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遭遇收费刊物

 


    投稿遭遇收费刊物


 


邓木辉


 


 


现在,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据我所知,就语文教学刊物而言,除《中学语文》《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学习》《语文建设》《语文世界》《语文教学通讯》(ABC刊)等少数刊物还坚持原来的操守,不搞收费发文外,很多期刊已变为收费刊物。因此,现在凡有投稿经历的人,免不了会遭遇收费刊物;我也一样。


有一段时间,我比较喜欢《语文教学之友》(河北刊物),因而常向它投稿,也在该刊发了几篇文章。那时的《语文教学之友》,确实是语文教师的“挚友”“知友”,虽然稿费偏低(每千字约20元),但质量颇高声誉极好。人大书报资料中心的《中学语文教学》(后改为《中学语文教与学》,现分刊为《初中语文教与学》《高中语文教与学》),每年都有一个各种期刊被转载文章篇数的统计,而《语文教学之友》被转载的文章篇数,在中小学语文教学期刊中连续几年名列前茅。大约是2007年,该刊开始收费。我在该刊2006年第6期发表的文章《今人何必读古音——谈教材注音存在的一些问题》,未收费,有稿酬,而2007年向该刊投过几篇稿件,都回复说“拟刊用”,但都有一个“附加条件”:要交版面费。从此知道该刊已搞收费发文,从此就不再向它投稿。我遵守这样一条底线——可以低稿酬甚至零稿酬,但绝不交费发文,因为觉得交费发文不应该。201012月,我向《语文建设》发去《谈谈诗歌节拍划分的灵活性》的稿件,编辑回复说:拟刊用,但没有稿酬,会多寄几本样刊;我回复说:可以。后来编辑部寄来5本样刊(与一篇短稿件的稿酬相当),我十分乐意。


订阅并向《语文教学与研究》(湖北刊物)投稿是10 多年前的事,但一直未能在该刊发表文章,原因是该刊要收版面费。于是,好多年不再订阅该刊,也没向该刊投稿。前两年突然收到该刊编辑部两位主任的约稿函,说是从其他刊物读过我的文章,了解我的情况,因而冒昧向我约稿。我曾经高兴,以为该刊改变了办刊思路,不再搞收费发文。而经询问得知:该刊仍是收费发文。我自然不会向它投稿。类似的情况还有《中学文科》(广西刊物,现改刊名为《中学教学参考》,分文科版与理科版)。


有一次在人大书报资料《高中语文教与学》上看到有《现代语文》(山东刊物)的文章被转载,心想这家刊物应该很正规很不错,于是搜寻该刊邮箱,向其投去《从现代规范标准看鲁迅文章的词句及标点运用》的电子稿件,第二天收到“拟刊用”的回复,但有一个收版面费的“附加条件”。只好作罢。颇觉奇怪的是:印象中,收费刊物的文章连错字错标点都无暇改正,有触目惊心的语用错误,怎么会被人大书报资料中心转载呢?后来猜想:可能是刊物实行“两条腿走路”的办刊方针——一方面,向名家约稿付给稿酬;另一方面,向一般作者收费发文。


今年春节前,在中华语文网上看到《语文教学通讯》学术刊的征稿启事及第一期目录,见余映潮等名师的文章赫然在列,也发去了一篇《略谈“本体与法”与“理论语法”》的电子稿件,很快接到编辑打来的电话,说稿件将在第二期刊用,并约我多写多投。我很高兴,还将这一消息转告了我的一位已是大学教授的朋友,说他的文章肯定符合用稿要求。我发去了几篇稿子,刊发了三篇,收到了样刊,但不见稿费。后询问编辑得知:该刊发文一般要收费,没收我的钱算是破例。此后不好意思再投去稿件。


现在,隔三岔五会收到一些收费刊物的纸质约稿函与电子邮件(从没向这些刊物投过稿,不知他们何以得知我的通联地址和邮箱)。尽管我在收费刊物的电子邮件中回复说“收费刊物,请勿打扰”,但这些刊物的编辑特别“执着”,约稿依旧,令人心烦。有的不仅向我约稿,还委托我向别人约稿;有人戏称收费刊物为“文化妓女”,我可不愿为她兜揽生意。


有时,也会站在收费刊物的立场考虑问题:市场经济,自谋生路,编辑要吃饭,国家没拨款,刊物收费发文也是迫不得已。但不时会看到媒体披露:某些收费的“正规”期刊乃至没有“三号”(国内刊号、国际刊号、邮发代号)的不法期刊,一年或几年能赚几百几千万!于是想到:刊物收费绝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还为了谋取暴利。怪不得不少期刊收费发文后,由原来的双月刊改为月刊,或者由月刊改为半月刊甚至旬刊!怪不得收费的“增刊”“论文集”越来越厚!有时也想:既然媒体不时有对刊物收费乱象的报道,新闻出版署为什么不取缔收费期刊呢?看来,问题不简单,不能一刀切,比如有的含金量高的学术期刊,不办可惜,而要办,只好收费维持运转。


据说,收费发文是“国际惯例”,有一定的“进步性”。有一次,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讨论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收费发文屡禁不止”。嘉宾说:收费发文是国际惯例,在世界顶尖级杂志(《科学》《自然》?)发表文章要交一定数目的版面费;文章交了钱就能发表,比计划经济下刊物只发关系稿“进步”;刊物没有国家拨款,自负盈亏,收取适量的版面费迫不得已,合情合理;大部分人不能写论文而晋升职称要论文,每年有那么多人要晋升职称要发表“论文”,收费刊物大有市场;自己写交钱发表还不错,比那些交钱“享受”从写到发让别人“一条龙服务”的好得多……


于是,有人怪罪晋升职称要论文,说它是刊物收费发文的罪魁祸首;于是,《中国青年报》等权威媒体开辟专栏讨论“中小学教师评职称该不该要论文”。然而,看看学校年级组等职能部门作为工作指示却有明显语用错误的计划安排,看看不少教师连基本通顺大体规范都难以达到的语用情况,对晋升高级职称者没有论文要求恐怕导向不好吧。其实,岂止中小学教师面临交钱发文的问题?我的一位朋友,他是大学教授,对交钱发文的情形相当了解。他说:现在硕士博士发论文要交钱,大学老师发论文要交钱;交钱发文没有稿费是“常态”,不交钱发文还给稿费是“特例”!哎,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有时会胡思乱想:如果国家减少对家用汽车市场的扶持与刺激,大街小巷也许没有这么堵;如果国家增加对学术刊物的扶持与呵护,收费刊物也许没有这么多,出版市场也许没有这么乱。


当然,收费刊物有一样实实在在的好处:都会承诺每稿必复且一周回复一月刊出。回复和用稿及时,真正体现了“时间就是金钱,效益就是生命”。要是所有刊物都这样,那该多好!其实,用电子邮件回复,这不困难。


投稿遭遇收费刊物,忍不住谈了点遭遇和感受。


哎,瞎说了!

《投稿遭遇收费刊物》有10个想法

  1. 如果铜臭玷污了文字的纯洁,宁可不发。做一个光洁、高大、浑朴的人。[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的确应该这样,要有起码的操守。[/quote]

  2. 我想大家都有这样的遭遇吧,《语文天地》以前是不收钱的,后来也收钱了。[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堕落了,遗憾啊![/quote]

  3. 《语文学习》的做法我很喜欢,每稿必复(虽有特例),祝邓老师节日快乐。[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同乐!《语文学习》很规范。[/quote]

  4. 对您坚持一个语文人的操守表示敬意,同时也对您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吝展现表示感谢。[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知音难觅,感谢光临![/quote]

  5. 对您坚持一个语文人的操守表示敬意,同时也对您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吝展现表示感谢。[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知音难觅,感谢光临![/quote]

  6. 佩服邓老师敢说真话的勇气!真想不到《语文教学与研究》也搞收费发文——该刊在《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初中语文教与学》的转载量排名很靠前呢:第2名(2010年);第4名(2011年)——不管排名如何靠前,从今往后我拒绝订阅该刊,只要是收取版面费的刊物都拒绝订阅![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收费刊物发的文章也被转载,令人匪夷所思![/quote]

  7. 为了评职称,10天前我给《广西教育》汇去了400元版面费,对方承诺在4月份给我发表一篇2000余字的短论(如果文章要编辑代劳,恐怕要3000元以上);我这几天来都后悔之极,一直都引以为耻,特别是看了邓老师此文后;我发誓,今生只此一次。[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3000元!如此之高,出乎意外![/quote]

  8. 专程拜读。现状确实如此,同感。[quote][b]以下为邓木辉的回复:[/b]
    谢谢关注!欢迎交流![/quote]

发表评论