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消除中学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

 


        应该消除中学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


 


邓木辉


 


 


 新语法体系已施行多年,然而时至今日,语法教学内容仍十分混乱。请看下面的例子:


 贵州省黔南州19931994学年度第一学期期末州统考初三语文试卷中有这样两道题:


7.选出下列句子分析正确的一项:


A.草本植物里边长最美丽的是蓝色虞美人


B.草本植物里边长得(最美丽)的是(蓝色)虞美人。


C.草本植物里边得(最美丽)的是(蓝色)虞美人。


D.草本植物里边长得最美丽的(蓝色)虞美人


21.“她期望着中国民族解放的成功。”这个句子的宾语是:


A.中国民族解放  B.成功  C.解放 


“参考答案”为:7.D21.B


按新语法体系,上面两题均无正确答案。新语法体系规定:主语和谓语之间用双竖线隔开,主语中心语和谓语中心语下面不用任何符号,充当句子成分的是短语而不是中心词。如初中语文第三册322页的举例:


(苍黄的)天底下,‖〔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


其中:主语中心语“天底下”和谓语中心语“横着”的下面均不用任何符号,不再像旧语法体系那样要求在它们下面分别划双横线和单横线;作宾语的是“几个萧索的荒村”这个名词短语而不是“荒村”这个中心词。


因此,根据新语法体系的规定及教材的举例,上例中第21小题的答案应是“中国民族解放的成功”这个短语而不是“成功”这个中心词;第7小题的答案应为:


草本植物里边长得最美丽的‖是(蓝色)虞美人


用“‖”将主语和谓语隔开,作主语的“的字短语”和作谓语中心语的“是”的下面不分别划“=”和“-”,名词短语“蓝色虞美人”是宾语,再划出这个宾语的定语“蓝色”,“虞美人”是宾语中心语而不是整个宾语。


可见,以上两道州统考题均有误。


正规的州统考题尚且如此,平时所用资料和教学中的语法混乱可见一斑!事实上,绝大部分资料上均有语法混乱现象(这里的“资料”只指正式出版物,不包括“地下”推销的检测题、测试卷等)。下面再举几例:


1.主谓句——由主语部分和谓语部分构成的句子:


我们学校很重视文体活动。(《初中生辅导》1943.3;贵州教育报刊社)


分析订正:


1.“主语部分”和“谓语部分”是旧语法的说法。


2.划分不正确,符号为旧语法符号。应为:


(我们)学校‖〔很〕重视(文体)活动


2.单句的基本成分有六种……


例句:我们学校的黑板报在显要位置表扬了初三(1)班的李强同学两次。(出处同上)


                                      


分析订正:


1.“单句的基本成分有六种”是旧语法的说法。新语法规定:“句子的基本成分有主语、谓语、宾语、补语、定语、状语和中心语”七种(初中语文第三册301页)。


2.符号使用及位置不正确(有的系排版错误,不在讨论之列)。应为


(我们学校的)黑板报‖〔在显要位置〕表扬了(初三(1)班的)李强同学〈两次〉。


3. 我们‖用歌声欢迎东方战线上传来的好消息


                             )()


(《初中语文家庭作业参考答案》,城市版53页,贵州人民出版社)


分析订正:


符号使用及位置不正确。应为:


我们‖〔用歌声〕欢迎(东方战线上传来的)(好)消息


4.人们一定在他那温暖的光辉里生活下去(同上,67页)


         〕〔                 


分析订正:


1.符号使用及位置不正确。


2.“下去”应为补语。


全句成分应划为:


人们‖〔一定〕会〔在他那温暖的光辉里〕生活〈下去〉。


5.……是单句的划出主、谓、宾三种句子成分: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以后,“乡亲”把到手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中学语文》1994.6,河南大学)


分析订正:


1.符号使用不正确。


2.将补语划成了宾语。


3.概念含混,题中的“主”“谓”实际上是指它们的中心语,全句实际上是要求划主干。全句主干应为:


乡亲‖交。


全句成分应划为:


〔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以后〕,“乡亲”‖〔把到手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


以上例句,搜集于不同省市编写的教学参考资料,有一定的代表性,足以说明目前中学语法教学混乱的普遍性和严重性。


目前中学语法教学的混乱表现在


一、概念内涵混乱。本来,按新语法的规定,用“‖”隔开主语和谓语后,就意味着“‖”两边的分别是主语和谓语(不管它们是由词充当还是由短语充当),各种句子成分不是在同一层次上,其中,主语、谓语属于第一层次,其他属于第二层次或第三层次……但是,不少人概念中的主语、谓语、宾语,实际上是指它们的中心语,把各种句子成分都看作同一层次。新语法规定,充当句子成分的可以是词,也可以是短语(偏正关系的短语不能光由中心词充当),而不少人还是有意无意地只让词充当句子成分。这样,“资料”中的不少概念术语,虽然与新语法的名称相同,但内涵却相去甚远。


二、符号使用混乱。主语、谓语有的用“‖”,有的不用(如上例中的例1、例3用,其余不用);大多数都习惯在于在主语、谓语下面划短横,但对谓语或谓语中心语,有的划一横,有的划两横;有的在划符号后又用文字注明,有的不用;有的用“——”表示定语,有的用“()”表示;有的符号划在句子下(如例2、例3、例4),有的划在句子上(指定、状、补);在同一本书里,符号使用也不相同(如例3与例4)……


三、术语混乱。如“主语部分”“谓语部分”用旧语法的术语。有的叫短语,有的叫词组……


造成中学语法教学混乱的原因主要有:


一、教师及教研人员知识陈旧。现在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及教研工作的,大部分接受的是旧语法体系的知识,而且这种知识已在他们头脑中根深蒂固。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对新语法体系的知识缺乏应有的了解,不能用新语法知识取代自己头脑中就语法知识,因而在教学中、出题中、资料编写中,有意无意地采用旧知识或新旧参半的知识。这就导致了语法教学的混乱。


二、教材原则性不强,阐释与举例不一致。初中语文第三册321页至322页,在阐释时说:“对句子作分析,可以用文字来说明,也可以用采用图解法……图解法在教学上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符号法,即给各种句子规定一套线条符号(如主语用‘=’表示,谓语用‘—’表示)……”而在举例时,并未用这些符号(见上文的距离即初中语文第三册322页的其他举例)。教材原则性不强,可这可那,前后不一,给教学增加了混乱,带来了困难。


语法教学的混乱,危害是多方面的。主要有:


一、不利于培养学生严密思维的习惯和能力。对句子的主语和谓语,如果我们时而指它们整个部分,时而指它们的中心语,学生就会形成这样误觉:主语和主语中心语、谓语和谓语中心语,其实就是一回事!岂不谬哉?再如:“她期望着中国民族解放的成功”中的“成功”,如果我们时而说它是宾语,时而说它是宾语中心语,学生就会认为宾语和宾语中心语是一回事。这显然不利于培养他们严密思维的习惯和能力。


二、师生无所适从。术语叫法不同,符号使用不同,对句子成分的划法不同,这些都使师生无所适从。老师教的是新语法(事实上,老师教的未必都是新语法!),而资料和考卷中的却是旧语法,学生对老师讲授内容的正确性就会大打折扣,心想:难道书上的也会错?该相信谁的?这就影响了教学效果。就是牵强附会,八面玲珑,各家都将就一点吧,也实在不能自圆其说。或曰:不必理睬资料,只按课本教学就行了。但是,能保证统考卷(特别是升学统考卷)不按旧语法出题吗?面对学生丢分,你能无动于衷、心安理得吗?恐怕都不能如此“超脱”!


三、加重教学负担。教学中,为了“万无一失”,教师不惜多花时间与精力,介绍各种术语名称、各种符号运用、各种处理方法,学生也不惜多花时间和精力一一硬记,其负担之重不难想象。但是,这样做不仅仅是加重了教学负担。老师尚能勉为其难,而学生则混淆得一塌糊涂,何尝能够掌握?费了力而学不会,其兴趣、信心能否持久?


四、不利于教师提高业务水平。错误的东西司空见惯,大家会以为是正确的。即使知道有错,也往往会有这样的心理:别人错得,我也错得!试想:在这样的情况下,教师及教研人员怎能提高业务水平?业务水平提不高,怎能保证不以讹传讹、误人子弟?


我认为,教材应首先加强规范性和原则性。比如:各种句子成分既然用符号表示简单明了,也就没有必要用文字说明,只需规定一套符号就行了。“给各种句子成分规定一套线条符号”十分必要,但很明显,教师不能自己规定,各行其是,作出这种“规定”的只能是教材,教材怎样规定,大家就怎样执行。这才能体现教材的原则性和权威性,才能避免和消除教学中的混乱现象。


 


原载《中学语文教学》1995年第2期,被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的复印报刊资料《中学语文教学》1995年第5期收录标题作要目所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