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

 


 


    曾经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


 


邓木辉


 


 


有几种语文教学刊物,我曾经很喜欢,因而曾经自费订阅。


我在偏僻的乡镇学校工作过近20年。乡镇学校,由于经费欠缺,除硬性规定必须订阅的几种报纸杂志,如《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后改为《求是》)等外,一般不订其他期刊;教师要想订阅业务期刊,只好自费。因为喜欢,我曾自费订阅过几种语文教学期刊。下边介绍两种:


首先是《语文教学之友》。《语文教学之友》是河北廊坊师专(现为廊坊师院)主办的一家省级刊物,是我最初(1996年)自费订阅的语文教学刊物之一。那时,它48页,每期定价2元,比一般的刊物便宜1元(那时48页的教学刊物每期定价一般是3元,如《中学语文教学》)。定价便宜,这或许是它稿酬偏低(每千字约20元)的原因之一。然而,我订阅它并不是因为它价格便宜,而是因为它对教学有帮助。比如它每期的“教学论坛”栏目,刊发的文章很有理论深度,能够开阔教师的理论视野,提升教师的理论素养;比如它每期的“古今汉语”,刊发的文章很有实用价值,能够消除教师的困惑疑难,培养教师的严谨精神。这些,或许正是它曾经被国家新闻出版署授予“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荣誉称号的主要原因,或许正是它曾经被人大书报资料中心多多转载的主要原因——人大书报资料中心的《中学语文教学》(后改为《中学语文教与学》,现分刊为《初中语文教与学》《高中语文教与学》),每年都有一个各种期刊被转载文章篇数的统计,而《语文教学之友》被转载的文章篇数,在中小学语文教学期刊中连续几年名列前茅;甘肃席晓峰老师关于各期刊被转载文章篇数的研究与统计,也能说明这一情况。那时的《语文教学之友》,确实是语文教师的“挚友”“知友”。


我也并不因为它稿酬偏低而影响向它投稿,相反,常向它投稿,也在它上边发过几篇文章,如《我看语文科性质》(1997.10)、《文言文教学应重视理解》(1998.4)、《谈谈话题作文的审题》(2005.3)、《今人何必读古音——谈教材注音存在的一些问题》(2006.6)。


大约是2007年,《语文教学之友》开始收费。因为2007年向该刊投过几篇稿件,都回复说“拟刊用”,但都有一个要交版面费的“附加条件”。如后来放在中华语文网博客中被推荐为首页头条的博文《几种作文形式开放性之比较》,2007年曾投《语文教学之友》,它要收650元的版面费。从此知道它已搞收费发文,从此就不再向它投稿。


其次是《语文教学与研究》。《语文教学与研究》是教育部主管(现在封面上也印有“教育部主管”的字样)、华中师范大学主办的一家国家级刊物,也是我较早(1998年)自费订阅的语文教学刊物之一。那时似乎没有“核心期刊”的说法(最初获得“核心期刊”称号的《中学语文教学》,2002年的封面才印有“全国中文核心期刊”的字样),但比较看重它主管单位的级别。因此,“教育部主管”的字样是很有吸引力的,我正是被这几个字吸引而订阅。那时有点投稿意识,向它投过多篇稿件。每篇都有回复,都说“拟刊用”,但都要交钱。我不愿,故一直未能在该刊发表文章。于是,好多年不再订阅该刊,也没向它投稿。前两年突然收到该刊编辑部鸿鸣主任和舒坦主任寄来的几封约稿函和几期《读写天地》的刊物,说是从其他刊物读过我的文章,了解我的情况,因而冒昧向我约稿。我曾经高兴,以为该刊改变了办刊思路,不再搞收费发文。而经询问得知:仍是收费发文。看了寄来的刊物,知道该刊仍是“教育部主管”,曾是“全国首批中文核心期刊”。“首批”者,曾经是而现在不是也。为什么“现在不是”?是否与收费发文有关?颇耐深思。看了约稿函和寄来的《读写天地》,知道收费后的《语文教学与研究》已有“教师版”“大众版”“学生版”(分别为《教研天地》《综合天地》《读写天地》)三个版本,可见生意不错。看了《读写天地》,感觉字号太小,阅读吃力,文章大多是真正的“豆腐块”。因为发文要收费,我自然不会投稿。


或许是过于“保守”与“顽固”,我一向遵守这样一条底线:可以低稿酬甚至零稿酬,但绝不交费发文,因为觉得钱文交易不光彩,交费发文不应该。当然,这是对自己;对别人,我觉得交费发文可以理解甚至值得同情,因为不收费的期刊就那么几种,而需要发表论文晋升职称的人每年都有那么多——据我了解,约90%的人晋升职称要靠交钱发“论文”(怪不得收费期刊生意火爆!)。何况,我知道教师出论文集要自费;何况,我相信了交钱发文是“国际惯例”!


    现在,在龙源期刊网里能见到《语文教学之友》《语文教学与研究》等收费期刊的身影,但我最多只是浏览一下它们的栏目与标题。每当此时,感觉它们好似渐行渐远的朋友,不禁涌起丝丝遗憾与惋惜。

《曾经喜欢的语文教学刊物》有6个想法

  1. 好玩得很!《语文教学之友》《语文教学与研究》,我都投过稿,确如邓先生所说要收费。我也像邓先生一样拒绝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的习作改投《语文学习》等刊物后,被列为封面目录,还给了稿费。
    收费期刊,我咒你死光光![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语文学习》办刊规范,以质量求生存,不像收费期刊见钱眼开,给钞票就刊登。
    祝贺先生的大作荣登《语文学习》封面要目![/quote][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祝老农哥先生“两节”快乐![/quote]

  2. 支持你的做法,坚决抵制收费期刊![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知音![/quote]

  3. 我一向遵守这样一条底线:可以低稿酬甚至零稿酬,但绝不交费发文,因为觉得钱文交易不光彩,交费发文不应该。
    赞成。[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知音![/quote]

  4. 谢谢邓老师对我等草根教师花钱买发表的理解和同情。我发誓:今生只此一次,绝不再玷辱斯文![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确实情有可原。[/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