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

 


 


    一直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


 


邓木辉


 


 


有几种语文教学刊物,我一直很喜欢,因而曾经自费订阅,有的还长时间自费订阅。


订阅时间最早也最长的是《中学语文教学》。初识《中学语文教学》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订阅是在1996年。我是恢复招生考试后考上师范“速成”的中师生,毕业后在一所偏僻的小学教初中(小学有“戴帽”初中班)语文等课程。后来到教育学院进修中文大专,毕业后分配在一所偏僻的乡镇初中教语文。所在学校订有几种教学刊物,其中就有《中学语文教学》。就这样,我与《中学语文教学》结缘。那时翻阅《中学语文教学》,只是利用学校已经订阅的条件,没曾想要自费订阅。最初翻阅《中学语文教学》,也只是为了汲取一点教学经验、消除一些教学疑难、增加一点业务知识、开阔一下知识视野,力争对教材的解读准确一些、深入一些,以便将课上得好一点罢了,丝毫没有写稿投稿的想法。因为身边没人干这些事,而且对我来说,投稿发表文章一向被看作高不可攀的事。后来对语法教学的混乱状况忍无可忍,再加上晋升职称要论文,于是写了篇《应该消除中学语法教学中的混乱现象》投寄《中学语文教学》,居然得以在该刊1995年第2期刊出。第一篇教学论文就得以在教育部主管(那时是教育部主管)的档次颇高的刊物顺利刊出,这对我的鼓励实在不小。于是,从1996年开始,我一直自费订阅,尽管学校也继续订阅。于是,我常向它投稿,虽然大部分没能刊发(只在该刊发过十几篇)。或许是对语用规范和知识教学比较感兴趣,我特别喜爱它长期设置的固定栏目“语言知识与教学”,觉得它特别实在管用。现在,这一栏目改为“咬文嚼字”,而且,在淡化知识的背景下,已调整为不固定栏目,不定期刊出稿件,我对这种调整觉得有点遗憾与惋惜。


《中学语文教学》激发了我阅读业务期刊的兴趣。于是,先后自费订阅过《语文建设》《语文学习》《语文月刊》《语文世界》《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学语文教与学》(人大书报复印报刊资料,最初刊名为《中学语文教学》,现分刊为《初中语文教与学》与《高中语文教与学》)等刊物,只不过因经费有限而不能同时订阅。通常是在订阅《中学语文教学》的基础上再订阅其他的两三种。都曾交错订阅,因而对这些刊物都有所了解。


除了《中学语文教学》,订阅时间较长的要算《语文建设》。那时的《语文建设》是双月刊,有鲜明的语用规范特色,刊登的稿件多为讨论语用规范的,对教师消除语用疑难及规范使用语言很有帮助,因而觉得它很有实用性,很有厚重感。现在的《语文建设》办成了一般的语文教学刊物,语用特色大大减弱。


订阅《语文教学通讯》,从《语文教学通讯》提供的信息得知有“全国中语会农村中学教改研究中心”这一研究机构,我申请加入,成为该中心研究员,1997年还被该中心评为“优秀研究员”,所撰写的教研心得《我搞教研的体会》在该刊1998年第3期刊出。


订阅人大书报复印资料《中学语文教学》是因为它全文转载了我的文章《新旧语法教学体系差异概述》。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这家刊物(身在农村中学,见识极为有限)。我的梳理新旧教学语法异同的稿件《新旧语法教学体系差异概述》在《中学语文教学》19968-9两期刊出,被人大书报复印资料《中学语文教学》1996年第12期全文转载,这一情况我最初不知道。1997年春,内蒙古师范大学的一个老师给我寄来一封信,说是我的某篇文章被某权威期刊(来信如此说)转载,要我寄去15元信息费,他就将转载我文章的刊物告诉我,并告知我联系样刊和稿酬的办法。我如约去做,了解了联系样刊和稿酬的办法,获得了样刊和稿酬(稿酬不多,可有可无;但样刊珍贵,值得珍藏)。从此,知道了这家颇有名气的刊物,对它朴素的封面和厚重的内容很是喜欢,订阅了好几年。转载我的文章的1996年第12期,同时转载了李震老师的《一场重要的讨论——关于语文学科性质的争鸣综述》(原载《语文学习》),看后较全面地了解了语文学科性质之争的情况,使我对语文学科性质也有点思考,也写过一篇《我看语文科性质》的文章参加讨论,发表在《语文教学之友》1997年第10期。


订阅《语文学习》大约是在1998年。有一次,在县教育局教研室看到一本《语文学习》,上边有李海林老师的讨论语文学科性质的文章《语文工具论批判》,觉得标题旗帜鲜明,很有视觉冲击力,于是迫不及待地认真阅读。因为之前对语文学科性质的讨论有所关注,有点兴趣。看后觉得李老师的文章多用哲学术语,很有理论深度,但不容易读懂。从此注意到了《语文学习》,觉得它很有分量,于是订阅了《语文学习》。特别喜欢读《语文学习》“语言”栏目的文章,也投寄过不少稿件,虽然鲜有发表。印象中,无论是多年前的纸质稿件还是现在的电子邮件,《语文学习》几乎每稿必复(偶有例外),无论刊用与否。因此觉得它责任心强,办刊规范。200810月,我到上海华东师大学习,因为想早一点得到收录有我的获奖征文《我看阿Q》(获“全国鲁迅作品教与学”征文二等奖)的集子《鲁迅作品在课堂》,去了一趟《语文学习》编辑部。通过与编辑交谈,得知该刊编辑很少,做到每稿必复很不容易。这让我越发敬佩编辑的敬业精神。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及《语文月刊》《语文世界》等,都曾自费订阅,限于篇幅,不再详述。


限于能力,我仅从以上刊物对我的影响方面谈及“喜欢”的原因,而没能从栏目设置及办刊质量方面详细谈及,似乎文不对题。然而我想,读者对一份刊物的喜欢与否,通常是基于它对自己的影响大小来感性判断的,所写内容似乎也合乎情理。况且,以上刊物还有一个值得喜欢的理由,那就是:廉洁办刊,不搞收费发文。我曾经自费订阅过其他几种期刊,但因为它们后来搞收费发文而不再喜欢不再订阅。


现在,我任教的学校是一所省级示范性高中,学校给每个教研组订有几种业务期刊;我虽不再自费订阅,但对以上期刊仍然十分喜欢,仍然保留了每期必读的习惯与兴趣。有一次,分管领导要砍掉一些语文学科的业务期刊(说是语文组的订多了),我好不容易说服领导,总算保住了以上几种语文教学刊物,以便语文老师阅读。

《一直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有4个想法

  1. 我在1998年订阅过《中学语文教学》,很有效地促进了教学。教师节快乐,中秋快乐![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深有同感。
    节日快乐![/quote]

  2. 邓老师,你是真正的语文人,愿常向你讨教!
    说起订语文教学杂志,你我有共同的话题!现在我还保留着自费订阅的习惯,《中学语文教学》是必订的。由于江西实行自主命题人,我省的《读写月报》也是我必订的刊物,因为我省高考的信息源很多就出自这家刊物,还是很多编辑都是朋友!
    现在,我更多的是自己买书看,我是南昌的青苑书店、省新华书店的常客,身在小县城,就是买书不方便!好在我离南昌近![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知音难得!祝贺魏老师荣升“特级”![/quote]

  3. 我是一直订阅《语文学习》的,该刊刊发稿件前,都要请作者在此定稿,十分严肃认真。[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确实如此,比较规范。[/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