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实语言栏目 引导语用规范

 


    充实语言栏目 引导语用规范


 


——写给我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


 


邓木辉


 


 


在淡化知识的背景下,各语文教学刊物也将属于知识(这里所说的“知识”指狭义“知识”,即指字、词、句、语法、修辞等知识)的东西作了淡化处理。我认为,语文教学刊物不应淡化知识,应该保留和充实语言栏目,让属于“知识”的语言类稿件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因为,这样做有以下好处:


一、帮助教师答疑解惑。毫无疑问,对一些知识的认知与教学,教师难免有疑难。比如对一些词句的确切含义的理解,比如对一些句子有无语病的判断,比如对一些句子的成分分析与句型认定……而语文教学刊物经常刊登语言类稿件,可以帮助教师答疑解惑,消除疑难,从而提高语文素养,提高教学质量。


二、培养教师严谨精神。语言很难学好而容易搞错,语文教学刊物经常刊登语言类稿件,可引导语文教师讲究语用规范,培养严谨精神,规范使用语言。追求语言运用的规范严谨,应该是语文教师的基本素养之一。语文教师具有严谨精神,就不会对不规范的东西熟视无睹,认为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别人乱得我乱得。


三、引导教师语用规范。语文教学刊物保留和充实语言栏目,每期刊登语言类稿件,可引导教师注意语用规范,规范使用语言。可能有老师会说:语文教学刊物是给语文教师看的,语文教师会有语用规范的问题吗?我的感觉是:有,且同样相当突出。拿我自己来说,写稿稍不注意就会违反语用规范。以己度人,推而广之,我想类似的情形会有不少。事实上,留意身边语文教师的语用情况,不规范用例随处可见,王栋生老师有一篇文章对此多有列举(参见王栋生《教师自身要有写作的经验》,《中学语文教学》2011年第9期)。再看看经语文专家严格把关而编入教材的名家文章,不规范的用例也并非绝无仅有,拙文《也谈关联词的位置——兼谈规范标准的普适性》(《中学语文》2009年第11期),就列举了作家语言学家等违反关联词位置规则的错误用例十几例。看来,即便仅仅是只要求做到规范通顺也不容易,何况,语言运用的要求远远不止于规范与通顺;所以,有个伟人说:语言这东西,非下苦功学不可。语文教学刊物每期刊登语言类稿件,可引导语文教师注意语用规范,进而带动其他教师注意语用规范。


四、引导社会语用规范。可以说,当下社会的语用情况并不乐观,不规范用例随处可见,有的甚至是十分低级的语用错误。如故宫“撼”字事件(故宫博物院负责人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赠送锦旗,对市公安局迅速破获故宫博物院展品被盗案表示感谢;但锦旗上有错别字,“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之“撼”应为“捍”);如满大街满校园的“招聘启示”“招领启示”(“启示”应为“启事”);如《咬文嚼字》所“咬”的众多错误用例,等等。再如:“绿阴”被用作“绿荫”,“绿树成阴”被用作“绿树成荫”(《光明日报》用例,参见拙文《这个“荫”字用错了》,《语文月刊》2011年第6期),教材“林阴道”用“错”事件(教材本无错,无知乱疑之。参见邓木辉被中华语文网推为首页头条的博文《林阴道,没有错——兼谈语用规范的判断标准》, http://dengmuhui.blog.zhyww.cn ),等等,也能反映一些语用不规范的深层次问题。语文教学刊物对这些情况应该有所关注、有所反映、有所引导,以促进社会的语用规范。虽然语文教学刊物的作用是有限的,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语文教学刊物所起的纠错引导作用也是不容小觑的。


五、体现刊物自身特色。毫无疑问,刊物应该有自己的办刊特色。然而,目前的语文教学刊物似乎大同小异:占主要版面的都是教材解读、教学设计、教法介绍这些东西。虽不能说这些东西不重要不该有,但全都如此,容易内容雷同,特色欠缺,容易引起阅读的审美疲劳。再说,搞好教学主要依靠自己的解读、自己的设计、自己的教法,别人的东西虽可资参考但不能复制。这就决定各家刊物应有自己的办刊特色,不必都是教材解读、教学设计、教法介绍。因此,刊物有“语言知识”栏目的,应该保留这一栏目,并精心呵护,越办越好,以体现自己的鲜明特色。没有这一栏目的,不妨增加一点语言知识的东西,以体现刊物内容的丰富性。


总之,语文教学刊物每期刊登语言类稿件,对帮助教师答疑解惑、培养教师严谨精神、引导教师语用规范、引导社会语用规范等具有重要作用,语文教学刊物不应淡化“知识”,而应保留和充实语言栏目。


笔者深知,以一个普通语文教师的身份给语文教学刊物提建议是不恰当的,因为欠缺应有的眼光与视野。就算是一个普通读者对自己喜欢的刊物随便谈了点读刊感受吧。


 


(刊载于《语文建设》2012年第1期)

《充实语言栏目 引导语用规范》有1个想法

  1. 呵呵,邓老师好。每每在邓老师这里,皆能学到不少东西。小鱼已偷师久矣。
    拜见邓老师,问候邓老师![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欢迎李老师光临![/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