案中只是说“A句语序不当,关联词“固然”应在“宁静”之后”兄却把论题换为了“能否用在主语前?”这其实与参考答案的意思并不对称。[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语言学教授”肯定可以作为语用“正确”的一条理由,因为他是研究语言的;何况还有别的理由呀,怎能得出“之所以相信他不是因为他语言用得合乎标准,而是因为他的身份是语言哲学教授”的结论?答案的“语序不当”的“理由”正是“固然”不能在主语“宁静”前呀,怎么会得出“论题变了”的判断?至于有无标点,此句无关紧要。[/quote]

  3. 对不起,操作失误,误删了fenglong88的帖子,特补上:
    第一点,他是语言哲学教授,而非语言学教授,兄在这里模糊了语言哲学和语言学之间的区别,对于不了解两门学的读者来说这样的表述存在一种误导。
    第二点,兄的表述过程中举例不充分,却要读者因其是“语言教授”接受他用语的规范性,这并不不合严谨的逻辑证明,容易引起迷信专家的误解。
    第三点“语序不当”包含几种情况,兄却只说“固然”不在主语前,而不用正当的语序不当种类来探讨问题,这是兄用主观认识代替了实际问题。
    第四点,在研究语法过程中,标点也是重要的,并非可以忽略,如果忽略论述岂非不全面?
    [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老弟好!感谢你不厌其烦参与讨论!因为这有助于认识深化。
    但我仍然坚持我的看法。不管他是语言哲学教授还是语言学教授,但在“研究语言”这点上是有交集、有共性的,而这可以作为论据的一个方面。但不是论据的全部,因为退一步说,即便他只是普通百姓,只要他的用法正确,同样可以作为一个方面论据。举例不充分倒是事实,但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被误导,也不会迷信专家,何况有不是专家用法的例子呀。语序不当包括很多情况,但可以针对其中一种讨论吧,要求面面俱到反而不合逻辑。至于标点,应该承认,它有时不能忽略,有时可以忽略,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不能以偏概全。之所以说“此句无关紧要”,一是限定范围,二是指出事实:“此句”中的“固然”能在主语前,与“固然”后有无逗号关系不大。
    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将你的想法写成文章,探讨:陈教授的用法是否正确;“固然”能不能在主语前;如果能,是不是一定要加逗号……
    [/quote]

  4. 我要说的内容,其实已经与这道题本身没有多少关系了。只是针对兄的论证过程中的一些可能存在的疏漏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而已。我不是说,语文哲学家与语言学家不存在交集的情况(但不应混淆),也不是说陈教授的用法不能做论据(但不能用教授的头衔作为加强论述分量的砝码),而是说兄在表述的过程中并不是以客观的表述使读者信服,在举证上存在漏洞而已,例如兄说,遍用各种语序不当不合逻辑,但兄未按照任何一种语序不当的情况来分析这语序不当的例子,而是直接进入“某个词语能否用在主语前”这样的论题,是把具体的句子带入更宽的范围中去了,在更宽的范围出现的情况,却未必在这个具体句子中就适合,所以这样的范围不合即是在逻辑上出现了问题。当然,我的意见也只是供兄参考而已,冒昧之处,还望见谅。
    此外,我个人认为兄可能受参考答案A中的“关联词语”的影响,被“‘固然’是关联词”给限定住了,其实在这句话中,“固然”更接近副词,而应属“副词语序不当”。[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我讨论的重点也不是这道题,也觉得A项稍显别扭(主要是语感习惯问题),因此才有所谓“相对性”说法,才有BCD都有语病可以将A看作无病的说法。我要重点讨论的是“固然”到底能不能在主语前的问题,这是关联词位置的问题,也是语序问题。“固然”到底能否用在主语前,之前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因而举例不多,拙文的推论和结论相当大胆,但自认为还有点价值。用例者的身份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问题(但不能“唯身份论”,这个意思我已反复申述,想必已经表达清楚)。受本次商榷的启发,我准备写一篇关于论据经典性的文章,会谈到经典性与经典言行者身份的关联性。
    我也思考“固然”能否看作副词的问题,但暂时还没查到工具书关于“固然”可以作副词的认定。如果“固然”可以作副词,那更好解释,因为副词作状语,而状语的位置灵活,可在主语前,可在主语后,且不受几个分句是否主语相同的限制(拙文说“固然”可以用在主语前是将讨论限定在“几个分句的主语不同”的范围内的)。
    祝工作顺利![/quote]

  5. 很高兴拙文被《中学语文》教师版2012年第3期刊发。编辑有眼光,认可了我的观点与理由。须知:在淡化知识的背景下,许多刊物都淡化甚至砍去了语言栏目(如《中学语文教学》),语言类稿件很难刊发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